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魔導士的幸福生活

  經過一晝夜的不間斷冥想,第二天黃昏西塞羅終于睜開了眼睛。

  淡紅色的落日余暉籠罩著寧靜的房間,西塞羅躺在大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天花板,身上蓋著薄薄的天鵝絨薄被,維德尼娜坐在床邊,輕輕攥著他的手?!坝H愛的,你的氣色看起來好多了?!彪m然德魯伊和魔法師幾次告訴維德尼娜,西塞羅暈倒是因為精神控制力枯竭,冥想過后依舊會生龍活虎,她還是不放心地在他身邊守了整整一天。

  “吃點東西吧?我覺得你需要一些甜水,噢,也許你更喜歡水果?!本S德尼娜俯身親親了西塞羅的臉頰,從床邊的桌子上端起了一碗藍莓甜水。西塞羅笑著長大了嘴接受一匙匙的甜水,身體卻感到從來沒有的疲憊。湛藍城堡內無名的空間耗盡了他所有的精神控制力,回到二元界冥想的時候,乳白色的幻境又出現在他眼前,看似美好祥和的幻境里,每前進一步都要花費很多的能量和時間,飄渺祥和的樂聲和中年男子吟誦詩篇的地方看似就在不遠的地方,可是他經過了一個日夜的跋涉,仍然覺得停留在原地。

  也許至高神真的存在,存在于觸手可及,卻永遠無法觸摸的地方。

  “親愛的,我喜歡你的眼睛?!本S德尼娜又將一羹匙甜水送進了西塞羅的嘴里,溫柔的目光和他的左眼對視著。

  西塞羅的左眼就像一汪湛藍而清澈的湖泊,散發著使人心神靜謐的光彩。西塞羅用手揉了下左眼,一滴湛藍色的水滴狀液體在他水中凝聚,搖擺,從掌心到指尖緩緩滾動?!斑@是湛藍鎧甲?”西塞羅喃喃自問,隨即手掌合攏,于是手心的液體消失不見,他的左眼又開始散播湛藍色的光波。

  西塞羅靜靜享受著愛人的呵護,對面的墻角立著爆發出暗紅色光芒的長矛,他們的房間再也不需要任何魔法燈或者蠟燭,長矛霍肯血臂的光芒甚至可以讓他看清落在地上的蜈蚣觸角?;馃岬募t光充斥在臥室里,似乎預示著它的男女主人在未來的每個夜晚都會擁有激情而熱辣的纏綿。

  獲得湛藍鎧甲和霍肯血臂后,西塞羅并沒有太多的喜悅,相反他的心里沉甸甸的,從得到湛藍徽章的一刻開始他的命運就發生了變化,后來自命不凡的野蠻人遇到了諸多強大的人物和魔法,魔導士,寂滅,戰爭禱歌,暗黑之巢,這些人和物是他聞所未聞的。如今他才知道世界有多么浩淼,而自己又是何等的渺小,想到湛藍鎧甲和霍肯血臂曾經的主人是為斯諾家族榮譽而戰的勇士,他不由地胡亂猜想起斯諾家族為了保護尊嚴和財產和龍族發生的戰斗。

  想必那一定驚天地的戰斗,天空飄蕩著血色的暴雨,地上躺滿了戰士們的殘缺不全的軀體,他們死去時手里仍然緊握著武器。以湛藍徽章的巨大能力,龍族能夠殺死它的原主而兩敗俱傷,龍族的強大再一次得到了證實,但是更令人敬佩的是斯諾家族的人類勇士。

  “和那些勇士比起來,我這個野蠻人……”西塞羅無奈地笑著,他輕輕嘆了一口氣,不管怎樣,如今他擁有湛藍城堡和兩件神器,在未來和藍蝎騎士和魔導士的戰斗中多了一成勝算。

  在距離巴士底山谷十幾公里的藍蝎騎士大營,魔導士老頭子的心情可沒有西塞羅那么復雜,他剛剛和三名十六歲的侍女共浴,這會剛剛穿上柔軟的白色浴袍。

  李威斯穿著永不離身的黑魔金鎧甲,坐在整潔的軍帳里耐心等待著魔導士,不時習慣性地觸摸著頸部的藍色紋身。代表藍蝎騎士團至高權力的銀色短劍就放在桌子上,默默散發著銀光,和擺放在帳角的紅色火爐交織相輝。

  “大人,我想知道這個癟核桃是來享受還是真的想幫我們!”站在李威斯身后的一名副團長,不安地握著跨在腰間的長劍,來回踱步。傲慢無禮的魔導士老頭子剛剛來到藍蝎騎士的大營就引來了眾多年輕貴族和將軍的不滿,但是老頭子只用一個簡單的攻擊魔法就放倒了三名以武技勇冠三軍的將軍,此后他們只敢偷偷叫他癟核桃。

  無論是野蠻人還是人類的貴族將軍,都喜歡用鄙視他人外貿的綽號發泄憤怒。

  多年的軍旅生涯和無數貴族打交道的經歷,早就練就了李威斯榮辱不驚的性格“坐下?!?

  “大人,我們已經圍困巴士底這么長時間了,上萬名戰士每天的巨大消耗恐怕會耗光國庫!難道我們要把擊敗暗黑的希望放在一個糟老頭子身上?”

  “坐下!我們是軍人不是財務官!”李威斯加重了語氣,副團長面色一凜,即便跟隨李威斯多年,他還是不敢違抗性格陰柔的上司,一個小小的命令也不敢。

  過了一會,李威斯笑著說“他今年有七十歲了吧?”

  “他自己說七十三歲?!备眻F長看到李威斯露出笑容,又開始抱怨起來“真是個老不死,在克洛索部落的長壽村的壽星也不過七十一歲,他到了這個年紀每天還能和三個侍女睡覺……大人,贖我直言,我懷疑他真正的目的是女人!”

  “憑借他的能力,走到任何地方都會有無數的美人?!崩钔褂朴频卣f:“犧牲一些卑微的侍女算不上什么?!弊鰹檫_拉斯城邦最大騎兵團的團長,人所共知他是大王子的心腹,遇到曾經打過交道的魔導士,他無論如何也要挽留,無論魔導士是否可以為進攻巴士底做出什么貢獻,他當然希望大王子的實力更加雄厚,取得競爭王位的優勢。

  這時一陣稀稀拉拉的聲音從大帳外傳來,兩名護衛在大帳門前的長槍兵躬身撩開了亞麻布的帳門,老頭子矮小瘦弱的身體穿著軟羊皮拖鞋搖搖晃晃地走進了大帳,冷冷地瞥了一坐一站的兩名團長,一言不發地坐在了火爐旁的椅子上,之后把放在了已經蹲在對面的侍女懷里,用腳趾塞進溫暖的懷里,用腳趾肆無忌憚地蹂弄著豐滿的乳房。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