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蠻火燒天

  在自己的地盤被人悄無聲息地偷襲,這無疑于迎面打了西塞羅一個響亮的耳光,況且黃金軍團還搶走了女斑馬武士,要用最下流的方式侮辱巴士底山谷,侮辱半獸人。

  憤怒和羞恥點燃了半獸人頭領的怒火,他們高舉著兵器大聲發泄著,眼睛齊盯著西塞羅。

  “黃金兵團?這群狗屎膽子越來越大了!”

  “無恥!竟然對女人下手!大人,干掉他們!”

  “西塞羅大人?”

  “召集所有的勇士!”怒火萬丈的西塞羅抓起黑魔金手杖跳到桌子上,大聲咆哮“狄賽爾率領戰斗方陣,魔法師帶上魔法戰車到出事地點集結,駱駝武士和豬頭人負責山谷防御,其他人跟我走!”

  “嘩啦啦!”一陣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出鞘的長劍,沉甸甸的兵刃撞擊著頭盔,狄賽爾和各個部落的首領應了一聲,紛紛離開了酒吧,漆黑的夜里的立即想起了急促的號角聲。

  西塞羅看了一眼維德尼娜,她正擔憂地看著西塞羅,這是她到山谷以來遇到的第一次戰斗,兩個人都在不同的角度替對方擔心。他帶著德魯伊和暗黑公爵夫婦疾步朝外走,扭頭叮囑著黑貓夫人和已經拿出了短弩的蝴蝶小妖們“女人留下!蝴蝶小妖同樣是最出色的戰士!”

  “大人!”瘸腿獅鷲王一蹦一跳地跟在西塞羅身后,扯著嗓子喊“不要沖動,你不是說任何不理智的舉動都會引發火山爆發嗎?”

  “滾蛋,你這只傻鳥!”西塞羅斜身用肩頭撞飛了獅鷲王“就算是火山也不能騎在半獸人的脖子上拉屎!”此時巴士底的形式錯綜復雜,西亞克帝國和達拉斯城邦的人類軍隊已經超過了五萬,納旗王國派來的軍隊也在路上,但是西塞羅最擔心的卻是數量超過三萬人的黃金兵團,三個國家的軍隊對暗黑之巢深感畏懼,互相制衡,誰也不愿意首先發起攻擊。黃金兵團是一群為了金幣可以不惜任何代價的亡命之徒,最近的一段時間,經常會有小股的黃金兵團偷偷潛入山谷,給野蠻軍團的勇士造成傷亡,這次竟然搶了兩名女斑馬武士,如果再也不給他們一點教訓,黃金兵團遲早要成為巴士底的心腹大患。

  “咣,咣!”分布在巴士底山谷的十幾只警鐘長鳴不休,街道兩旁透出燈光的窗戶里不時傳出嬰兒的哭鬧聲,手持武器的半獸人武士來往穿梭,老人和孩子在街頭匯集,手里拿著石棒和鐵棍,大聲討論如何才能有效地協助野蠻軍團抵御強敵。獸人街上站滿了男女老幼,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憤怒和焦急,似乎預感到充滿血腥的大戰即將到來。

  仿佛一潭沉寂已久的死水,在經歷無數個躁動不安的日夜后,終于被一顆血紅的石子打破了寧靜,掀起了滔天大浪。

  “快!再快點,你們這幫雜種!”西塞羅在狂奔中不停指揮著從暖融融的房間里沖出來的武士。

  “組成戰斗方陣!”狄賽爾釋放出純白色斗氣,將山谷上方照的如白晝般通明。

  “騎士們!誰要是不砍掉幾十個腦袋,我就剝奪他暗黑子民的榮譽!”暗黑公爵聲音像石頭在劇烈地摩擦,接著地精騎士和黑色獨角獸發出了震天動地的怒吼。

  “天空之羽兵團集合!雜種們,別忘了帶上魔法卷軸!”獅鷲王在巴士底山谷來回盤旋,腦袋上頂著一盞綠色的魔法燈,眨眼間就有幾十只雪白的獅鷲圍繞在它身邊。

  將軍和部落首領們快速而井然有序地集結著自己的軍團,在臨戰前鼓舞了斗志,率眾緊跟在西塞羅身后。

  西塞羅和德魯伊首先來到了被黃金兵團突破的地方,六名武士默默站立著,眼淚無聲地流過腮邊,十幾名年輕的半獸人的尸體就擺在他們面前,血肉模糊。

  “奧尼克斯!奧尼克斯在哪里?”西塞羅剛停下腳步就開始四處尋找斑馬王子。

  “大人,你終于來了!”一名斑馬武士走過來,指著遠方閃爍著燈火的地方“王子帶著二十名武士追過去了,我怎么勸他都不聽,你快過去吧,他已經受傷了!”

  “大人!”德魯伊在被破壞的蔓延魔法陣和枯木衛士四周查看了一下,走到西塞羅身邊說:“這支黃金兵團里肯定藏著火元素使,我們的防御魔法陣就是被烈火燒毀的?!?

  “元素使?雜種,就算至高神來了,我也要揪掉他的陰毛!”西塞羅轉身看著后身已經整齊列陣的野蠻軍團,猛然爆發出呼嘯般的怒喊“勇士們!你們的家鄉受到了侵犯,你們的姐妹正在被人侮辱!讓我聽到你們聲音!”

  “殺,殺,殺殺!”近一千五百名半獸人和鐵甲劍士組成的戰斗群爆發出一浪高過一浪的吶喊,那是一陣不可阻擋的飆風,風起時,大地在搖晃,樹木在顫抖,天空也失去了原有的顏色。

  “捍衛巴士底!”西塞羅從徽章里召喚出一群透明水蛭,他跳上水蛭王后的脊梁,高舉密布藍色閃電的黑魔金魔法手杖,指著山谷外燈火閃亮的地方“大地與你們同在!”

  “吱吱!”西塞羅率先沖出了山谷,抱著鐵球的巨人格魯和手持骨錘的蠻蠻護衛在他的身邊,他的身前是一群身體比頑鐵還要堅硬,嗜血如命的水蛭家族。

  四名魔法師分別鉆進了兩輛被改造后的魔法戰車,斑馬武士和弓箭手站在戰車最頂端,鐵甲劍士站在第二層。西塞羅沖出山谷的時候,兩輛如同龐然大物般的戰車呼嘯著跟在后面,接著暗黑公爵和德魯伊率領著地精騎士也沖了出去。

  由狄賽爾親自訓練出來的兩個戰斗方陣,在西塞羅兩側平行出擊,就像一支傾力刺出的三叉戟,鋒利無比!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