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零四章 性感傳教士

  戰爭女神的信徒應遵從所在王國和城邦的法令,如有叛亂,瘟疫等荼毒生靈事件發生,信徒應該聽從主動聽從所在地執政者的調遣,以力所能及的方式挽救眾生,包括武力。(女神教義第一章之第三條)

  ……

  天剛蒙蒙亮,芝諾先生就敲開了西塞羅臥室的門,揮舞著手中厚厚的羊皮卷說:“起床了,野蠻人!這有比維德尼娜更讓你感興趣的東西!”

  西塞羅整夜沒有合眼,一直在為奸細的事情思前想后,芝諾先生敲門時,他正坐在椅子上品嘗著熱咖啡。

  “真是令人尊敬的老頭,巴士底為你感動!”西塞羅穿著松松垮垮的睡袍,站起身用力擁抱著芝諾先生,于是身體瘦小的芝諾先生立即被包裹起來,感到了一陣天昏地暗。

  西塞羅給芝諾先生搬了一把椅子放在自己的身邊,維德尼娜給他奉上了一杯咖啡,西塞羅仔細閱讀教義的時候,芝諾先生一遍遍地夸獎著善解人意的蝴蝶小妖們。

  “維德尼娜,噢,也許我應該稱呼你女公爵,那些姑娘太可愛了,如果我在年輕三十年,哈哈……我沒有子嗣,所以想認幾個漂亮的姑娘做女兒,但是又怕傷害其他的姑娘,你知道她們都是那么美麗,善良?!?

  “我喜歡你叫我可愛的姑娘?!本S德尼娜朝壁爐里添了幾根木柴,笑著說:“你可以將所有的蝴蝶小妖都當作義女,那就不會有麻煩了?!?

  “是個好辦法……可是她們實在太多了?!敝ブZ先生像孩子一樣做了個鬼臉“我聽到了半馬人的話,你可以去轉告他們,我不是老處男,年輕的人時候曾有上百個少女為我癡迷!”

  “讓人嫉妒的老頭?!蔽魅_釋放出拳頭大的火球漂浮在頭頂,以便可以更清楚地看到羊皮紙上的字,他指著第一章第三條教義說:“這一條‘信徒應該聽從主動所在地執政者的調遣,以力所能及的方式挽救眾生,包括武力?!屝叛鰬馉幣竦墨F人聽從那群貴族老爺的調遣和做雇傭兵有什么不同?這條該死的教義就像淹死在咖啡里的蒼蠅,太惡心了?!?

  芝諾先生舉著咖啡杯,正要好好地品上一小口,聽到西塞羅的話,眉頭輕皺放下了杯子,仔細朝咖啡杯里面看了一眼,好像覺得自己的杯子里確實有淹死的蒼鷹?!安?,這是最重要的一條,如果你想讓霍肯大陸的半獸人都信仰戰爭女神,聽從你的調遣,你必須在這條上大做文章。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將戰爭神廟建造在每個城邦和王國,讓我們的傳教士順利入駐,以此帶來更多的信徒?!?

  “每個城邦和王國?”西塞羅不可思議地看著芝諾先生,戰爭女神是獸人們的圖騰,半獸人原本就為人類社會所排斥,除了半獸美人,每看到獸人都會遠遠避開,或者用噴濺的口水發出問候。

  光明神教是霍肯大陸信徒最多的宗教,納旗王國更是國力最強大的王國,大光明王始終都在宣揚,光明神廟會在矗立在每個城邦,但是如今這還是一個無法實現的夢。

  “你是不是想起了納旗王國?”芝諾先生似乎看穿了西塞羅的心思,他說:“納旗王國想把光明神廟建造在每個城邦和王國,但是他們傳播信仰的過程實際上是武力征服的過程,并不可取。有一件事情你必須清楚,信仰是強大武力的勁敵,武力可以征服人的肉體但是卻無法禁錮人的心靈?,F在傳播戰爭女神信仰的過程才剛剛開始,我們必須將根基培養的牢不可摧,將來才能派上大用場?!?

  “我明白了?!痹谥ブZ先生面前,西塞羅總是覺得自己的思緒要慢上半拍,不過他馬上就領悟了“經過巴士底戰役,獸人武士肯定會名聲大振,城邦和王國一定愿意接納戰爭女神的信徒,不用付金幣卻可以幫自己打仗的獸人武士!”

  “沒錯!”芝諾先生點頭說:“事實上,眾多的小城邦應該更愿意接納戰爭女神,不要把目光放在三大王國身上,小城邦的面積加在一起要不它們大上幾倍!它們國土狹小,可用之兵屈指可數,如果戰爭神廟蓋在某個小城邦里就是和小城邦形成了隱形的契約關系,準許我們宣揚教義,我們幫它消滅入侵之敵?!?

  西塞羅用力拍著肚皮,眼前的烏云似乎瞬間散去,銀色的月光迎面而來“哈哈,我記得戰爭女神的神諭:保衛和平,消滅一切邪惡,貪婪的骯臟之手?!?

  “做為女神的奴仆,你應該多展示神跡,讓每個獸人都知道湛藍城堡散發出的光芒是召喚之光?!?

  “我會盡力?!蔽魅_有些無奈,以他現在的魔法修為很難在非戰斗時刻讓湛藍城堡有什么大的舉動,看來他最近要多去二元界提升自己的控制力,他沉吟片刻說:“你剛才說什么傳教士?!?

  “是性感的傳教士?!敝ブZ先生有些得意地說:“巴士底戰事解除后,我會帶著蝴蝶小妖和半馬人走上漫長的傳教之路?!?

  “噢,應該讓蝴蝶小妖的裙子再短一些?!蔽魅_不懷好意地笑著,結果被維德尼娜狠狠在背上砸了一拳。

  “已經夠短了?!敝ブZ先生聳了聳肩膀,蝴蝶小妖們的短裙讓她們無法在有人的時候彎腰,因為那樣會春光大泄“獸人們更愿意和和年輕美貌的蝴蝶小妖接近,這樣我們傳教就會事半功倍,而擅長歌唱的半馬人應該周游霍肯大陸,在大街小巷傳唱你的威名和女神的博愛與寬容?!?

  西塞羅會意點著頭,眼睛眨了眨說:“你就不用去了,無論你走到哪里都會引起戰爭,誰都想將智慧控制在自己手中?!敝ブZ先生是智慧的化身,無論哪個王國或者城邦知道了他的身份恐怕都會迫不及待地招募他,或者干脆用武力囚禁的辦法。

  “哈哈,謝謝你的抬愛?!敝ブZ先生連連搖頭“傳教的開始階段絕對不能失敗,所以我必須跟隨?!?

  “倔強的老頭?!蔽魅_想到巴士底的戰事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解除,寬心地笑了。

  芝諾先生瞥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咖啡杯,西塞羅不恰當的比喻讓他連吃早餐的興趣都沒有了“還有一點,我雖然剛來到巴士底,但是我覺得你的態度非常危險,無論發生了什么事情你都應該保持微笑,和你的朋友們在一起開懷大笑,盡管他們其中有一個或者幾個人背叛你,否則你將喪失更多的朋友?!?

  “謝謝你的提醒?!蔽魅_想起晚上對待半獸人首領們的態度確實有些冰冷,內奸的出現幾乎讓他懷疑所有的人。

  芝諾先生朝著漸漸顯露的朝陽伸了一個懶腰,他打著哈欠說:“我要去睡一會,直接起來吃午餐,你要做好充分的準備,建造戰爭神廟和女神雕像都需要大批的金幣?!?

  “金幣!”興奮的西塞羅頓時蔫了,雖然從大光明王歌煌的金庫了收刮了幾百萬枚金幣,但是巴士底的獸人從生活到戰斗的各項花費都像流水一樣,他現在已經面臨著坐吃山空的窘迫境地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