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十八章 求助

  “我只是想跟你開個玩笑?!眲P曼扶著墻緩緩站了起來,嘴角殘留著一抹鮮紅的血跡,胸前的精鋼盔甲凹下去了一大片,那是骨錘造成的。當凱曼舉起雙刃劍的時候,他猛然覺得眼前一亮,一道耀眼的湛藍色光芒在房間里兜了一圈,接著身體肥胖的海豚怒氣沖沖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他還沒有搞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海豚蠻蠻手上的骨錘就砸在了他的胸口。

  “我相信你……我……渴……”西塞羅皺緊了眉頭,倒在地上,雙手用力抓著喉嚨,脖子上又多了幾道鮮紅的抓痕。

  凱曼連忙跑到壁爐旁,拎起裝滿清水的木桶朝西塞羅走了過去,快要走近的時候,他朝蠻蠻干笑了一聲,指指水桶,又指指西塞羅,做出喝水的樣子。蠻蠻點點頭,稍微朝后退了一步,眼睛卻緊盯著凱曼,手里的骨錘高高舉了起來。

  “這里距離克洛島幾百公里,野蠻人從哪里搞出來一條海豚?”凱曼瞄了蠻蠻一眼,發現這個小家伙眼也不眨地看著他,就像剛剛懂事的孩子,遇到了陌生人送給他的芝麻糖?!拔覀兪敲擞?!”凱曼找到一只木杯,舀出一杯水放到了西塞羅的嘴邊,捏開了他的嘴。

  “咕咚,咕咚!”西塞羅的嗓子就像一條干涸的河道,很快就喝干了一杯水,有了些精神以后,西塞羅一把拽過木桶,把腦袋插進了桶里?!肮具?,咕咚!”西塞羅整整喝干了一桶的清水,要是在平時,這桶清水夠他們兩個人喝五天。

  “渴……真他媽熱!”西塞羅像做噩夢一樣,在地上來回翻滾,臉上的肌肉扭曲變形,似乎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凱曼有些茫然,他從小身體健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嘀咕了一句“最好不是瘟疫?!彼纛^跑出了房間。瘟疫在霍肯大陸象征著無數的墓碑和家破人亡,幾年前西亞克帝國曾是霍肯大陸上最強大的國家,很多人都以為霍肯大陸很快就會改名為西亞克大陸,結果瘟疫在都城阿亞克斯爆發,迅速蔓延到其他城邦,無數的生命被吞噬,一座座城池變成了白骨遍地的墳場。強大的西亞克帝國在短短的幾個月內衰敗了,嚴重缺乏勞動力的情況下,只能靠上萬名半獸人奴隸種植農田,挖掘礦山。

  蠻蠻拎著兩只骨錘,孤零零的守在西塞羅身邊,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它剛剛出生不到一個月,即便對于它的種族來說,它也是個孩子。它只知道西塞羅是它的主人,它的靈魂和西塞羅聯在一起,如果西塞羅死了,它也會隨之消失。

  凱曼很快回到了二層石樓,身后跟著面色焦急的格林哈特和納吉妮。這會滿嘴酒氣的西塞羅已經不再掙扎了,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呼吸微弱,似乎隨時都會死去,身上的衣服被他扯的破爛不堪,就像拾到貴族老爺丟棄的半瓶酒,之后醉倒在街頭年邁的老乞丐。

  “怎么樣?是不是很嚴重?”凱曼小聲問著蹲在西塞羅面前的格林哈特,納吉妮遠遠躲在一邊,臉上帶著白色的紗罩,和拎著骨錘的蠻蠻對視著?!安皇俏烈?,但是我查不出來他得了什么病?!备窳止卣酒鹕?,沒有任何表情的說了一句,看了納吉妮一眼,一絲憂慮稍縱即逝。

  “不是瘟疫就好,我們走吧?!奔{吉妮這會才走到了西賽路的身邊,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好像西塞羅已經變成了沒有任何價值的干尸。她的目光在西塞羅和凱曼之間游走,忽然笑了一下,用調侃的腔調說:“凱曼騎士,你干的真不錯?!?

  凱曼并沒有理會納吉妮,他不想大聲辯解西塞羅的病情和他無關,那樣的話只能讓納吉妮更得意,而且西塞羅看起來越來越糟糕了,他和格林哈特說話的語氣微微帶著懇求“你是魔法師,你的魔法也許能幫他?!?

  “我不知道他的病因,所以沒有辦法幫他?!备窳止乜吹郊{吉妮朝門口走去,連忙上前打開了門。

  “它是海豚嗎?它為什么會在這里?”納吉妮站在門口指著蠻蠻,脾氣暴躁的蠻蠻似乎對她沒有什么好感,把骨錘舉起來晃了晃。

  “可能是西塞羅的魔寵?!眲P曼沒有心情解釋這些事情,夜晚的風帶著冰入肌膚的涼意,看著門外的兩個人漸漸消失在黑暗中,他不禁打了一個冷戰。

  凱曼把西塞羅抬到了床上,蓋好被子,拎起木桶朝走了出去,關門的時候,他朝盡職的蠻蠻笑了一下“放心吧,你的主人一定會沒事?!?

  晶之堡的坐落在寂寞荒野的盆地之中,所以屬于夜晚的黑色顯得更加濃重,雖然幾座高聳的塔樓上的魔法燈整夜都不會熄滅,舉著火把來回穿梭的巡邏隊更像是一條一條往復游動的火龍,不過在凱曼看來,這個夜晚的黑暗幾乎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凱曼來到了格林哈特的魔法試驗室,他敲門的時候聽到遠處納吉妮和幾名女騎兵隊長歡呼雀躍的聲音,好像在吵著開一個篝火晚會,慶祝什么。格林哈特穿著整齊的魔法師長袍,站在門前,沒有讓凱曼進房間坐坐的意思“凱曼騎士,我知道你為什么來找我,不過我已經跟你說了,西塞羅的病我治不了?!?

  凱曼的心猛的沉了一下,他忽然覺得西塞羅好像是相交多年的好友,隱隱為他擔憂起來“我并不想替他尋求治療,我只是想告訴你野蠻人天性直爽,但是他有一顆善良的心?!?

  格林哈特好奇的看著他“善良的心?今天他好像在訓練場偷襲了你?”

  “那不能說明什么,每個人都想獲得第一名,如果他不偷襲我,我就會打倒他,戰場是無情的?!?

  格林哈特笑了一下,除了給納吉妮獻殷勤的時候,這位高級魔法師很少會露出笑容,他嘆了一口氣說:“能有你這樣的朋友,西塞羅真是一個幸運的野蠻人?!?

  凱曼沉吟了一會說:“其實他和納吉妮之間只是有些誤會,而且他們都不肯低頭,就像兩個任性的孩子?!?

  提起納吉妮的時候,格林哈特低下頭,用手指輕輕敲著下巴,似乎在考慮什么“納吉妮她……”

  “納吉妮是個好姑娘,雖然她有些任性,不過任性是女神賦予漂亮女孩的權力?!?

  “謝謝你的直言,尊敬的凱曼騎士?!备窳止鼐谷晃⑽⒁还?,向凱曼行禮。他非常清楚,在晶之堡除了他和雅克絲主母是真心喜歡納吉妮,其他人大多對她恨之入骨,整天圍在她身邊的那些女騎兵隊長不過是想謀求更高的職位。

  凱曼右手放在左胸,回了一禮“我的話說完了,我該回去照顧西塞羅了?!?

  看到凱曼漸漸離去,格林哈特笑著搖搖頭,接著大喊了一聲:“凱曼騎士?!眲P曼離開的時候走的極其緩慢,聽到格林哈特的聲音馬上轉身跑了回去,一臉的興奮和期待。

  “是這樣,西塞羅的身上潛伏著大量的魔法光波和一些未知的力量?!备窳止卣f的很慢,似乎在斟酌著用詞“潛伏的力量如此巨大,就連我都從來沒有見過,我沒有見過魔導士,也許只有魔導士身上才會有如此讓人驚恐的魔法力量?!?

  凱曼臉上的笑容慢慢散去,他第一次從格林哈特的嘴里聽到了‘驚恐’兩個字,格林哈特深愛著納吉妮,如果西塞羅真有這樣的潛力,他不會救護西塞羅,誰都知道西塞羅早已經與納吉妮公開為敵了。格林哈特在晶之堡能夠擁有至高的地位就是因為他的高深的魔法能力,如果西塞羅遠遠超過了他……凱曼盡量保持著鎮靜,不敢再想這些事情。

  “還有一點我非常不解?!备窳止厍弥掳偷氖种腹澴嗉涌臁拔腋械轿魅_和他魔寵身上的魔法波動非常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見過?!比绻牢魅_身上的魔法光波和魔寵蠻蠻都來自‘女神下的蛋’他肯定不會說出下面話――“說實話我沒有辦法幫助他,因為魔法潛能蘊含在他的體內,現在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怎么救?”凱曼不由喊一聲,看到格林哈特驚訝的表情,他意識到自己失態了,馬上用微笑表示了歉意。

  “冥想!只有冥想才能救他的命,或者暫時緩解他的痛苦,但是他身上潛伏的魔法能量實在太強大了,究竟需要冥想多長時間我說不清楚,也許他一輩子都要靠冥想來緩解痛苦?!?

  凱曼經常和格林哈特打交道多少了解一下關于冥想的細節,他苦笑了一下“他是一個野蠻人,冥想只有魔法師才能……”

  “不!”格林哈特打斷了他的話“你小看了你的朋友,你還記得當初我們遇到他的時候,他竟然召喚出一只四眼邪神,前不久他還從我這里借走了一本魔法書,哦,應該說搶?!?

  “謝謝你!女神會永遠保佑你!”凱曼臉上終于露出了微笑,為了打消格林哈特的疑慮,他說:“我會勸說西塞羅,他以后不會再惹納吉妮小姐生氣?!?

  格林哈特哈哈大笑“快去吧,尊敬的騎士!他不會改變,這是我對你那句話的報答?!?

  凱曼接連施禮,飛快說了一句“納吉妮小姐確實是個好姑娘,我祝福你們!”轉身朝自己二層石樓跑去,他默默祈禱著,希望西塞羅還能有冥想的力氣。

  格林哈特看著凱曼的背影目光漸漸呆滯,他苦笑著喃喃自語:“是啊,她是一個好姑娘?!?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