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苛罰

  八千多名原黃金兵團成員成為獸人的奴隸后,群居在森林中的木屋中,每天在獸人武士的監視下進行著重體力勞動,剛剛進入巴士底時這些人還算老實,白天埋頭干活,晚上聚在一起打呼嚕,過了幾天就有人大發牢騷,有些家伙甚至在吃飽后公然頂撞獸人武士,于是三名蓄意挑釁的劍士被金錢豹武士當場用鐵鏈枷當場砸成了肉餅。

  鮮血警告起到的作用維持的時間并不長,幾天后十幾名盜賊帶著私藏的糧食準備悄悄離開巴士底,結果被加諸了蔓延魔法的鐵荊棘纏住了身體,尸體被發現的時候血已經流干了。

  更嚴重的事情隨后發生,一天傍晚,山谷里的警鐘長鳴,巡邏的武士氣喘吁吁地沖進了酒吧,告訴西塞羅,金庫被搶了!

  西塞羅帶著大群武士趕到金庫的時候,羊頭人站在金庫的門前,手握著鑄鐵的羊頭棍正在破口大罵,他的額頭被鈍器砸了一個窟窿,鮮血將半個身子都染紅了。

  “老羊,發生了事?”西塞羅面色凝重,金庫主管銳森緊跟在他的身后,金庫被搶的時候,他們正坐在火爐旁,品嘗著蕾塔剛剛釀造出來的史哥龍酒。巴士底有三個儲藏庫房,糧食和武器裝備分別由黑貓夫人和狄賽爾負責,庫房旁邊每天都有幾十名獸人武士守衛,金庫卻只有幾名駱駝武士守衛,因為西塞羅大部分的金幣都藏在湛藍徽章里,金庫里的少量金幣屬于銳森以及幾個部落首領,是共有財產。

  羊頭人怒氣沖沖地咆哮著“他們以為我老了,哈,別忘了我年輕的時候曾是公羊衛士!”他的單鏡片眼鏡落在一邊,已經被皮靴踩的粉碎,腳下躺著幾個身負重傷的黃金兵團成員,羊頭棍砸斷了他們的脊梁,已經斷氣了。

  西塞羅朝敞開大門的庫房瞥了一眼,庫房大鎖被砸碎,幾名奄奄一息的駱駝武士躺在地上,里面的幾只木箱被砸爛,金幣散了一地。羊頭人和駱駝武士根本無法抵擋大群的黃金兵團成員,還是被搶走了一些金幣。

  “大人,他們朝山谷外逃走了!”手持車輪戰斧的犀牛武士從遠處跑過來,斧刃上沾滿了血跡,他和幾名獸人武士沿路攔殺了十幾名黃金兵團成員,剩下的人逃進了夜色之中。

  “雜種!”西塞羅狠狠吐了一口唾沫,隨即召喚出水蛭王后,帶著幾十名地精騎士轟隆隆地沖了過去,其他人緊跟在后面。

  “在那邊!”一名幻影射手指著遠處的草叢大喊,大部分獸人武士的眼睛都可以看清黑暗中的一切,西塞羅只好釋放出一個火球,托舉在手中給自己照明。

  遠處的凌亂的草叢到處是腳印,西塞羅沖過去的時候發現枯木衛士已經擒獲了搶劫金庫,企圖逃跑的奴隸。

  逃跑的奴隸共有六十多人,他們避開蔓延魔法陣后被枯木衛士團團包圍??雌饋砣缤緲栋愕目菽疚涫啃纬闪艘幻婢薮蟮木G色墻壁,無數強韌的藤蔓緊緊纏繞在奴隸們的身上,吊在半空中。

  “這是最適合他們的死刑!”暗黑公爵看到奴隸們被漸漸緊束的藤蔓勒的幾乎窒息,于是命令地精騎士原地待命,黑色獨角獸驟然停下時掀起了一陣嗆人的煙塵。

  “不,這不是最理想的死刑?!蔽魅_轉身對德魯伊說:“讓枯木衛士松開這些雜種?!?

  “遵命?!钡卖斠翐]動三葉草,銀色的魔法光波迅速降臨在眾多枯木衛士形成的綠墻上,無數的藤蔓緩緩收進枯木中,曠野中又一次恢復了平靜,只有一排排灰色的木樁和癱軟在地的奴隸。

  天剛蒙蒙亮,八萬多名人類奴隸就被驅趕到了巴士底山谷的外面,他們被準許坐在地面,五十名地精騎士和眾多武士組成的狄賽爾攻擊方陣切斷了他們的退路,獸人武士手中的沉重兵刃似乎隨時都會展開一場血腥的屠殺。

  西塞羅和狄賽爾,薩堤羅斯坐在建設中,兩米多高的城墻上,他們的屁股下面放著舒服的椅子,手中捏著裝滿美酒的杯子,蠻蠻將巨大的骨錘插進地面,如同造型古樸的涼傘。準備妥當后,天空之羽的獅鷲們用利爪抓著企圖逃跑的奴隸們高高飛起,接著丟在了距離巴士底幾千米的荒野中。

  奴隸們被剝的精光,除了黑黝黝的毛發,身上沒有攜帶任何東西,他們從地上爬起來,茫然地張望著,這時西亞克帝國和藍蝎騎士的軍營都走出了大批的人類勇士,觀賞馬戲似地看著他們。

  “西塞羅大人,您……”奴隸首領尤里卡擔憂地站起身,想要解釋什么,一名幻影射手箭一般朝他沖了過去,尤里卡只覺得眼前全是綠色的幻影,接著就被一個重力肘擊打倒在地,片刻后幻影射手回到了西塞羅身旁,警告著所有的人類奴隸“閉上嘴,睜大眼睛,這是西塞羅大人第一次警告你們,也是最后一次!”

  沒有人敢再出聲,就連屁股也敢挪動,誰都明白這次西塞羅大人這會正被怒火燃燒著,野蠻軍團隨時都可能把他們重新推進代表死亡的寂寞荒野。

  晨曦升起,日上三桿,夕陽偏西,一整天就這樣過去了,西塞羅和兩位朋友品酒聊天,非常愜意,而被剝光了衣服,丟盡寂寞荒野的奴隸們就沒有那么幸運了,他們圍坐在草地上使勁咽著口水,沒有靴子他們無法前進,寂寞荒野中的石子像是烈火上的鐵板,踩下去就會被燙傷。肆虐的烈日炙烤著他們的身體,皮膚已經被曬得殷紅,輕輕一碰都會觸發鉆心的疼痛。

  比起被丟進寂寞荒野的作亂者,端坐在巴士底入口處的八千多名奴隸相對舒服一些,雖然同樣頂著烈日,但是他們得到了足夠和糧食和清水,尤其讓人感到溫馨的是,送清水的竟然是森林小妖,她們的綠色草裙只有兩寸長。

  日落,黑色的夜幕降臨,看守奴隸的獸人武士換了一批,西塞羅坐在椅子上進入了冥想,奴隸們的狀態卻沒有改變,整整一天一夜,西塞羅沒有對奴隸們說過一個字,只有狄賽爾臨去休息的時候丟下了一句話“呆在原地,任何人不許亂動,如果有誰想方便就要吃掉自己的排泄物!”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