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飆!

  “停!”西塞羅高舉包裹著枝蔓形閃電的魔法手杖大喝一聲,整個野蠻軍團如同高高躍起,落地后蓄勢等待出擊的猛獸,在眾多黃金兵團宿營的集中地邊緣緩緩停了下來。

  塵土飛揚,煙霧彌漫。

  猩紅,純白,濃綠,黑白相間的魔法光波交錯上升,仿佛一條巨大的舌頭高高揚起,貪婪地舔食著藍黑色的天幕。

  兩丈高的魔法戰車轟然停滯,近五十只體如牦牛的水蛭圍繞著西塞羅焦急地發出嘶鳴,地精騎士胯下的巨大黑色獨角獸暴躁不安地用包裹著長毛的蹄子刨著地面,在兵器鎧甲的急促撞擊聲中,獨眼巨人,犀牛武士,獒人武士停下了撼動大地的腳步?!扮I,鏘!”站在魔法戰車上的鐵甲劍士用長劍敲擊著圓形純鋼盾牌,足以震裂耳膜的金屬聲整齊劃一,殺氣騰騰。

  “咚!咚咚!”身后背著巨大石筐的獨眼巨人用黃銅大錘敲擊著厚達三寸的重型塔盾,犀牛武士和獒人武士手中的黃銅長矛互相撞擊在一起,金錢豹武士煩惱地用幾百斤的鏈枷不停在地面上制造著一個又一個大土坑。

  “呼!”一群雪白的獅鷲掠過眾人頭頂,制造了一個個龐大空氣渦流。

  寂寞荒野的夜空充斥著各色魔法光波和斗氣,空氣里飛速傳播著吶喊聲,咒罵聲,金屬轟鳴聲,這是野蠻軍團擴編后首次在霍肯大陸亮相,以極其彪悍的姿態展示真正屬于半獸人的強大武力。

  半獸人武士們的眼睛里跳躍著紅色的火焰,那是復仇前一排排即將撕裂敵人胸口的鋒牙利齒。

  這是黃金兵團最熱鬧的一天,在營地的正中點燃三層樓那么高的篝火,大大小小的黃金兵團都在朝篝火靠攏。女斑馬武士!能夠在巴士底成功俘獲半獸人無疑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當西塞羅率領的野蠻軍團抵達的時候,篝火旁圍攏近五千人,更多的人像是撲火的飛蛾遠源源不斷地靠攏過來。

  在篝火的旁邊,兩名赤身裸體的女武士被吊在兩根木柱上,粗大的麻繩染滿了黑紅的血跡,一名女武士因為不堪凌辱已經咬舌自盡,另外一名女武士暈厥過去,幾十名靠近的黃金兵團成員站在柱子上面,淫笑著大聲評論著她的乳房。

  率領二十名斑馬武士沖進黃金兵團營地的斑馬王子奧尼克斯已經躺在了地上,他和他的勇士用光了所有的投槍,最后因為脫力被俘獲。

  “我在考慮醫好她以后慢慢享用,還是讓她在快樂中死去!”站在柱子下面的年輕人用猥褻的目光盯著女武士的下體,手托著下巴,高聲和身邊的人談論著,他的聲音輕宛而飄渺,仿佛隨時都在和情人談笑。

  他大概二十四,五歲左右,臉色白皙微紅,英俊的面孔上長著一雙邪惡的灰眼珠,灰色寬大的袍子披在他稍顯夸張,似乎隨便找來的衣服,用來刻意掩飾著什么。他的身旁站著一個身材高瘦的中年人,灰色的長袍掛在異常寬大的肩膀上,一頂橢圓形的帽子徹底遮掩住所有的面部表情。

  灰袍年輕人的話立即引來了一陣哄笑,幾十名黃金兵團的成員剛剛跟著他沖進了巴士底山谷,這會正在不停地向四周的人炫耀。

  “小伙子,你還是小心點好,別讓她踢爛了你的家伙!”滿臉絡腮胡子的騎士拍著自己的長劍哈哈大笑,旁邊的一群流浪劍士也跟著哄笑起來,落魄騎士和流浪劍士通常是黃金兵團的主要成員,他們認識灰袍年輕人不久,因為酒后和他打賭才混進了巴士底,沒想到下巴沒有一根胡須的年輕人竟然具有非常高深的魔法造詣。

  看到很多黃金兵團的成員越聚越多,西塞羅釋放出擴音魔法,用滾雷般的聲音朝著篝火旁大喊“奧尼克斯,帶著你的戰士,回到戰車上!”奧尼克斯和二十名斑馬武士躺在營地的邊緣,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人圍觀,后來都跑到吊著女武士的柱子附近。

  看到奧尼克斯沒有反應,西塞羅大手一揮,十幾名包裹在黑暗結界里的地精騎士轟隆隆沖了過去,眨眼的功夫,看守奧尼克斯等人的衛兵全都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一股股的鮮血沿著胸口的窟窿洶涌噴射。

  發起攻擊,救起奧尼克斯和斑馬武士,回到野蠻軍團的陣前,地精騎士們動作快如閃電,如果不是黑色獨角獸用巨大的獸蹄擂動著地面,很多人還以為剛才不過是飄來一片烏云。

  “暗黑精靈!”人群中有人驚訝地喊出了聲,長劍出鞘的聲音迅速連成了一片,混跡在黃金軍團中的魔法學徒也開始準備防御魔法。

  喧鬧的場面立即安靜下來,朝篝火趕來的人也停下了腳步,停在原地,衡量著是否應該立即挖掘土洞,避開可能隨時降臨的死亡。

  “至高神??!獨眼巨人!”膽小的流浪劍士小聲嘀咕著,這時被沉迷于女武士胸脯的各個黃金兵團的成員才仔細打量起野蠻軍團:全部黃銅裝備的獨眼巨人,怒眼圓睜的犀牛武士和獒人武士,在蕩漾的三種不同顏色的巨大魔法戰車上,鐵甲劍士,斑馬武士,幻影射手個個威風凜凜……還有在陣前列成橫排的地精騎士,誰知道他們的手指這會是不是正在撫摸著可以讓千萬人瞬間消失無形的暗黑之巢……

  身高體壯的半獸人武士即便不用手中超過百斤的武器迎面擊下,隨便躺在他們任何一個人的身上,也能把他們砸成結結實實的肉餅。

  “你們害怕了?哈哈,是因為畏懼暗黑之巢嗎?”英俊的年輕人繞著篝火慢吞吞地走著,西塞羅這才發現他竟然是瘸子,或者說兩條腿長短不一,右腿足足比左腿長出了四分之一,走起路來就像一條跌宕起伏的河流。

  “可憐的色棍!”西塞羅輕輕吧噠著嘴,想起了那句話‘至高神賜福給你的時候,同時也會帶走一些東西?!?

  英俊的年輕人歪著頭看著西塞羅和殺氣沖天的野蠻軍團,陰郁的灰色眼珠向上翻著,他陰陽怪氣地說:“你們真的相信兩軍對壘之際,半獸人會使用暗黑之巢?哈哈,暗黑之巢六親不認,他們同樣懼怕死亡!黃金兵團的總人數超過了三萬,而他們還不到兩千,擁有幾十倍的優勢你們的手指仍然會發抖,孬種!噢,是他媽陽痿的孬種!”

  沉默片刻,人群中有人低喝了一聲“滾開,野蠻人!”

  “哈哈,我看到真正的勇士了!”英俊的年輕人一瘸一拐地煽動著眾人“你們難道忘記了來巴士底的目的?是金幣,是半獸美人!你們還在等什么?”

  黃金兵團大多數人都是十足的痞子和流氓,而且在這里飲酒是唯一打發時間的辦法,于是在酒精和挑逗性語言的促使下,人群開始騷動,漸漸朝野蠻軍團靠攏,甚至有人朝野蠻軍團射出了流箭,釋放出零星的低級魔法。

  “雜種!”西塞羅原本只想干掉沖入巴士底的黃金軍團,給其他人一些教訓,畢竟強大的半獸人發起攻擊的時候將有無數的生命喪生,沒想到英俊青年的幾句話竟然讓他和所有的黃金兵團變成了水火不容的兩派,在戰斗隨時可能開始的時候,他還是擴音魔法說了最后一句話“交出女武士,讓侵入巴士底的人在我面前自殺謝罪,我不會牽連無辜!懺悔吧,你們這群強盜!”

  “哈哈,野蠻人妥協了,他害怕我們!小伙子說的對,我們有三萬人,我們怕什么,沖??!”熟悉而衰老的聲音清楚地傳進了每個人的耳中,西塞羅幾乎立即分辨出這是魔導士老頭子的聲音,他竟然隱藏在黃金兵團之中!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