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二元界新寵

  沒有憤怒的指責,沒有震天撼地的咆哮,獸人武士們圍在寂滅的身邊,無聲地怒視著他,如同一群固執的螞蟻包圍了大象。

  沉默的抗議比任何狂躁的呼喊都更有震撼力,這多少讓寂滅有些措手不及,他向前跨了一步,想要離開,一直對他敬若天神的獸人卻挺起了胸脯,咬牙切齒地看著他,沒有退讓的意思。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去,其他的獸人用同樣的方式擋住了他。

  “好了,我會找到潛伏的元素,不管他們是火元素還是水元素?!奔艤绲恼Z氣有些妥協,獸人們憤怒,不肯退縮的目光竟然讓他感到了一絲驚恐,來自強者金龍的驚恐。

  金龍寂滅似乎從來沒有感覺到驚恐,就算無數的元素城從四面八方涌進龍域,徹底毀掉了龍族的家園,當時他身負重傷卻沒有驚恐,但是現在他面對著比他弱小很多倍的獸人武士卻感到缺乏勇氣,他抬起長滿金色鱗片的手臂,一個金黃色的魔法光球在指尖上快速旋轉,爆發出一陣刺眼的光芒,遲疑片刻,他收回了魔法光球,放棄了教訓獸人的念頭。

  金色光球跳出了人群,那是處于半隱身狀態的集滅,光球在接近酒吧大門的時候停頓了一下,似乎在回頭張望。寂滅知道獸人們真的憤怒了,每個人都在怨恨他將巴士底和元素城扯上了關系,不可化解的仇恨關系。寂滅在巴士底始終處于高高在上的驕傲地位,西塞羅忍讓他,獸人們更是敬畏他,但是現在他的高傲化為了烏有,西塞羅張嘴便罵,獸人們用怒視款待他,就連愛人蕾塔和他分居了,每個人都用不同的方式表達著對他的不屑,就像對待叛逆者。

  失去家園的龍族如同落難的旅人,不同他和凱曼不同,清傲是他唯一的護身符,如果沒有了另外人尊敬的驕傲,他將一無所有。

  寂滅并沒有后悔,心里隱約感到了內疚,他甚至還想,如果當初元素城偷襲龍域時,龍族們的目光中能夠有這份憤怒的堅毅,龍域也許不會毀滅,龍族也不會四分五裂。

  看到寂滅灰溜溜地離開了酒吧,西塞羅在心里長嘆了一聲,他和他的野蠻軍團可以在霍肯大陸縱橫無忌,但是不該惹上元素城,那群沒有人性,睚眥必報的家伙。

  “好了,我會干掉那群雜種,都回去休息吧?!蔽魅_逐一拍著獸人武士們的肩膀,緊緊地擁抱他們,當災難降臨的時候誰都可以頹廢或者倒下,但是他不行,他是巴士底的靈魂,西塞羅深知這一點。

  “大人,可是……”一名武士小聲嘀咕著,面對強悍而狡詐的元素,獸人們也開始懷疑西塞羅的能力,事實上,誰都知道元素城一旦和睡結仇就代表著隨時可能走進墳墓。

  “沒有什么可是,除非你們不再相信我?!蔽魅_朝吧臺揮手“給每個人一桶啤酒,今天誰能把自己灌醉,誰就是我最杰出的勇士!”

  “大人,我們相信你,啤酒就算了,我們還要去巡邏?!币幻涫恳е齑?,似乎在極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他和西塞羅擁抱了一下轉身離開,其他的武士也紛紛和西塞羅擁抱,回到了各自的哨崗。西塞羅看到了武士們轉身離去時眼眶里晃動的淚珠,他明白這樣的擁抱如同訣別,此時巴士底的每個人都朝不保夕,誰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會被看不見蹤影的元素殺死。

  時間不長,酒吧里的人就走光了,西塞羅看著空蕩蕩的酒吧冷笑了一聲“哈哈?!?

  “哈哈,哈哈哈!~他媽的,雜種!”西塞羅忽然歇斯底里地狂笑起來,嚇得幾名豬頭人連連回頭,思量著是不是應該去找德魯伊,讓他給西塞羅看病。

  “有什么打算嗎?”芝諾先生的聲音從后面傳來,他穿著灰色長袍,手里拿著鐵頭木棍,一副遠游的打扮。

  “唯一的辦法就是離開?!蔽魅_看到幾個豬頭人驚訝地看著他,于是揮手說:“酒吧打烊了,你們回去休息吧?!?

  “離開?永遠離開,還是像我一樣暫時離開?”芝諾先生走到西塞羅的身邊,用木棍敲著裝滿啤酒的酒桶說:“喝光它,那樣心情會舒服點?!?

  西塞羅咧嘴苦笑,一拳鑿在了木質酒桶,滾滾的酒液立即帶著碎木屑流了出來,他雙手捧起木桶對著嘴就是一陣猛灌,四濺的啤酒沿著脖頸流下,一股股的酒水沿著鎧甲淅淅瀝瀝地流到了地面。

  “雜種!”西塞羅打了一聲響亮的酒嗝,狠狠地將空酒桶摔在地上。

  痛飲一翻后西塞羅確實感到輕松了許多,他上下打量著芝諾先生說:“你要去哪里?”

  “我只是想念這兩個老伙伴了?!敝ブZ先生拉扯著灰色長袍,舉起木棍說:“過幾天我就要和蝴蝶小妖們走上傳教之路了?!?

  “福佑大智者?!?

  “謝謝?!敝ブZ先生點頭說:“你呢?要去哪里?”

  “隨便去什么地方,反正不能繼續呆在巴士底了?!?

  “為什么?獸人們不能沒有你,巴士底的局面剛剛好轉?!敝ブZ先生的驚訝程度絲毫不亞于已經離開酒吧的豬頭人。

  西塞羅看著掛在酒吧里粗壯的木樁椅和桌子,這里曾是他和朋友們談笑暢飲的地方,他怎么忍心離開這里“是暫時離開,我必須找到對付阿諾爾的辦法。找到辦法之前我不能連累獸人,看來阿諾爾是想讓元素們在我的身邊制造恐慌,用這種方法折磨我?!?

  “可怕的元素?!敝ブZ先生感嘆著,輕輕用木棍敲擊著地面,那聲音如此的熟悉和親切,就像獸人們爽朗的笑聲。

  “我和阿倫根有過協定,要幫助他登上王位,看來我以后會常駐達拉斯了?!蔽魅_忽然眨了眼睛說:“阿諾爾和元素們想報復的人是我,他們會跟蹤到達拉斯,他們肯定會和藍蝎騎士們美美地打上一架,也許會扭斷狗屁天鵝的脖子?!?

  “你還在為你的朋友考慮?!敝ブZ先生想起了如今在多尼坦采礦的狄賽爾,天鵝劍士勾引了他的妹妹西維佳,從而導致了一場悲劇的發生。

  西塞羅冷笑著,目光里充斥著對復仇的渴望“天鵝要為西維佳陪葬,指使他的阿倫跟也不例外,不過我要讓他在死之前幫我做點事情?!?

  “金幣!”芝諾先生明白西塞羅想說什么,巴士底現在最缺的就是金幣,上萬人居住的巴士底每天都消耗是驚人的,雖然人類奴隸每天都在耕種,可以保證自給自足,但是一旦再有戰爭爆發巴士底就會像筋疲力盡的老人,因體力不支而倒下。

  “沒錯,我必須盡快找到很多金幣?!蔽魅_抬頭看著酒吧的屋頂,不停地盤算著:“阿倫根不會給我太多金幣,他是個吝嗇的家伙。凱曼讓我想起了晶之堡,那是斯諾帝國,噢,是最富有的斯諾家族的地盤,說不準埋藏著大量的寶藏?!?

  “也許吧,斯諾帝國總不會帶著無數的金幣遠征?!敝ブZ先生點點頭“不過現在斯諾家族今非昔比了,在和格林哈特的戰斗中你應該知道,他的魔法控制力已經接近了魔導士?!?

  西塞羅用手指蘸著口水,摸著八撇胡,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放心吧,我有對付他的辦法?!?

  西塞羅和芝諾先生都準備離開巴士底,一個為了金幣而戰斗,另外一個要去周游霍肯大陸傳揚戰爭女神的教義,不過他們都要等到簽訂戰爭協議,三大王國的軍隊退去之后。

  “還有三天,人類軍隊撤退也許需要五天,我必須催促他們……”西塞羅只身搖搖晃晃地走在午夜的獸人街,掰著手指計算著時間,他在巴士底多呆一天,被元素殺死的獸人就會越多。

  關乎生命的時間如此緊迫,就算缺少糧食的那段苦日子,西塞羅也沒有感到自己有窒息的感覺,但是心在他覺得自己快喘不上來氣了。

  “阿諾爾是他媽婊子養的!公牛用嘴巴讓癩蛤蟆懷孕產下了元素,狗雜種元素喜歡抱著自己的妹妹的睡覺,另外一只手抓著大姨媽的乳房!”西塞羅在午夜的街頭大聲謾罵,他多么希望元素將復仇的目標指向他,而不是沒有反抗能力的無辜獸人。

  任由西塞羅肆意地謾罵,潛入巴士底的元素仍然我行我素,就連西塞羅居住的黑貓酒吧附近都沒有出現過,他們是想激怒西塞羅,用阿諾爾殘忍的方式報復他,這種方式就像用一把滿是木刺的木皮使勁摩擦著皮膚,無法殺死你,卻給你帶來了無盡的痛苦。

  第二天巴士底又被不露身形的元素殺死了八名獸人,其中有兩名武士,其他人都是老人和孩子。

  擁有魔法控制力的人被人崇拜,似乎每個人都頭上都帶著令人羨慕的光環,但是他們的生活卻是常人無法忍受的。白天像常人一樣活動,或者學習魔法,到了晚上又要開始冥想,雖然冥想可以解除肉體的疲乏,但是生物正常的睡眠并不僅僅是解除疲勞,它還會給人嶄新,而振奮的精神狀態。

  每當正常人在清晨起床,看著碧藍的天空和刺眼的陽光都會感慨“噢,新的一天開始了?!睋碛心Х刂屏Φ娜藚s不是這樣,對于他們來講,白天和黑夜唯一的區別就是白天可以看到更多的人,他們的生活黑白不分,這就是許多魔法師的職業?。壕窕秀?,憔悴不堪。

  前一陣西塞羅曾痛痛快快地睡過幾個好覺,在和維德尼娜痛快歡愉過后,赤裸著身體,像水牛一樣打著呼嚕,一覺到天亮。那時候西塞羅感到非常幸福,巴士底自由了,親密的愛人就躺在自己的臂彎里,自己又過上了正常人的人生活,而現在睡眠對他來說可望而不可及,他必須刻苦地鉆研魔法,努力提升魔法控制力。

  他和斯諾帝國遲早會有一場血戰,阿諾爾和元素城的威脅越來越大,他只有努力提升魔法控制力才能應付來自敵人的,隨時都會致命的攻擊。

  灰蒙蒙的天空,灰蒙蒙的世界。

  西塞羅現在愈發厭惡二元界了,令人胸悶等灰色常會令他作嘔,他卻不得不一次次來到這里,忍受該死的灰色和嘔吐。

  “劍龍!劍龍!我需要很多劍龍!”西塞羅漫無目的地走在二元界狩獵場的邊緣,他不敢深入腹地,那里是劍龍的老巢,無論是誰進去后都會被撕成碎片。

  “噢,小可愛,你一定是個小美人?!蔽魅_看到遠處一只半成年的劍龍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連忙像龍蛙一樣將自己埋在了流沙中,不死生物靈魂化成的流沙立即發出了詛咒的聲音。

  小劍龍一邊走一邊好奇地轉動著大腦袋四處張望,從背上不算鋒利的三根劍刺破判斷,它剛剛三歲。

  從出生的第一天開始它的父母,長輩就不停地訓誡他:不要離開劍龍群,不要四處亂走,要呆在狩獵場腹地。

  灰色的二元界足以讓所有的生物感到厭倦,就算劍龍這樣的非生物體也不例外。劍龍的生命漫長而無聊,它們似乎就是為了提高魔法修煉者的魔法控制力而生,缺少食物加上枯燥的生活,生長了三年的小劍龍對外界的好奇心越來越重,終于找了一個機會,趁著父母打盹的時候偷偷溜了出來。

  “唔夸!”小劍龍歡叫了一聲,它看見了遠處的大水池,粼粼的波光是它見過的最美的風景。

  “蹬蹬蹬!”極其興奮的小劍龍飛速奔跑著,完全喪失了警惕性。三歲的小劍龍只參加過兩次狩獵,根本沒有什么戰斗經驗,可憐的人類魔法師身體太小了,還不夠一只劍龍塞牙縫,所以、它平時只能吞食流沙充饑,再將它們完好無損地排泄出來,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吃。

  創造劍龍的至高神注定了它們可悲的一生,不會被餓死,但是有饑餓感,它們生命的意義就是吃掉魔法修煉者,或者被他們消滅。

  “呼!”小劍龍的眼前忽然飛起了漫天的流沙,嚇得它驟然停下了腳步。

  劍龍為戰斗而生,不知什么是恐懼,戰斗技能也非常出色,它似乎覺察到遇到了伏擊,于是猛然轉了一個大圈,用緩解速度的辦法是自己龐大的身體盡快停下來,背后的三根劍刺也因戰斗意識勃發而變得赤紅。

  太晚了,久經戰火錘煉的西塞羅不會給它留下任何機會。

  “突突突!”三個閃亮的魔法光球沖天而起,隨即釋放出幾十道鋸齒狀的藍白色閃電,就在小劍龍轉身的一剎那,擊中了它。

  幼小的生命緩緩倒下,背上的三根劍刺隨即變得黯淡無光。

  “今天是個好日子?!蔽魅_走進小劍龍,用皮靴踢著它的大眼球,一層灰蒙蒙的顏色覆蓋了曾經透徹的眼珠。劍龍巨大,小劍龍剛剛雖然,身高已經過丈了。

  將黑魔金魔法手杖插進地面,西塞羅釋放出霍肯血臂長矛,用猩紅色的長矛挑開了小劍龍的下巴,那里有一顆晶瑩的晶核。

  沾著鮮血的晶核被魔法控制力加熱,在他的手心緩緩蒸發,西塞羅閉上眼睛將繚繞的煙霧吸進鼻子里,他現在終于知道如何運用晶核了,從前他總是將晶核整個吞進肚子里,造成便秘后長期霸占著茅房。

  獵殺劍龍是一箭雙雕的好事,西塞羅可以通過吸收晶核來增加魔法控制力,同時劍龍的大骨架也可以修復湛藍城堡。

  湛藍徽章變形后的城堡在和暗黑之巢的戰斗中受到了重創,懸浮在城堡外的湛藍射手和瞭望塔全部損壞,魔法弩車也不見了。修復湛藍城堡的唯一辦法就是用異獸的骨架,劍龍自然是最合適的對象。

  修復城堡需要大批的劍龍骨架,以西塞羅現在的魔法造詣只能偷襲掉隊的劍龍,雖然他曾在二元界成功釋放出湛藍徽章,吞噬了大群的劍龍,但那是情急之下的行為,他根本不記得如何釋放魔法控制力,他可不愿意沖進劍龍群,冒被無數巨腳踩死的危險再次嘗試。

  西塞羅正準備將劍龍的尸體收進湛藍徽章,遠處忽然傳來了熟悉的聲音“歐,歐歐!”

  “蠻蠻?”西塞羅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眨眼間蠻蠻熟悉的身影躍到了他的身邊。

  “歐!肉,很大塊的那種!”蠻蠻拍了拍西塞羅的肩膀,好像西塞羅殺死小劍龍是為了讓她美餐一頓。

  “野蠻人,我們又見面了?!苯瘘S色的光球??吭谛U蠻地肩頭,隨著聲音響起,光球落在地面,顯現出寂滅的身形。

  西塞羅哼了一聲,他一句話也不想跟寂滅說,他低頭看著蠻蠻,小家伙撕掉了一條比她要大上幾倍的劍龍后腿,張開長滿銀齒的小嘴就咬了上去。

  “歐,歐!”蠻蠻將劍龍的后腿丟得遠遠的,吐出了嘴里的肉,不停跺腳“難吃!很苦那種!”

  “哈哈!”西塞羅笑得前仰后合,劍龍很少吃到食物,它們肉的味道也好不到那里。

  西塞羅一邊笑一邊打量著蠻蠻,寂滅還算是個稱職的父親,他偷偷教會了蠻蠻運用魔法控制力,在龍族自身潛力的催化下,蠻蠻進展神速,現在竟然可以自由出入二元界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