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十七章 蝴蝶小妖釀造的美酒

  “咄,咄,咄!”木門被輕輕敲響,凱曼擦了擦鬢角的汗,朝門口走去。平時他這里很少有人光顧,敲門聲又是那么文雅,很可能是雅克絲主母的侍女,凱曼心想“也許雅克絲主母知道了什么?!庇谑撬畔铝耸种械碾p刃劍,鋒利的劍刃會嚇壞柔弱的女孩。

  凱曼簡單整理鎧甲以后,朝門口走去,拉開的門的時候他稍稍朝后退了一步,這樣方便他行禮,尊敬女性是騎士必須具有的品質,雖然在晶之堡的女人眼里,男人都是卑賤的。

  “啊哈!”聽到粗魯聲音的時候,凱曼心里猛然一驚,可是已經晚了,站在門外的西塞羅拋出的空酒瓶砸在他胸口的盔甲上,不穩定的魔法光波從破碎的酒瓶四溢而出,凱曼覺得一陣眩暈,仰面摔了下去。

  “嗨,親愛的盟友,你還好嗎?”西塞羅肩膀上扛著裝滿美酒的袋子,伸手拎起凱曼走了房間,重重摔上了房門。

  “你這個卑鄙野蠻人,你又一次偷襲了我!”凱曼渾身軟綿綿的,今天他兩次被麻痹魔法擊中,而且都是由西塞羅造成的。西塞羅在儲藏室的酒窖里抱著魔法書研究了幾個小時,始終無法把麻痹魔法加諸到其他物體上,無奈之下,他把不穩定的魔法光波放進了酒瓶里。這樣一來,酒瓶被砸碎的時候,魔法光波自然就會生效。

  “別這么激動,我的盟友,我只是怕你做出不理智的事情?!蔽魅_把凱曼丟到床上,從魚鱗袋子里掏出一瓶產自奇跡半島的史哥龍酒,在桌角磕碎了瓶頸,仰頭朝自己的嘴里猛灌了幾口“太棒了!你知道,這種酒就算是有再多的金幣也買不到?!笔犯琮埦朴幸粋€美麗的傳說,當年奇跡半島有一只美貌的蝴蝶小妖一心想要嫁給強大的金龍‘寂滅’,他的嗜酒好色聞名遐爾,為了能讓他來到自己的身邊,蝴蝶小妖不惜偷取了蝴蝶部落珍貴的‘醉龍香’,釀造了史哥龍酒,果然寂滅被香飄萬里的酒香所吸引,趕到了奇跡半島,最終成就了一段被人廣為傳頌的愛情故事。史哥龍酒后勁十足,寂滅當年只喝了兩杯就醉的不省人事,聰明的蝴蝶小妖趁機奉獻了自己的初夜。

  濃郁的酒香在房間里彌漫開來,凱曼也忍不住咽著大口的口水,已經是滿臉通紅的西塞羅板過他臉,捏開了他的嘴巴,澆花似的,一陣猛灌“怎么樣,我的盟友,你肯定沒有喝過這么美妙的酒?!?

  凱曼被嗆的劇烈咳了幾聲,喘著粗氣說:“沒錯,果然名不虛傳!不過你別忘了,今天接連兩次偷襲了騎士,這是對我最大的侮辱!”他扭了一下身子,估算著魔法大概會在什么時候失效。

  西塞羅似乎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他緊盯著躺在床上的凱曼,似乎凱曼會像餓狼一樣朝他撲過去?!昂冒?,野蠻人做錯了事,向你道歉!不過我只是偷襲你了一次,這次我是要請你喝酒!”說著,西塞羅又捏開凱曼的嘴巴灌了一股濃香的史哥龍。

  凱曼有些啞然,他原來以為西塞羅會像習慣撒謊的狼人一樣抵賴,他把灑在嘴唇上的酒用舌頭舔的精光,臉上漸漸冒出了紅光“道歉……道歉并不能彌補你的過失!”

  “那你想怎么樣?想砍掉我腦袋掛在馬頭上?至高的女神啊,寬容是一名真正的騎士所必須的品質!”他揚脖把最后的少半瓶酒倒進了嘴里。

  酒勁上頭的凱曼扯著嗓子大喊:“嗯,你說的有道理,我可以放過你,不過……等等!給我剩一口!……好吧,希望你的袋子里還能再找出來一瓶,我已經很久沒喝的這么痛快了!”他是一名嚴格要求自己的騎士,騎士戒律里明確規定,做為一名騎士每天的飲酒量不能超過兩杯,不過哪個身強力壯的男人不喜歡豪飲,就像狗熊一天吃不到蜂蜜,就會覺得自己的毛都要掉光了。

  “讓我看看,吝嗇的雅克絲主母似乎沒有那么多好酒?!蔽魅_歪著身子拉起魚鱗袋子,結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霸道的史哥龍酒讓西塞羅的行動變得笨拙,接連弄碎了幾瓶酒。

  “你這個笨蛋,解除我的魔法,我來找!”凱曼也有些醉了,若在平時,優雅的騎士絕對不會說出笨蛋兩個字。

  西塞羅找了一會,嘆了一口氣說:“我不是笨蛋,你這個雜種!確實沒有史哥龍了,不過咱們可以喝點其他的酒,我覺得有些口渴?!彼贸隽硗庖黄烤?,磕碎瓶頸后朝凱曼的嘴里倒了一氣,他的手不停顫抖,紅色酒液倒的凱曼滿臉都是。

  “你這個笨蛋,解除我的魔法,我發誓不會攻擊你!”凱曼吧嗒吧嗒嘴,臉露怒色“為什么這么難喝,難道是泔水嗎?”

  “別生氣,我的兄弟,事實上我不會解困魔法?!蔽魅_搬了把椅子坐在床邊,脫掉了自己的靴子,把腳搭在床上,距離凱曼的鼻子不過幾厘米,凱曼被一陣惡臭差點熏的暈過去。西塞羅看了一會酒瓶的標識說:“這也是蝴蝶小妖釀造的,不過你應該明白,她們只有在發春的時候才會釀造出好酒?!?

  “不對,你說的不對,她們在生育季節才能釀造出好酒,就像那只勾引金龍寂滅的小妖精?!眲P曼大聲分辨著,在騎士頭腦中,生育季節和發春是兩回事,可是在野蠻人看來沒有什么兩樣。

  西塞羅用力搖著腦袋,他用力拍著凱曼的肩膀說:“你知道為什么我們兩個會住在一個房間嗎?”

  “因為你是野蠻人,納吉妮不愿意讓你再傷害其他人?!眲P曼仔細辨別著空氣中的味道,似乎在尋找史哥龍的氣息。

  “騎士都他媽是蠢貨!”西塞羅大喊了一聲,揪著凱曼的耳朵說:“用你豬腦子想一想!納吉妮是想要讓你殺死我,或者讓我殺死你!”

  “為什么?”凱曼被嚇了一跳,似乎清醒了一些。

  “沒有比騎士更愚蠢的家伙了!我跟你說過,我是不聽話的野蠻人,而你是憤怒的凱曼,在晶之堡,無論是誰不聽從女人的命令都只有死路一條!”西塞羅用力抓著自己的喉嚨“我好像很久沒有喝水了,嗓子在冒煙?!?

  凱曼這會才明白納吉妮的用心,在晶之堡并不缺少居住的房間,他們是湛藍徽章的持有者,理應每人有一套房間,但是納吉妮把他們安排在一起,不過是想讓他們成為非正常死亡規則的犧牲品。納吉妮是斯諾家族未來的繼承人,是未來的女王,她不會容忍有不聽話的屬下存在,尤其這樣的屬下還擁有強大的實力。

  “我覺得,我們應該成為長期的盟友?!眲P曼思索了一會,冷不防冒出來一句。

  “你終于開竅了,記住你說的話,我們是長期的盟友?!蔽魅_含含糊糊的說著,身子一晃從椅子上掉了下去,凱曼哈哈大笑,以為西塞羅喝醉了,不過很快他就發現有些不對勁。西塞羅不停在地上翻滾,大聲喊著口渴,一會用力抓著喉嚨,一會使勁錘著自己的肚子。

  “喂,你不是在耍酒瘋吧?”凱曼擔心的問了一句,西塞羅似乎已經聽不到他說話了,撞翻了椅子,手指把脖子抓出一道道血痕。

  “希望你不是感染了瘟疫!”凱曼從床上跳了起來,好像從來沒有被麻痹魔法擊中過。到底是麻痹魔法時效已過,還是凱曼故意裝出來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敖苹囊靶U人,別再跟我演戲了,我已經答應和你結成盟友了!”凱曼大聲說著,西塞羅痛苦的緊閉雙眼,在地上來回翻滾。

  “好吧,我的劍會讓你清醒的!”凱曼對面前的野蠻人實在放心不下,以為他借著醉酒又要搞什么花樣,他一把拽過雙刃劍,做出下砍的姿態。

  “砰!嘩啦啦!”一連串的巨響終于讓西塞羅清醒了一點,他痛苦的起頭,看到他的魔寵蠻蠻滿臉怒氣的站在他的身邊,手里拿著兩只巨大的骨錘,藍色的尾鰭支撐著身體,像彈簧一樣在地上來回跳動。幾個小時不見,蠻蠻不知從哪里弄來了兩只碩大無比的骨錘,錘柄是一根細長的野獸頸椎,錘頭由三個巨大的野獸頭骨組成,組成骨錘的骨頭白森森泛著幽幽的魔法光波。

  從未嘗過敗績的騎士凱曼蜷著身體,在墻角痛苦的蠕動著。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