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七十二章 獸人的奴隸

  黃金兵團的訪客一共有四名,領頭的是一名下巴長滿絡腮胡子的中年騎士,肩后跟著一名劍士,兩名低級魔法師遠遠地跟在后面,遲疑的腳步碎得像雨后的梨花,因為帶他們進來的四名犀牛武士的影子總是在頭頂晃動,車輪戰斧的光環刺的睜不開眼睛。

  沒有坐騎的騎士,腰間只挎著劍鞘的劍士,他們身上的皮甲已經不見了,劍士從頭頂到脖子有一片絳紅色的初愈傷疤,就像貼著一塊凸凹不平的松樹皮,另外一名魔法師面部的皮膚慘不忍睹,只露出金魚般的眼睛。沒有武器和糧食,無法治愈的丑陋外貌,這也是所有剩余黃金兵團的共同特征,當他們從巴士底城墻的廢墟中潰敗時,暗黑之巢從他們身后掠過,強腐蝕的酸雨魔法帶走了近萬人的生命,幸免的人也變成了面無可憎的‘怪物’。

  四個人從獸人街緩緩經過時,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一些長期敞開的門窗緊緊關閉,大驚失色的母親連忙把好奇的孩子抱進懷里,扭過他們的頭,緊緊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踏,踏,踏?!彼膫€人的腳步拖沓而疲憊,在直射的陽光下顯得步履維艱,當他們走到黑貓酒吧門前,看到站立在酒吧兩側魁梧的武士,聽見響亮的聲音告訴他們“快,西塞羅大人可沒有那么好的耐性!”的時候,四個人幾乎同時跪倒在了酒吧門前,兩只手臂耷拉在地上,干裂的嘴唇快速張合,像是一條條瀕臨死亡的魚。

  “西塞羅大人,救命!”

  “救命!”

  “仁慈的西塞羅大人,懇請你原諒我們的貪婪,收留我們吧!”

  西塞羅坐在酒吧的角落,站起身朝外面瞥了一眼,隨即又舒舒服服地坐在了木樁椅上,脫下了靴子“西塞羅大人是仁慈的,但是對敵人卻從不手軟!武士,拖出去,把他們掛在城墻的廢墟上,曬成肉干!”

  “嘩啦啦!”一陣急促的鎧甲撞擊聲,八名斑馬武士分別架起了四個人,鋒利的投槍狠狠地頂在了他們的后頸。

  “不!西塞羅大人,你不能這樣,我是來投降的!”領頭的騎士拼命掙扎著,腳跟在地上劃出了兩道灰痕。

  “投降?好吧,武士,放下他們?!蔽魅_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狄賽爾和薩堤羅斯都坐在他的身邊,一邊品嘗著梭羅蜜啤酒,一邊忍受著濃烈的臭腳氣味。

  “大人,請饒恕我們吧,你有一顆仁慈的心,絕不會眼睜睜看著我們餓死在寂寞荒野?!睗M臉絡腮胡子的騎士跪在地上,試探著向前爬,結果被斑馬武士的投槍狠狠地抽在脊梁上,趴在了地上。

  西塞羅看了看圍攏在他身邊的人,沉吟片刻說:“好吧,給我一個理由?!?

  一個趴在門外冰冷的地上,一個翹著腳坐在椅子上,誰也看不見誰,唯有聲音穿過偌大的空間,反復傳遞著。

  似乎在漆黑的黎明看到了一絲曙光,騎士立即單膝跪地,就像真正的騎士在向自己的君主表示忠誠“我們是戰士,可以去戰斗,我是男人,有的是力氣,可以不分晝夜的勞動!……只要收留我們,無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我為什么要相信你?”西塞羅摸著嘴唇上八撇胡,他身邊的人目光中充斥著濃重的殺氣,雖然黃金兵團沒有給巴士底造成實質上的傷害,但是他們豺狼般的貪婪性格讓獸人們深為不齒。

  “我們沒有武器,況且在強壯的獸人武士面前我們根本不堪一擊?!彬T士大聲爭取著最后的機會,臉上落有巨大傷疤的劍士和兩名魔法學徒也開始大聲哀求,這和平時嗜殺成性,桀驁暴躁的黃金兵團簡直判若兩人。

  沉思片刻,西塞羅站起身,邁著大步走到了門前,掐著腰俯視著求降的騎士說:“你們還有多少人?”

  “八千六百人,騎士二百三十名,低級魔法師和魔法學徒有四十六人,其他都是劍士和盜賊?!彬T士唯唯諾諾地弓著腰,似乎不敢直視西塞羅的眼睛。

  “好吧,我接受你們的投降?!蔽魅_開口的瞬間,騎士從地上跳起來,抱著他的靴子使勁親吻著“感謝西塞羅大人,贊美您,一千次,一萬次地贊美您!”

  “告訴我的名字?!?

  “尊敬的大人,我叫尤卡里?!?

  “明天清晨我會讓你們進入山谷,尤卡里,你擔任他們的指揮官,有任何一個人犯錯,我都會砍掉你的腦袋,明白嗎?”

  “贊美您,一千次,一萬次地贊美您!”

  西塞羅轉身走進了酒吧,聲音在酒吧的穹頂徐徐回蕩“你們將居住在森林邊緣,不許接近獸人街,不許接近女人,老人和孩子,不許私藏武器和糧食,把你們口袋里的金幣都掏出來!”

  “贊美您啊,西塞羅大人!……”泛濫的贊美聲中,尤卡里和他的同伴被拖著離開了獸人街。

  尤卡里離開后,酒吧熱鬧的場面馬上冷了下來,薩堤羅斯率先走到西塞羅的面前,沉聲質問“西塞羅大人,你不是說獸人不適合與人類戰士居住在一起嗎?為什么你拒絕了納旗友邦的盛情,卻又把這些骯臟的家伙請了進來?”

  西塞羅悠然地坐在椅子上,頭也不抬地喝著酒“他們不是戰士,是奴隸,是獸人的奴隸!”

  薩堤羅斯愣在當場,斑馬王子奧尼克斯馬上走上前,盯著西塞羅咆哮“大人,我希望是酒精麻醉你的睿智的頭腦,想想吧,黃金兵團殘殺了斑馬女武士,與我們仇深似海!”

  “殺害女武士的是阿諾爾,他這會應該回元素城般救兵了?!蔽魅_依然不緊不慢地品著酒。

  駝背的部落老首領挪著腳步,站在了奧尼克斯身邊“無論你的想法如何,你都應該和大家商量一下。民主!你看上去就像獨裁的暴君!”

  “民主?”維護西塞羅的人紛紛站起身,狄賽爾拎起老首領的脖子放在了一邊“事實上,真理永遠掌握在極少數人的手里,一個睿智的統帥比一萬名只懂得用盾牌和長矛的勇士要強大的多!從西塞羅大人來到巴士底第一天開始,他做的每件事情你們這群老家伙都在反對,事實卻證明他才是正確的,如果沒有他,你還能志高氣昂地在這里質問他嗎?你的骨頭恐怕已經被野狗吞進肚子里,大便早就排在了寂寞荒野的石頭上?!?

  薩堤羅斯聳了聳肩膀,他可不想卷進這場爭論,在巴士底他永遠都是客人。對狄賽爾的話他深有同感,在納旗王國所有的勇士只聽從大光明王歌煌一個人的號令,他們攻無不克,國力強盛,而組建了法師團的光明神廟,無論大小事情都會跳出來幾十個人商議,常常會把簡單的事情弄的無比復雜和尷尬。

  “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卑岛诠魪暮诎到Y界里伸出手,抓了一只裝滿啤酒的杯子“巴士底想要壯大必須接納更多的武士和勞動者,巴士底不可能完全依靠獸人,人類每天都在獵捕獸人,現在輪到他們做奴隸了?!?

  “親愛的朋友們,吃飯的時間到了?!蔽魅_走向已經擺滿食物的餐桌“去達拉斯城邦拖后兩天,先處理這些貪婪的雜種!”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