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二百章 虔誠的信徒

  三天后,西塞羅才帶維德尼娜和芝諾先生等人在深夜回到了巴士底,獅鷲們飛行半天就需要休息,眾人也正好趁這個機會吃點糧食或者方便一下,對于近四百名浣熊武士來講這兩點都不重要,他們只想大口地呼吸新鮮的空氣。

  由于只有十幾只飛行睡袋,所以唐威爾和浣熊武士統統被西塞羅塞進了湛藍徽章里,在缺少空氣和漆黑的空間里度日的經歷讓他們終身難忘,抵達巴士底以后,浣熊武士們根本沒有閑情觀賞夜色中美麗的山谷,如同收割后的稻谷一樣七倒八歪地躺在了地面,一邊拍著憋成青紫色的臉蛋,一邊大聲埋怨。

  “西塞羅大人,我必須給你一個忠告?!碧仆柼_跟在西塞羅身后,氣鼓鼓地拍著干癟的肚子說:“如果還有下次長途飛行,我建議你給蠻蠻小姐多帶些糧食,你知道,每次休息時她都會搶走我們手里的水袋和黑麥餅……”

  “放心吧,親愛的浣熊先生?!蔽魅_朝著來迎接他的德魯伊說:“告訴矮人廚師們,盡快給芝諾先生和浣熊先生們準備夜宵,噢,多準備一些梭羅蜜啤酒?!?

  “遵命?!钡卖斠廖⑽⒐?,西塞羅回來前并沒有通知任何人,所以只有負責巡夜的德魯伊到獅鷲們降落的訓練場上接他,德魯伊遲疑片刻說:“大人,西亞克帝國的陶德大公在黑貓酒吧?!?

  西塞羅怔了一下說:“誰?我們敵人為什么會坐在黑貓酒吧?”

  “他說是來探訪你?!钡卖斠聊樕嫌行┎蛔匀弧拔也幌胱屗M來,但是狄賽爾大人和暗黑公爵看了他的拜帖之后就……”

  “知道了!”西塞羅黑臉一沉,他想起在達拉斯王宮發生的事情,斷定巴士底有阿倫根收買的內奸,而且這個人絕對是他委以重任的心腹。

  唐威爾這會正興沖沖地踢著同伴們的屁股,吹促他們從地上爬起來“快起來,快起來!西塞羅大人要為我們擺酒宴了,矮人廚師親自下廚,至高神啊,知道嗎,那些性感的蝴蝶小妖會幫我們系上餐巾,也許還會狠狠親你們一口!”

  “列隊,列隊!”西塞羅板著臉朝著唐威爾大喊:“看來你們要等一會品嘗美味佳肴了,拿出你的長刀,跟我去見不速之客!”

  唐威爾看到西塞咯一臉怒氣連忙讓浣熊武士們列成戰斗方陣,緊跟在西塞羅后面。

  “頭兒,不是要去參加酒宴嗎?怎么好像要打架?”一名浣熊武士壓低了聲音問唐威爾。

  唐威爾摘下臟兮兮的頭盔,抓著頭皮說:“這里有兩千多名半獸人武士,我們是新來的,西塞羅大人是怕我們受欺負,所以嚇嚇他們……我想應該是這樣吧……喂,把你刀拿出來,威風點!”

  看到西塞羅怒氣沖沖的模樣,眾人都不說話了,只有芝諾先生不以為然地哼了一句“無論面對什么事情都要保持平靜,煩躁的心會讓你喪失觀察真相的能力?!?

  西塞羅斜著眼睛打量著芝諾先生,忽然換了一副面孔,笑嘻嘻地抱著他的肩膀說:“贊美神,你就是我的眼睛,快讓迷霧散去,真相顯露吧?!?

  “是啊,您的智慧比海洋還要淵博,比星空還要遼遠,在霍肯大陸沒有什么您不知道的事情?!本S德尼娜親密地挽著他的胳膊,笑得像風中的菊花,仿佛在跟自己的父親撒嬌。

  一路上西塞羅將離開晶之堡以后的事情盡數告訴了芝諾先生,從進入巴士底,到戰爭爆發,就連他在達拉斯王宮里發生的事情也沒有絲毫的隱瞞,目的就是想讓芝諾先生多給提點意見。

  財富,權利,女人,每個男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但是有一些人有好為人師的癖好,就像芝諾先生,所以西塞羅只需要擺出虛心求教的態度,他就會知無不言。他通曉霍肯歷史,曾經長期居住在納旗王宮,為大光明王出謀劃策,對很多陰謀,對各種人的行為掃一眼就能猜測得八九不離十,有這樣的人存在也難怪阿倫根王子會派出天鵝劍士搶奪。

  老芝諾哈哈大笑,他心里明白西塞羅和維德尼娜在討好他,但他并不介意把心里的話說出來,從剛認識西塞羅他就很欣賞他,覺得這個野蠻人是一個非同尋常的家伙?!疤禊Z劍士的事情你不惜多慮,阿倫根王子不會因為一名護衛和你翻臉,他需要用解除巴士底戰事來贏得民心,那才是他登上王位的最有力支持?!?

  “我也是這樣想,不過阿倫根王子日后一定會找機會復仇,他是一個杰出的陰謀家?!蔽魅_聳了聳肩膀,所謂債多不壓身,他現在幾乎和霍肯大陸所有強大勢力結了仇,所以也介意多阿倫根王子一個人。

  “善于使用詭異的人只能得到暫時的勝利,霍肯大陸悠悠幾千年的歷史上,無論是梟雄還是狡猾的君主在反復使用陰謀后沒有誰能夠得到善終,你應該記住,最高明的狡猾是誠實!噢,是某個一個階段的相對誠實?!?

  “誠實?”西塞羅似乎不太明白芝諾先生的話,生于寂寞荒野的野蠻人從小為了生存混跡于暴力和欺騙中,如果沒有層出不窮的欺騙,沒有圓滑狡詐的性格他恐怕早就變成了一堆白骨。

  “沒錯?!敝ブZ先生點點頭:“做為一個人,你應該對你妻子,對你的孩子和親人誠實,做為一個領袖或者君主,應該對你的子民,屬下和盟友誠實,只有表現出你的誠意才能贏得他們的信任?!?

  “也許……也許說得有道理?!蔽魅_又想起了隱藏在巴士底的奸細,他對身邊的每個人都是以誠相待,從不吝惜什么,但是現在卻有人出賣了他。

  眾人疾步走上了獸人街的青石板路面,一群巡邏的獸人武士看到西塞羅都小聲歡呼著,一處露出燈光的窗戶隨即打開,披著長發的婦人探出頭,驚喜的聲音在街道里回蕩開來“西塞羅大人?是你嗎?你還好嗎?我有五天沒有看到你了,你說你最喜歡吃我做的姜絲薄餅,我現就去做,早上給你送去?!?

  芝諾先生抬頭看著頭發還在滴水的婦人,顯然她剛剛還在沐浴,他欣慰地對西塞羅說:“你的子民非常愛戴你,從這一點來講,你已經成功了一大半?!?

  喜歡吹捧之語和說臟話是西塞羅難以改變的性格,他的大嘴剛剛咧開,笑容還沒有綻放的時候,芝諾先生忽然話鋒一轉“不過你還是欠缺和貴族老爺們打交道的經驗,就拿在達拉斯發生的事情來講,你完全可以撇開阿倫根王子直接去找老國王,達拉斯的權杖握在他的手中,還有什么他不能解決的事情呢?而你卻找了阿倫根王子,無奈中成了他的雇傭軍,其實從老國王請你進入他的寢宮,當著你的面談論王室的事情,從這一點看來他非常想招募你,甚至會給你一個親王爵位,但是你卻先去找了阿倫根,所以變得很被動,這種被動也許會延續很長時間?!?

  “雜種!”恍然大悟的西塞羅用力拍著自己的腦袋,芝諾先生說的沒錯,他現在已經卷入了達拉斯的王權之爭,受制于阿倫根王子。

  說話時黑貓酒吧已近在眼前,一群人歡呼著朝西塞羅迎了過來,狄賽爾和暗黑公爵走在最前面,奧尼克斯,黑貓夫人和銳森等人緊隨其后,一個身材高大,穿著簡單獸甲的男子站在酒吧門前,雙臂抱在胸前,似乎在思考什么。

  “西塞羅大人,你什么時候回來的?事情還順利嗎?”奧尼克斯興沖沖地跑過去,好奇地看著跟在西塞羅身后的幾百名浣熊武士,這群家伙列著整齊的攻擊方陣,折疊長刀舉過頭頂,個個擺出一副別惹我的姿態,好像隨時都會跟人打上一架。

  西塞羅拍了拍奧尼克斯的肩膀,和其他點頭致意“這是你們的新伙伴,先去給他們找一個睡覺的地方,明天讓奴隸們在樹上蓋些房子,他們喜歡和鳥兒做鄰居?!?

  “大人,這位老先生是?”狄賽爾用目光問候著芝諾先生,西塞羅卻沒有向以往那樣和每個人熱烈擁抱,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大智者芝諾先生,他的臥室安排在我的隔壁吧,噢,中間的墻壁再開一扇門?!?

  面對西塞羅反常的舉動,眾人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了,尷尬地站在原地,每個人都在猜測他在達拉斯遇到了麻煩,好在維德尼娜化解有些凝固的氣氛,她笑著和眾人打招呼,告訴大家巴士底的戰爭的就要結束了。

  “嗨,你好,我想你就是陶德大公吧?”西塞羅快步朝站在酒吧門前的男人走去,他年紀在五十歲左右,但是目光依然矍鑠。

  “你好,尊敬的西塞羅大人?!碧盏戮拖駥Υ錾碜鹳F的貴族那樣稱呼他“我是來專程看望你的,還給維德尼娜女公爵帶來了很多禮物?!?

  西塞羅臉上的肌肉抖動了幾下,算是微笑“深夜拜訪,恐怕不僅僅是看望吧?”

  “哈哈,我喜歡西塞羅大人的性格?!碧盏旅嫔粍C“我是來宣揚教義的?”

  “宣揚教義?這么說你也是一名瘋狂的信徒?”

  提到教義陶德變得畢恭畢敬,將右手放在左胸上說:“贊美神,事實上,我是一名虔誠的信徒!”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