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二十二章 來日方長

  “等一下?!备窳止貛е鴮擂蔚谋砬榕e起魔法手杖,遙對克雷普頓說:“尊敬的……”

  “我叫克雷普頓?!遍L槍兵小隊長輕輕整理著野鴿子的羽毛,它的狀況太糟了,好像隨時都會死去。

  格林哈特朝前走了幾步,笑著說:“請原諒士兵們唐突進入達拉斯聯盟,我們并沒有冒犯之意,捉拿叛軍才是我們的本意?!?

  “捉拿叛軍?”克雷普頓明顯不相信格林哈特的話,他的目光投向西塞羅一側,開始猜測他們的身份。

  “這些士兵是斯諾帝國的忠誠勇士,我是斯諾帝國的大魔法師,這位就是偉大的女王陛下?!备窳止亟榻B納吉尼的時候微微躬身,接著義憤填膺地指著西塞羅說:“而他是臭名昭著的野蠻人西塞羅,他的軍隊正在達拉斯城邦交戰,是你們真正的敵人!”

  “西塞羅?”克雷普頓瞳孔睜大,興奮地朝手心吐著口水,用力揮舞著長槍,好像殺死西塞羅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克雷普頓大人?!蔽魅_試圖用誠懇的語言感動克雷普頓,這是他一慣的作風,不過丑陋的面容卻總是讓誠懇變得非常詭異。

  “克雷普頓大人,我就是西塞羅,有一點我要提醒你,戰爭就要結束了,尊貴的阿倫根殿下正在趕往巴士底的路上,他將親自解除巴士底的戰爭,我們是朋友?!蔽魅_指著凱曼說:“這位英勇的騎士并不是什么斯諾帝國的叛軍,他是克洛索部落的將軍,為了抵御來自斯諾帝國的侵略他和他的伙伴們義無反顧地舉起了長劍……遺憾的是他們失敗了,殘忍的斯諾帝國搶走了騎士們的莊園和土地,把枷鎖套在女人和孩子的脖子上,現在又侵入達拉斯的領土,他們才是不折不扣的強盜?!?

  “噢……”克雷普頓聳了聳肩膀,裝作沒有聽清的樣子“對不起,你剛才叫我什么?”

  “克雷普頓大人?!蔽魅_微微施禮“我相信你是一位具有正直,善良的將軍?!?

  納吉尼是斯諾帝國的女王,西塞羅和她之間有著不可化解的恩怨,斯諾勇士和獸人的戰爭遲早都會爆發,現在他的腦海里忽然產生了一個取勝的好辦法,靈感就來自于克雷普頓……他是達拉斯的士兵,親眼看到斯諾軍隊侵犯了達拉斯!

  “很好,非常好?!笨死灼疹D顯得非常滿意,他還是第一次聽到別人稱呼他大人。

  納吉尼看著格林哈特和西塞羅爭相取悅克雷普頓,納吉尼不耐煩地嘟囔著,“他只是普通的長槍兵,讓弓箭手進攻吧,浪費不了多少長箭?!?

  “他代表著達拉斯城邦聯盟!”格林哈特壓低聲音提醒著納吉尼,他同樣反感自不量力,和西塞羅一樣喜歡別人稱呼他大人的長槍兵。

  “克雷普頓大人,哈哈,偉大的長槍兵大人!”站在西塞羅身邊的凱曼和克洛索騎士們爆發出一陣哄笑,聽到哄笑聲的克雷普頓以為他們是在稱頌他,表情更加得意了。

  “歐,歐!”海豚小美人蠻蠻終于從瘋狂吞食中抬起頭,她看到凱曼的第一反應就是驚叫,接著用含糊不清的人類語言大喊“凱曼,騎士!很英俊那種!”

  克洛索騎士們親眼看見西塞羅擊潰了納吉尼的軍隊,心情格外爽朗,他們哄笑著問凱曼“大人,這是你的相好吧?看看她的大腿,太性感了?!?

  “事實上,她還是不是他的相好,只是有一腿?!蔽魅_也參合進去,使勁舔著舌頭說:“也許是左腿,或許是右腿?!?

  “嗨,野蠻人!”凱曼怒喝了一聲,卻不能再反駁了,因為蠻蠻已經趴在他的身上,撅著小嘴尋找他的臉蛋,性感的屁股左右扭動。

  “呼!”臭哄哄的味道從凱曼身上傳出,一個西塞羅熟悉的身影從滾滾的黑煙中跳了出來,猛然推開了蠻蠻。

  “啊哈,僵尸先生!”西塞羅扭了扭了脖子,僵尸領主曾經是不死生物的一員,后來西塞羅和蠻蠻導演了一場惡作劇,將他變成了凱曼的魔寵。

  彌漫在空氣中臭氣讓所有人都掩住了鼻子,破破爛爛的黃銅鎧甲,在肩頭顫抖,隨時都會跌落的腐肉,巨大的鍘刀,僵尸領主還是老樣子,只是眼睛變成了赤紅色,顯得非??植?。凱曼進階為初級圣鎧騎士以后他的能量也隨之暴漲。

  “歐,歐!”氣鼓鼓的蠻蠻揮手抽出了巨大的骨錘,猛然朝僵尸領主砸下,卻被他靈巧的避開了。巨人格魯覺察到戰斗的氣息,從徽章里現身后瞥了一眼又化作青煙回到了西塞羅的徽章里。

  真正的騎士擁有的卻是邪惡的魔寵,這是凱曼最不能接受的事實,所以很多時候他都不愿意讓僵尸領主現身戰斗,事實上,在和格林哈特的戰斗中,僵尸領主根本無法抵抗威力巨大的高級魔法。

  “贊美你,尊敬的西塞羅大人?!北虮蛴卸Y的僵尸領主整理著永遠也洗不干凈的白色長筒襪,隨即扭頭對凱曼解釋“親愛的主人,我不想壞你的好事,蠻蠻小姐身上的魔法控制力實在太強大了,靈魂契約提醒我應該保護你?!?

  “回去吧?!眲P曼雖然氣憤,騎士的教條還在約束著他的言行,所以他舉止于平時無異。

  西塞羅笑著朝僵尸領主點頭“再見,僵尸先生,我喜歡你的長筒襪?!?

  “謝謝?!苯┦I主又一次點頭行禮“我童年的夢想是做一名話劇演員,你知道,話劇演員都喜歡穿長筒襪……”

  長槍兵小隊長克雷普頓回味了一會西塞羅的恭維之后,顯得寬容多了,他雙手放在嘴邊,做成喇叭狀大喊“尊敬的斯諾女王,野蠻人西塞羅,不管你們為什么來到了多尼坦要塞,現在我要你們離開,否則就是向達拉斯城邦聯盟宣戰!快走!”

  “快走!快走!”長槍兵們跟著大喊,他們唯恐克雷普頓忽然改變主意,帶領他們進攻上千人的軍隊。

  “再見,克雷普頓大人,我選擇離開?!备窳止刂笓]著軍隊排成縱隊,做出要離開的姿態。

  納吉尼跟在格林哈特身邊耳語,即便如此,她的聲音還是像公雞一樣響亮“離開?為什么?你不覺得太滑稽了嗎?因為一小隊長槍兵,我們就放棄了捉拿西塞羅和凱曼的大好機會,要知道他們手里有三枚徽章!”

  “所有的徽章都是為斯諾帝國而生,為你,親愛的女王而生,如果帝國不存在了,徽章將毫無意義?!备窳止乜粗o盯著他們的克雷普頓說:“即便他像螞蟻一樣渺小,現在卻代表著達拉斯城邦聯盟,它是斯諾帝國的近鄰,我們不應該和強大的鄰居發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

  “荒謬!”納吉尼不甘心地停下了腳步,惡狠狠地看談笑風生的西塞羅和凱曼,倔強地說:“我不離開,絕不!”

  “士兵們,撤退!”格林哈特似乎早就習慣了納吉尼的這套把戲,盡管有時候她明知自己做出了錯誤的決定,她還是會想堅持自己的想法。

  納吉尼緩緩倒在了格林哈特的懷里,他抱著納吉尼對士兵們說:“撤退!女王陛下的老毛病又犯了?!?

  弓箭手和魔法師首先撤退,其次是鐵盾劍士和騎士,兩名走在最面前的弓箭手小聲交談著“女王陛下到底得了什么???為什么經常會暈倒?!?

  “那是昏厥魔法,格林哈特大法師的拿手好戲?!?

  “至高神??!他難道不怕女王陛下懲罰她嗎?”

  “不知道,也許懲罰只發生在床上?!?

  格林哈特抱著暈倒的納吉尼,不時回頭朝西塞羅張望,他所看到的野蠻人已經今非昔比,他擁有可以和三大王國抗衡的野蠻軍團和魔寵軍團,自身的魔法修為也令人刮目相看,折射出燦爛光芒的黑魔金魔法手杖就是最好的證明。

  “下一次不會這么簡單?!备窳止匾е涝谛睦锇l誓,他狠狠抽了戰馬幾鞭,飛縱到隊伍的最前面。

  看著斯諾帝國的軍隊如同一條多腳蟲緩緩離開,西塞羅也松了一口氣,遠遠朝克雷普頓打招呼“尊敬的大人,只要陽光依舊普照大地,我們還會再見的?!?

  “最好別讓我再看見你!”得意的克雷普頓高舉著長槍,就像施恩于小獵物的老獵手。

  西塞羅,凱曼和狄賽爾并肩而行,克洛索騎士,斑馬武士和矮人們緊跟在后面,高矮不一的騎士,獸人混合的軍隊在陽光下拉出了長長的影子。

  看著兩方軍隊紛紛撤離,克雷普頓振臂高喊“歡呼吧,我們成功擊退了敵人,他們是強大的斯諾帝國和邪惡的獸人軍隊!”

  十幾名長槍兵面面相覷,他們像做夢一樣,剛才還有人觀察應該朝哪個方向逃跑。

  過了許久,一名長槍兵打斷了克雷普頓的呼喚“隊長,我們盡快回要塞吧?!?

  “回去!”克雷普頓點點頭,一副躊躇滿志的模樣“我要給國王寫一封長信,告訴他,我帶著十幾名勇士擊敗了上千名入侵者?!?

  “隊長,你覺得國王會相信嗎?”

  “為什么不相信,難道你也不相信嗎?”

  “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我是不會相信的……如果你堅持給國王寫信,那么千萬不要寫上我的名字,我可不想成為達拉斯的大笑話?!?

  “還有我,也不要寫我的名字……”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