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六十章 爆裂青瞳

  一道寬達六米的巨大裂縫由下至上,將巍峨的巴士底城墻劈為兩半,時間驟然凝滯,巨石和黃銅澆鑄的城墻似乎被無形的利刃懶腰斬斷,在哀鳴聲中轟然倒塌。

  沖天而起的灰塵和黑煙在天地間迅速彌漫,掩蓋了溫馨的晨曦,碧藍的天空,草尖上的晶瑩的露珠和半獸人目光中流露出的憤怒和悲憫。寂寞荒野的夜晚已經離去,比夜晚更加令人心悸的灰黑色的世界卻剛剛露出了猙獰的面孔。筑建巴士底城墻的龐石不可抑制地滾落進裂縫制造的無底的黑色深淵,兩側的高大箭樓失去了依托,緩緩倒塌,精良的弩車滾進亂石中,眨眼間被絞成了碎木屑,失去了重心支持的巨大石塊互相撞擊產生更加恐怖的力量,無數的石塊飛向天空,碎成拳頭大的石子,黃銅支柱在捍力中被扭曲,揉斷,掛在城墻上銅質的徽章迸飛出去,之后被從空中落下的石雨砸進地面,銷聲匿跡。

  高聳入云的巴士底城墻在幾分鐘的時間內蕩為平地,切割均勻的巨石和金光燦燦的黃銅裝飾全部變成了齏粉,只留下漂浮在塵埃中的沙礫場。半獸人心中阻隔人類的屏障和心理的優勢在轉瞬間化為烏有,山谷內繁華的獸人街和錯落有秩的獸人部落一覽無遺,那里居住了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老人,孩子和女人。

  “噢!……”西塞羅停下了腳步,痛苦地閉上了眼睛,返回巴士底的半獸人武士紛紛跪倒在地,雙手掩面,渾濁的淚水從指縫中流出,在巴士底山谷里面,孩子和女人們的痛哭聲似乎被城墻倒塌的聲音更加響亮,也更加令人心痛。

  半獸人在痛哭,在為即將失去的家園而呼號,而在遠處有四個人望著被煙塵環繞的巴士底,臉上露出了奸詐的微笑,陶德大公和元素之子阿諾爾并肩而立,他們的身后整齊站立著威武的狂沙兵團和海馬軍團,李威斯和魔導士相視不語,冷峻的藍蝎騎士們環繞在他們身旁。做為西亞克帝國和達拉斯城邦的顯貴,他們似乎看到了霍肯大陸歷史上針對半獸人展開的最大一次的戰役已經離開了勝利的序幕,除了獲得大量半獸人奴隸,礦產以外,他們的名字將會成為所有貴族晚宴上首先被提及的一個。

  “雜種!……”六只紅毛巨獸的腳步聲讓西塞羅從悲憤中清醒過來,他在半獸人武士之間來回奔跑,用靴子使勁踢著他們的屁股,試圖用疼痛讓武士們再次振奮起來“回城!野蠻軍團準備防御!”巴士底不僅是他經營許久,付諸了大量心血的家園,更是半獸人的安樂窩,此時山谷里的半獸人都以為在西塞羅的統領下巴士底將變成獸人的避風港,可以永遠繁衍生息的安樂窩,但是在希望剛剛探出觸角的時候,噩夢卻開始了!

  “西塞羅大人,我們不能硬拼!”狄賽爾大聲指揮著野蠻軍團返回巴士底,同時提醒西塞羅不能用野蠻軍團寥寥的兩千人和比巴士底城墻還要高出許多的紅毛巨獸,以及超過兩萬人的黃金兵團硬磕,何況他們的身后還有更加強大的藍蝎騎士和西亞克勁敵。

  西塞羅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剛剛擴建的野蠻軍團不光是他的唯一的軍團,更為巴士底僅有的抗擊外敵力量?!耙靶U軍團進駐徽章!快!雜種,擦干你們的眼淚!”西塞羅從頸袋中掏出湛藍徽章,快速運用精神控制力在城墻的廢墟后釋放出湛藍城堡。

  巴士底的城墻原本建立在山谷的入口,隨環境變化大小的湛藍徽章落時正好卡在入口中,起到了同樣的作用。湛藍城堡落下時,湛藍色的魔法光波從城堡四周激蕩而出,將夾雜著沙粒的煙塵硬生生推出了十幾里,隨著城堡上雪花大旗釋放出的強大魔法光波遙指蒼穹,令人心暖的湛藍色,溫馨的晨曦和天空的碧藍交織在一起,仿佛一個鮮艷的桃源幻境映入了人們的眼簾。

  刻滿詭異魔法符號的城門緩緩開啟,兩名手握騎士重槍的湛藍騎士深深施禮,獨眼巨人,獒人武士,犀牛武士和其他半獸人武士以此走進了湛藍城堡,只有斑馬王子奧尼克斯帶著一群斑馬武士,用倔強的目光看著遠方。

  巴士底恢復了靜謐,半獸人又一次提起了信心,腮邊的淚水消失了。

  “魔法師準備!”身體高俊的陶德面色沉重,按照他和達拉斯城邦的協議,李威斯和魔導士只負責攻破厚重的城墻,同時派出紅毛巨獸,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給他,而最近經常出現在山谷里的湛藍色魔法光波是他心頭的隱患,現在六只紅毛巨獸和兩萬多名黃金兵團的成員即將用事實證明,湛藍色魔法光波的真正實力。

  在誕生了無數奇異物種的奇跡半島有一種性格多變的野獸—紅毛豺,它體高不足一米,但是爪尖牙利,戰斗時身體可以釋放低階火系魔法,不僅獅豹這樣的猛獸都會敬而遠之,就連猛犸巨象遇到成群的紅毛豺都會遠遠避開。紅毛巨獸有‘龍之傀儡’之稱,據說龍族的某個神秘人物將一窩正在吃奶的紅毛豺帶回了龍域,用魔法和各種奇獸血肉喂養,結果培育出體型和戰斗力均超過紅毛豺萬倍的紅毛巨獸。

  “咚,咚咚!”六只紅毛巨獸將兩萬多名被加諸了狂躁魔法的黃金兵團成員遠遠拋在身后,噩夢般的巨眼閃爍著貪婪的目光,它們的舌頭懸在半空中,黏稠的口水在身后留下了一條長長的水線,濕漉漉的赤色長毛拖在地面,和沙石塵土混合為一,鋒利的牙齒在晨曦中閃著白光,半透明的爪子每走一步都會將地面踩塌近半米。

  “回到城堡里,無知的雜種!”西塞羅跳下水蛭王后的脊梁,驅趕著企圖圍攻紅毛巨獸的水蛭家族,雖然身體比牦牛還要強壯,但是和真正的巨獸比起來,它們還不如一群力量微小的黑螞蟻。

  “好吧,讓湛藍騎士對付這群大家伙!”西塞羅帶著蠻蠻著格魯朝湛藍城堡跑去,朝著站在城門的暗黑公爵看了一眼,暗黑公爵正在為是否釋放暗黑之巢而猶豫,他現在可不想讓無法控制暗黑之巢跑出來添亂,至高神恐怕都無法洞察暗黑之巢出現后會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也許根本不去理會什么紅毛巨獸,而是扭頭把巴士底變成一片焦土。

  兩匹湛藍戰馬焦躁地用前蹄刨著地面,下頜微微抬起,高聲嘶鳴,端坐在戰馬上,彬彬有禮的兩名湛藍騎士徐徐抬起了腦袋,朝著紅毛巨獸來的方向傾聽片刻便放下了護耳頭盔,火,水,電三系魔法劇烈地在重槍前端凝聚,爆裂,似乎準備在紅毛巨獸靠近的瞬間傾力擊出。

  就在湛藍騎士準備就緒,西塞羅和許多人都期待著湛藍城堡爆發出強大能量的時候,身穿青色短衣,懷里抱著大鐵球的格魯忽然怒吼一聲,身體暴漲了幾千倍,驟然間變成了頭頂云層的巨人,如同金屬摩擦般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轉不落“安下心來吧,我的主人!格魯會為你解除煩惱!”

  寂寞荒野似乎從未如此喧鬧,也從未如此安靜。六只紅毛巨獸拖沓著腳步,龐重的身體攜帶著風沙,呼嘯著朝巴士底撲來,它們的后面跟隨著數以萬計的人類勇士,漫天的塵土中充斥了歇斯底里的喊殺聲,咒罵聲,那些習慣了冷清生活的無名小獸瑟瑟地躲土穴中,在它們的記憶中,就連梅雨季節的雨水也沒有這般的密集。

  在巴士底山谷的入口,兩千多名野蠻軍團的成員躲在湛藍城堡里,瞪大了眼睛盯著身高已經達到十幾丈的格魯,或者說帶著敬畏的目光仰視著他,他的魁梧和身體閃露出的強大魔法控制力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形影不離的西塞羅和蠻蠻更是驚訝得合不上嘴巴。

  碧藍色的天空忽然垂下一柱青色的魔法光柱,將格魯籠罩其中,他的骨骼發出清脆的響聲,肌肉如海潮般隆起,血管爆勃,離他不遠的西塞羅甚至可以聽到血液在他的身體里噴涌激流?;\罩在格魯身上的青色魔法光芒不同于德魯伊釋放出的淡綠色,柔和的自然魔法,它更加霸道,仿佛一把鋒利的藏青色刮刀將地面足足削薄了三尺,格魯的身體在青色的魔法光芒中涌出了無數的巨大甲片,粗大的綠色光束在甲片之間快速游走,將它們串成一體,將格魯身體的每一部分都保護妥當,就連腋窩和下頜也不例外。

  憤怒!

  西塞羅幾次用精神控制力和格魯交流,但是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憤怒。

  為了即將被涂炭的萬名半獸人,還是格魯曾與紅毛巨獸有著不可緩解的仇恨?西塞羅無法解釋,他只是盯著格魯的不停長高的身體,大聲驚嘆“噢,十二丈……不,現在肯定有十六丈……至高神啊,他現在恐怕超過二十丈了……”

  “轟!”從蒼穹垂下的青色光柱逐漸消失,格魯的身體迸發出巨大的聲響,包裹在身上的幾乎透明的甲片猛然射向八方,隨即收攏,如蓮花般聚攏在四周。

  “至高神啊,請賜予你的奴仆力量!”格魯悄聲祈禱著,無數的甲片在他身旁快速旋轉,形成了巨大的魔法漩渦,一層層的甲片由下至上翻涌著,仿佛一簇簇青色的蓮花瓣沉下去又涌出水面。

  半獸人沸騰了,巴士底沸騰了,武士們涌上湛藍城堡的環形瞭望塔,怒舉著武器,仰望天空大聲高呼:

  “格魯!”

  “格魯!格魯!”

  仿佛一支支溪水匯入大河,無數的呼聲合二為一時,吶喊聲震天動地,就連紅毛巨獸的呼嘯都遜色了許多,這時格魯已怒吼著朝紅毛巨獸沖了過去,同時將鎖鏈變成的鏈球拋向空中,烏黑透出金屬光澤的大鐵球在空中旋轉不停,和青色甲片形成的魔法漩渦融為一體。格魯朝前沖去時,數不清的青色甲片停滯片刻,隨即像巨翅般緊隨其后,重新將他包裹起來。

  “突突,突突突!”龐大的紅毛巨獸雖然身體比格魯小了大半截,但是動作卻極其敏捷,在將要靠近格時,六只紅毛巨獸高高躍起,將格魯團團包圍,進入戰斗狀態的同時,火系魔法密布全身,一縷縷的拖地赤毛如同火焰般朝四周噴張出去,無數的明亮火球在身體環繞在赤毛之間。

  赤色的長毛在火系魔法的作用下窮展噴張,紅毛巨獸的身體立即增大了數倍,恐怖的魔法控制力也直線飆升。

  “呼!”格魯手中的鏈球自動飛出去圍住了最近的一只紅毛巨獸,靈舞而攻,黑色的鐵球,綠色的長鏈變化出眼花繚亂的幻影。

  伺機。

  六只紅毛巨獸同時后退了很大一段距離,虎視著格魯,尋找著最佳戰機,格魯召回鏈球停滯不動,讓其在身體旁游動,他知道這些被強大龍族馴化出來的巨獸具有非常豐富的作戰經驗,他只要稍有破綻就可能陷入危境,也許之后輕輕挪動腳步的細小動作。

  “凝鏈!”格魯仰天長嘯,如靈蛇般舞蹈的鏈球忽然化成了無數綠色鏈節,飛花般噴涌起來,像是漂滿綠色枝葉的漩渦。漩渦旋轉片刻,朝著一只體型最大的紅毛巨獸席卷過去?!班粏?!~”紅毛巨獸幾乎連躲避都不來及,就被城磚般的綠色鏈節囚困起來,在其他人眼中,綠色的鏈節仿佛被瞬間轉移了似的,只是一眨眼就從格魯的頭頂落到了紅毛巨獸的身上。

  比起當初囚困魔導士,凝鏈魔法陣這會多少有些吃力,紅毛巨獸被囚困其中的時候,巨大的蠻力和魔法控制力四處沖擊著鏈節,幾次差一點就將鏈牢撞破。紅毛巨獸瘋狂地扭動著身軀,青色鏈節形成的圓桶形囚牢不時塌陷一塊,或者接連有十幾只鏈節被巨力扭碎……一大片鏈節迸飛出去,巨獸的爪子剛剛探出,大量的鏈節又在格魯身旁生成,迅雷般填補上去,更緊地束縛住了探出了獸爪……一塊塊青色鏈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勒進了紅毛巨獸的堅皮之中。

  短暫而驚心動魄的掙扎后十幾條水系魔法水柱憑空澆下,熄滅了巨獸身體攜帶的火系魔法,最后凝鏈魔法陣變成了一米高的圓桶,將巨獸殘留在外的赤色紅毛也盡數吸進了魔法陣。

  一米高的青色圓桶在地面來回翻滾,跳動,雖然紅毛巨獸已經成功囚困,但是一旦解除凝鏈魔法陣,紅毛巨獸就會更加兇猛地沖出來。

  遠處西亞克帝國和達拉斯城邦觀戰的兩派人馬幾乎同時發出了驚呼,已經將狂沙軍團和海馬軍團集結完畢的陶德大公氣急敗壞地朝著法師群大聲咆哮“誰能告訴我,巨人用的什么神器?”

  沒有人應聲,元素之子阿諾爾也無法回答,但是所有的都明白,具有半生物智慧,能夠輕易囚困紅毛巨獸的青色鎖鏈絕對是可以嘯傲霍肯大陸的頂級神器。

  一擊而中之后,格魯抬頭望天,巨大獨目凝視天空時,蒼穹垂下青色的,祥和而犀利的魔法光柱,仿佛一把光束長刃徐徐融入了巨目,格魯垂頭時,獨眼爆射出刺眼的青色魔法光柱,隨著額頭的扭動而移動,光柱經過的地方石塊被燒成一縷縷灰煙,草地變成了一片狼藉,空氣也似乎在燃燒,飛騰。

  挺立在天地之間的巨人格魯環視著開始緩緩后退的紅毛巨獸,仿佛至高的神靈降臨塵世,給在遼廣的寂寞荒野平添了許多圣潔和蕭瑟。

  “砰!”獨眼射出的光柱擊中了一只紅毛巨獸,將它龐大的身軀射向天空,在半空中翻上百個跟頭,最后重重地落到幾公里遠的地上,將螞蟻群涌過來的黃金兵團成員砸死了幾十人,將地面砸塌了一大片,碎石和煙塵隨即激蕩而起。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