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復仇荒野

  灼熱的陽光炙燒著干燥的沙土路面,早已干枯的洼地旁陳列著一具白色的野獸骨架,裸露在地表以外的脊椎骨直至蒼穹,如同哭泣的靈幡。

  一隊被陽光曬得垂頭喪氣的騎兵護衛著十幾輛被涂成黑色的馬車慢吞吞地行進在沒有任何標識的路上,十幾名長槍兵將頭盔舉在頭頂遮擋著陽光,碎小的石子摩擦著他們的靴底,發出沙沙的響聲。

  “要是有人愿意代替我,我情愿付一年的傭金?!币幻T兵回頭抬頭看著遠處,無盡的荒蕪似乎是寂寞荒野永遠的主題。

  “這句話你應該在西亞克的傭兵酒吧里說,況且沒有誰愿意到這種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來?!绷硗庖幻T兵捏了捏腰間的皮水囊,它早就癟了。

  “兔子?這里連一點綠色都沒有?!币魂囷L吹來,騎兵大聲咳嗽著,他覺得嘴里都像被塞滿了沙子。

  行進在隊伍中間的馬車碾到一塊石頭,車身猛向上跳了一下,重重地落了下去,車廂里馬上傳來了女人的驚呼。

  “該死!我的屁股被摔成兩瓣了?!焙稚戆l的女人靠在車廂壁上,痛苦地著看已經脫掉了鎧甲的騎兵隊長“隊長大人,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到?”

  “我比你更想知道?!彬T兵隊長用兩根手指抬起卷發女人的下巴,朝著她紅嘟嘟的嘴唇咬了一口,色迷迷地看著她“你的屁股本來就是兩瓣的?!?

  馬車廂的外表是黑色,中間包裹著厚厚的棉花,里面用皮革縫制,就像一個舒舒服服的溫柔鄉。另外一個藍眼珠的女人怪里怪氣的驚叫著“至高神啊,我已經三天沒有喝到山葡萄酒了,我想我快要死了?!?

  “就算死也是死在床上?!比私心甑尿T兵隊長擦掉了嘴唇上的紅色痕跡,對卷發女人說:“你也擦掉,貴族小姐不會用這種低劣的染唇膏?!?

  卷發女人不耐煩地掏出了一條臟兮兮的手帕,擦拭著嘴唇“知道了,剛才你親我的時候為什么不說?!?

  “還有你?!彬T兵隊長對藍眼球的女人說:“你每天最多只能喝三小杯酒,貴族小姐不會有酗酒的毛病?!?

  “噢,噢!我們是貴族小姐,真他娘的美妙?!彼{眼珠的女人有一副公鴨嗓子,卻喜歡用尖叫表達自己的情緒。

  “不許尖叫!我的貴族小姐!”騎兵隊長有些不耐煩了“我再次提醒你們,這次你們去服侍的不是一般的貴族,他是達拉斯最尊貴的客人!記住你們的身份,忘記該死的妓院吧,如果出了紕漏就去斷頭臺等死!”

  騎兵隊長雖然知道缺胳膊少腿的阿諾爾是對西亞克帝國非常重要的貴賓,卻不了解他竟然是元素城主的親生兒子。

  “尊貴的客人喜歡嬌滴滴的貴族小姐……”卷發妓女哧哧地笑著,擺出一本正經的樣子說:“尊敬的阿諾爾閣下,我叫狄梅亞,來自陀布托家族,雖然家族現在沒落了,但是我擁有最純正的貴族血統……我愿意為閣下奉獻我的一切?!?

  “太棒了,騷貨!就是這樣?!彬T兵隊長抓了一把開始膨脹的下體,身體前傾,朝卷發妓女撲了過去。

  藍眼珠妓女也湊了過去,將長裙撩到腰間,手指輕輕撫摸著大腿說:“我這個怎么樣?蛇神經編制的絲襪,據說貴族小姐都喜歡穿它?!?

  “很不錯!”騎兵隊長將大手放在她的腿上,肆意地亂摸,嘴巴卻親在了卷發妓女裸露在外的小半個乳房上,他哼哼唧唧地說:“你們最好說自己是處女?!?

  “處女?”藍眼珠妓女將自己的大胸貼在騎兵隊長的臉上哈哈大笑“一路上你最少干了我們六次了,以前我們可是靠這個吃飯的……”

  “沒關系,你們可以說處女膜在騎馬的時候震破了,和阿諾爾上床的時候聲音大一點,裝作非??只啪秃昧??!?

  “可憐的阿諾爾閣下?!本戆l眼珠的妓女看到騎兵隊長已經脫掉了褲子,連忙按著小腹說:“我得先去方便一下,讓她陪你吧?!?

  “不行,你們一起來!騷貨,你要敢離開馬車我就把匕首塞進你的陰道!”

  這時這時五六只龐大的雪白獅鷲忽然從云端呼嘯著俯沖而下,在馬車上空盤旋片刻又高飛入云層,在空中劃出一個巨大的U字形。馬車外的騎兵們立即發出了一陣驚呼,戰馬發出了大聲的嘶鳴,就像遇到偷襲一樣,鎧甲撞擊聲和長劍出鞘聲連成了一片“大人,有獅鷲!”

  “獅鷲!”騎兵隊長剛把藍眼珠妓女壓在身下,連忙起身將馬車門推開了一條縫朝外張望“在哪里?獅鷲在哪里?”

  “在哪里?”藍眼珠妓女趴在騎兵隊長的身上向外張望。

  “讓我看看,我還沒有見過獅鷲?!本戆l妓女也撲了過去,不堪重負的馬車門‘吱嘎’一聲敞開,騎兵隊長罵出的騷貨還沒出口,人已經從馬車上摔了下去。

  赤裸裸的身體在地上翻了六七個跟頭,屁股上沾滿了細小的沙粒,下體被拳頭大的石塊撞了一下,滲出了鮮血。

  “他媽的!獅鷲在哪里?”騎兵隊長雙手捂著下身,疼得又蹦又跳,不過沒有忘了朝天上了望。

  “獅鷲……獅鷲被拔光了毛,就站在我們面前?!币幻T兵朝馬車廂瞄了一眼,陰陽怪氣地嘀咕著,引來了同伴們的哄堂大笑。

  幾個小時以后,瘸腿獅鷲王跳躍著走進了黑貓酒吧,剛一進門就興高采烈地喊了起來“西塞羅大人,我有一個好消息?!?

  “閉嘴!”許多獸人武士圍成了一個圈子,西塞羅站在圈子里面,低著頭。

  西塞羅的聲音有些焦急,這表明他心情不太好,興沖沖地獅鷲王頭腦發熱,根本沒有留意“嗨,大人,我看見了一群娘們,你真應該聽我說說!”

  “閉嘴,你這只傻鳥!”西塞羅扭頭狠狠瞪了獅鷲王一眼,獸人武士們也朝他投去了埋怨的目光,它這才發現獸人武士們圍成的圈子里放著十幾具蒙著棕色帆布的尸體,德魯伊正在低聲做著禱告。

  “我非常遺憾,對不起?!豹{鷲王連忙低下了頭,肅立一旁。

  十幾具尸體平放在地板上,蓋住尸體的帆布上撒滿了白色的花瓣,幾個森林小妖捂著嘴,低聲哭泣,讓人聽了有種撕心裂肺的痛。

  “現在有多少人了?”告別儀式結束后,西塞羅看著武士們將尸體抬出去,沉聲問德魯伊。

  “算上今天森之子部落的十六個孩子,最近的幾天我們一共被潛伏的元素殺死了四十六個兄弟?!钡卖斠量吹轿魅_臉色慘白,又試圖安慰他“不過寂滅已經捉到了三個元素使?!?

  “我還需要四十三個雜種陪葬?!蔽魅_的牙齒咬得咯咯做響,就像緊緊咬住了敵人的喉嚨。

  看到眾人紛紛離開酒吧,獅鷲王無趣地轉過身,準備去參加葬禮,西塞羅卻從后面喊住了它“傻鳥!你剛才說什么女人?”

  “女人!全部是人類美人!”獅鷲王兩眼放光,看到地板上遺留了幾片白色花瓣才降低了聲音“有一隊打著西亞克軍旗的騎兵護衛著十幾輛馬車離這里還有兩天的路程,有幾輛馬車的車轍特別深,里面肯定有大批的金幣,我覺得咱們應該干上一票?!?

  “他們有多少人?”

  “一個騎兵小隊,還有一些長槍兵,大概四五十人左右?!?

  “希望他們的數量超過四十三?!蔽魅_頓了一下,眨著眼睛問:“你怎么知道馬車里有女人?!?

  獅鷲王又開始變得興奮“我們整整跟了他們一個上午,親眼看到那群臭娘們下車撒尿?!?

  “撒尿?”西塞羅不懷好意地看著獅鷲王:“你一定是偷看了,對嗎?”

  “不,不!”獅鷲王連連狡辯,看到西塞羅犀利的目光才訕訕地說:“大人,你知道在空中……想看也看不清?!?

  “哈哈,你這個誠實的傻鳥!”西塞羅用力拍著它的肩膀,心情似乎好了許多“你說的沒錯,咱們應該干上一票,多找幾只獅鷲,快去!”

  “贊美你!”獅鷲王屁顛屁顛地離開了酒吧,西塞羅的聲音緊追在它身后“去找蠻蠻,她肯定是和凱曼在一起!”

  “遵命,遵命!贊美西塞羅大人!”

  獅鷲王離開后,西塞羅不停在地上轉著圈,皮靴撞擊地面發出了急促的聲音,他緊握著拳頭,像是頭發怒的獅子“四十三,四十三,一定要有四十三個人?!?

  一直站在一旁的芝諾先生擔憂地看著他“你要做什么?現在距離簽訂停戰協約只有兩天了,你千萬不要再制造不必要的麻煩?!?

  “可是我失去了四十三個兄弟姐妹!”西塞羅使勁點著頭“他們比鮮花還要嬌嫩,比陽光還要耀眼,但是現在他們被埋在了地下?!?

  芝諾先生走到西塞羅面前,嘗試著讓他安靜下來“你不能遷怒西亞克帝國……”

  “我不管!我要報仇!幾乎每個獸人武士都親眼看見阿諾爾和陶德站在一起,他們不是朋友又是什么?我要懲罰這個老家伙!”

  “只有兩天了,我們只需要再忍耐兩天!”芝諾先生拉住了想要離開的西塞羅,關切地看著他“冷靜點,兩天時間并不長?!?

  “不!”西塞羅輕輕推開了芝諾先生“開始的時候每天死一個人,后來是四個,昨天整整被元素暗殺了十六個人,兩天的時間對我來說實在太長了,我必須給這群雜種點教訓!”

  西塞羅快步沖出了酒吧,響亮的嗓音似乎把天空都撕裂了“獅鷲王!蠻蠻!快點,我他媽等不及了!”

  寂寞荒野中的馬車隊仍在緩慢前進,位于中間的馬車里傳來了妓女們不滿的聲音。

  “不要了,求求你了大人?!本戆l妓女護住下體,哆哆嗦嗦地抱著肩膀說:“一路上你一直不停地干,僅僅今天已經干了四次了,再這樣下去,不等見到西亞克的貴賓我們就會死掉?!?

  “我們還有十八個姐妹,你應該去嘗嘗鮮?!彼{眼珠妓女將被撕破的蛇神經絲襪丟出了車窗。

  長長的絲襪被風一吹,掛在了一名騎兵的臉上,滿臉漲紅的騎兵狠狠地將絲襪摔在地上,詛咒著朝馬車吐著唾沫。

  “我就喜歡你們兩個?!彬T兵隊長的家伙軟綿綿,他不停揉搓著,試圖讓它變得挺拔“戰爭要結束了?那又有什么區別,在獸人出沒的寂寞荒野隨時都可能送命,我們應該及時行樂?!?

  “隨時都可能送命,太可怕了!”卷發妓女抖得更厲害了。

  “事實如此,你們一定聽說了野蠻人西塞羅,我們隨時都會死在他的手上,也許就是現在……”

  騎兵隊長的話沒說完,頭頂就傳來了旋風般的呼嘯,十幾只獅鷲從空中落下,抓在它們爪子上的巨大石頭暴雨般傾瀉在前面的幾輛馬車上。

  三輛馬車被砸得粉碎,一名黑馬也被砸斷了脊梁,車隊立即亂成了一片,騎兵怒喊,長槍兵快速奔跑,所有人斗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兩名妓女緊盯著騎兵隊長,他這會儼然變成了出色的預言家。

  十幾只獅鷲在車隊前幾百米降落,西塞羅,蠻蠻,德魯伊,兩名幻影射手和一些金錢豹武士從粉紅色飛行睡袋里鉆了出來。

  “獸人!至高神??!”已經列成防御陣型的西亞克士兵發出了膽顫的驚呼,許多人都覺得自己的牙齒在打架。

  “那個一定是野蠻人!”一名長槍兵雙腿劇烈地抖動著,褲襠已經被失禁的尿水打濕。

  草草穿上鎧甲的騎兵隊長過了好一會才沖到了方陣前面,他一邊整理著歪斜的頭盔一邊朝西塞羅大喊“你們是什么人?膽敢冒犯西亞克的軍隊!”

  西塞羅笑嘻嘻看著騎兵隊長,就像悠閑看著馬戲“德魯伊,他們有多少人?”

  德魯伊目測片刻說:“騎兵二十,長槍兵二十,還有一名騎兵隊長,一共四十一?!?

  “真他媽糟糕,還差兩個陪葬的家伙?!蔽魅_朝手心吐了一口唾沫,揮舞著魔法手杖對金錢豹武士們大喊“開始吧勇士們,為你們的兄弟報仇!”

  身穿黃銅鎧甲的金錢豹武士們的眼睛里燃燒著憤怒的火焰,就像一支支離弦的飛箭。

  “防御,防御!”騎兵隊長大聲命令著手下,自己卻朝四面張望,尋找了逃跑的上佳路線。

  令人眼花繚亂的敏捷動作,手中揮舞的鏈枷比人的腦袋還要大上一圈,面對強悍的金錢豹武士,騎兵們不攻不破,長槍兵們丟下了兵器,抱著腦袋逃竄,他們不是西亞克最精銳的狂沙兵團和海馬軍團,不用為了捍衛尊嚴而戰都。

  尊嚴和生命比起來,狗屁不如。

  “站住,你們這群懦夫!”騎兵隊長轉過身的時候才發現屬下已經跑光了,將他丟在了陣地的最前沿。

  “復仇!”一名金錢豹武士舉起鏈枷狠狠砸在了他的腦袋上,于是戰馬上綻放了一朵妖艷的紅色大花,空氣中血腥味十足。

  “復仇!”一只獅鷲從空中俯沖下,抓起一名騎兵高高飛了起來,在上千的高空放下了被嚇暈的倒霉鬼。

  “歐,歐!復仇,為了兄弟那種!”蠻蠻攔住了逃跑的長槍兵們,幾下就將他們砸得血肉橫飛。

  “復仇!復仇!復仇?。?!”復仇后的獸人武士們高舉著武器,振臂高呼,多日來凝聚在胸口的悶氣一掃而光,四十一名達拉斯士兵頃刻間葬送了性命,許多人臨死前甚至都來不及哀嚎。

  金錢豹開始打掃戰場,按照西塞羅的吩咐,馬車,兵器,人類士兵的鎧甲統統都要帶走,獸人武士們現在才知道,他們的西塞羅大人有時候也會非?!邌荨?。

  西塞羅在死尸面前來回移動著,一邊釋放魔法一邊嘀咕著“火球送給你,冰錐送給你!噢,閃電歸你們了!”

  巴士底的四十三名獸人大多被元素使釋放的火,水,雷系魔法殺死,西塞羅正在用同樣的方法向阿諾爾示威,向西亞克的陶德示威。

  “大人!”一名金錢豹武士砸碎了馬車的門,指著里面抱在一起,嚇得要死的兩名妓女說:“她們怎么處理?”

  “帶回巴士底,那些人類奴隸太寂寞了?!蔽魅_連頭都沒抬。

  “咻!”金錢豹武士吹了一聲口哨“一萬名人類奴隸和二十名妓女的故事?!?

  “動作快點!”西塞羅看到幾名獸人武士打開了沉甸甸的木箱說:“那是什么?”

  “金幣!”獅鷲王上躥下跳地大喊“足有五萬枚金幣,咱們發財了!”

  西塞羅悠然地摸著嘴唇上的八撇胡,裂開大嘴笑了:“噢,陶德大人和阿諾爾今天恐怕要失眠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