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進階

  “雜種!”西塞羅死盯著擺放在木屋的水晶器皿,蛛網魔法陣被破除的瞬間,兩瓶器皿里的液體開始劇烈地翻滾,沸騰,表面布滿了大小不一的氣泡。

  “嘶!~”白色的煙霧從水晶器皿里升騰而起,兩種不同顏色的液體疾速膨脹,溢出梯形器皿,落在地面后飛快向四周漫延,就像兩只瘋狂舞動的菜蟲。

  不可思議的事情隨即發生,兩種液體接觸的瞬間,巨大的氣流在木屋里形成了蘑菇形的乳白色漩渦。西塞羅眼睜睜看著漩渦收縮成手指粗的圓柱,接著驟然膨脹,無聲地頂飛了木屋的房頂,將四壁化作無數均勻的碎片,同時也將快步后退的西塞羅送上了幾百米的高空。

  乳白色的洪水鋪天蓋地!

  水晶器皿里的液體交融,質變,爆發出魔法能量,最后演變成滔天洪水,一切都在無聲中瞬間完成。

  憑空形成的乳白色的洪水掀起十幾丈高的巨浪,西塞羅就像無力的落葉在洪水中隨波逐流,一會翻上浪尖,一會跌進水底,只有塞滿濕潤流沙的嘴巴還在頑強地顯示著他的個性“雜種!西塞羅英勇無敵,睿智……”

  西塞羅很快進入了半暈迷狀態,出生在寂寞荒野的野蠻人天生怕水,即便站在大水缸面前也會頭暈,這會完全忘記了魔法咒語,內心充滿了對死亡的恐懼“噢,西塞羅大人不會死……他媽的,這里也會發洪水……維德尼娜……”

  突如其來的洪水來時毀天滅地,去時悄無聲息,西塞羅萬念俱滅的時候,他被狠狠地摔在了地面,過了半天暈乎乎的野蠻人才用力錘著將要脹破的肚皮,弓著腰吐出了黃水。

  “野蠻人!”

  “他叫西塞羅,喜歡別人叫他西塞羅大人?!?

  紛亂的聲音傳進西塞羅的耳中,抬頭看去,原來他已經被巨浪卷到了召喚石壁附近,諸多的不死生物在石壁的出口探頭,好奇地看著他,一些熟悉的面孔正在朝他頑皮地眨著眼睛。缺少獄卒的召喚石壁此時已經變成了自由的空間,除了無法走出石壁,他們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探頭觀望西塞羅的不死生物中的紫金巨人缺少了一條胳膊,而黑骨龍的脖子上掛著一條紫金項鏈,還有十幾個洞穴人鼻青臉腫,看來群毆剛剛發生。

  “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西塞羅站起身,這才發現這次自己只穿著一條絲綢內褲。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穿進他的耳朵“水系魔法不會在二元界造成傷害,這里的土地和天空被至高神祝福過,暴力和魔法一概無效!”

  “寂滅!”西塞羅抓起魔法手杖,腦袋四處張望,尋找著聲音的來源,另一支手不停提著內褲,被水打濕的絲綢內褲快要落到膝蓋了。

  “哈哈,真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你竟然還記得我的名字!”寂滅在靠近狩獵場的方向顯形,懸浮在忽明忽暗的金黃色魔法光罩里,嘴角浮動著充滿復仇快感的微笑“放心吧野蠻人,我和那個干巴巴的魔導士說過了,他不會馬上要你的小命,但是……”

  “齷齪的龍族!”西塞羅大聲咆哮著,洪亮的聲音將石壁里的不死生物都嚇了一跳“你為什么放走魔導士?只為了二十萬金幣?他會將巴士底變成了一座墳墓!”

  “卑鄙的野蠻人!”寂滅沉著臉,聲音在西塞羅身邊環繞不落“你一次次挑戰龍族的尊嚴,這只是對你懲罰之一!”

  西塞羅沉默了,他骨子里貪婪的本性破壞了和龍族的交情,事實上他寧愿讓寂滅一次次毆打自己,也不愿意看到被放走的魔導士加害巴士底的半獸人,他們是一群善良而率真的家伙。

  西塞羅并不擔心重重圍困巴士底山谷的人類,甚至不懼怕藍蝎騎士和剩余的高級魔法師,他只是擔心魔導士去幫助藍蝎騎士,魔導士的魔法控制力遠不是普通人所能想像,上次差點將巴士底陷入萬劫不復的洪水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答應你!”從不妥協的西塞羅低著頭“如果你能再次囚困魔導士,我愿意將一百萬金幣全部送給你,并且……解除和蠻蠻的靈魂契約?!?

  “解除靈魂契約!”想起親生骨肉淪落成野蠻人魔寵的羞辱,寂滅勃然大怒“你竟然還記得靈魂契約!好吧,你告訴我怎樣才能解除靈魂契約,連偉大的龍族都不懂得這樣的魔法,粗魯的野蠻人可以釋放?可以嗎?”

  “我們……也許可以試試?!蔽魅_第一次在人前低頭,不甘的怒火一次次撞擊著他的胸膛,似乎隨時會將他撕裂。

  “放棄你的謊言吧!你要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寂滅身上的魔法光罩驟然熄滅,西塞羅眼前一亮,接著被暴雨般的耳光抽的他差點窒息。

  “哈哈!野蠻人向我屈服了!”寂滅丟下嘴角流血的西塞羅朝狩獵場深處駛去,命令的金色光團上下跳躍,甚是歡快。

  沉默片刻,西塞羅被徹底激怒了,他可以妥協,可以讓人拆散他的骨頭,但是不能容忍別人用這種方式羞辱他,野蠻人字典里從來沒有忍辱偷生這個詞匯?!半s種!我要剝了你的皮!”西塞羅緊握著魔法手杖,呼嘯著朝狩獵場沖去,一連串的閃電激起了漫天的飛沙。

  “哈哈,來吧,這里有劍龍大餐,噢,是野蠻人大餐,劍龍很久沒有吃到鮮美的食物了!”

  “雜種?。?!……”怒火燒天的西塞羅忘記了所有的禁忌,不顧一切地沖進了狩獵場,朝著寂滅留下的光弧追了下去。

  一只劍龍,兩只劍龍,一共十六只正值青春期的年輕劍龍緩緩站了起來,直勾勾地盯著逐漸臨近的西塞羅,它們不知道眼前弱小的生物究竟要做什么,此時好奇遠遠超過了食欲。

  “贊美你,勇敢的野蠻人!”寂滅放慢了速度,他口中不停戲弄著西塞羅,卻還擔心他的生死,萬一西塞羅被劍龍吞噬,他的親生女兒也會隨之消失。

  靈魂契約,是龍族和野蠻人之間最尷尬的紐帶!

  怒火萬丈的西塞羅在狩獵場里橫沖直撞,完全忘記了隨時可能給他致命一擊的成群劍龍,他那雙布滿血絲的眼睛里只有跳躍的金色光球,那是寂滅的影子?!耙靶U人,這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離開!”寂滅隱隱感到了不妙,劍龍有陸地禿鷲之稱,一旦看見獵物,就算剛剛吃過飽餐,也會不惜一切地撲殺獵物,但是十幾只年輕的劍龍不僅沒有立即攻擊西塞羅,反而將他放進了狩獵場深處。

  “怕死嗎?來吧,用決斗維護龍族虛偽的尊嚴!”西塞羅揮舞著魔法手杖,紫羅蘭色光線在身體左右來回晃動,像一只焦躁晃動的怒眼。

  寂滅啞然了,龍族怎么可能懼怕野蠻人,龍族和野蠻人的決斗?這句話放在任何地方都會讓人笑掉大牙,他攥緊了拳頭,指縫里迸發出一個個光滑無暇的金黃色光球,他只需輕輕彈動手指,西塞羅就會像骨斷筋折,恐怕連叫罵的力氣都沒有了。這時龍族的預感應驗了,強大的魔法波動從四面沖天而起,黑色的斑點逐漸清晰,那是數不清的龍蛙跳躍著從各個方面奔涌過來,它們的身后是上百頭壯年劍龍,劍龍身后閃爍著銀色光華的脊劍隱約可見。

  “離開!”寂滅尋找著退路,又一次警告西塞羅,他可不想留在這里成為劍龍的美餐。

  體型巨大的異獸通常喜歡獨居,龍族也是如此,但是霍肯大陸龍族的血譜里卻沒有劍龍的名字,因為它們只存在于二元界。劍龍與其他龍類不同,喜歡成群狩獵,生活,這大概因為,它們在缺少食物的時候可以吞下同伴,保全自己的生命。寂滅對二元界的狩獵場再熟悉不過了,這里居住著上百個劍龍群,幾千頭劍龍。今天的情況非常明了,這是大群的劍龍在周密的策劃之后,將無數的龍蛙圍圈起來,準備慢慢食用,而他和西塞羅恰好誤入了劍龍的包圍圈。

  第一次進入狩獵場深處的西塞羅竟然遇到了圍獵的劍龍,而且是幾百只壯年劍龍,寂滅擔憂地看著越來越小的包圍圈,思量著是放棄西塞羅保全自己,還是帶著他拼命一搏。

  此時的西塞羅仍然處于暴躁的瘋狂狀態,根本沒有意識到危險的臨近,當密密麻麻的龍蛙出現在他面前時,他的怒嚎更加刺耳“雜種龍,你害怕了嗎?……這是什么東西?”身高過丈的龍蛙接連出現在西塞羅身邊,一只從他面前飛快躍過,一只貼著他肩膀掠過,接著上百只的龍蛙迎面而來。

  “砰,砰,砰!”巨大的龍蛙擋住了西塞羅的視線,他一邊咒罵一邊釋放出藍白色的閃電擊殺擋在他面前的龍蛙。

  暴躁是野蠻人致命的弱點,西塞羅沒有發覺自己已經臨近了死亡的邊緣,也沒有發覺自身的變化,他釋放的閃電已經由魔法光球變成了鋸齒狀閃電,這說明他的魔法攻擊力正在成倍增長。

  “老龍,你又在搞什么花樣,這些雜種阻擋不了我!”

  龍蛙對于西塞羅來說就像一只卑微螞蟻,可是當螞蟻成千上萬的時候,即便西塞羅擁有無窮的魔法控制力也會被淹沒其中?!芭?,砰,砰!”西塞羅不耐煩地驅散著源源不斷的龍蛙。如同撲火的飛蛾,雖然看到一個個同伴在西塞羅手中灰飛煙滅,后面的龍蛙還是不假思索地朝他撲了過去,或者說在踐踏同伴的同時掠過他的身旁。劍龍的包圍圈已經縮到了最小,龍蛙只能互相擁擠,在有限的范圍內盲目而癲狂地尋找著不存在的逃生之路。

  事實上,陷入恐慌中的龍蛙更加懼怕身后的劍龍,和嗜血如命的劍龍比起來,西塞羅的威脅微乎其微。

  “野蠻人!跟在我的身后,離開!”身上包裹著金黃色魔法光罩的寂滅同樣被應接不暇的龍蛙所困擾,不過他的身體外圍有八顆魔法光球環繞衛護,隨即消滅靠近的龍蛙,視野尚算清晰。

  “西塞羅大人來了!我要踩爛你的睪丸!”西塞羅邁著大步朝寂滅的聲音沖過去,但是幾十只龍蛙朝他迎面沖了過去,就像一群勇敢的蒼蠅。

  沖在前面的龍蛙接二連三在鋸齒狀的閃電中消失,不過西塞羅釋放閃電的迅速明顯無法應付如此眾多的龍蛙,于是野蠻魔法師又變成了戰士,足可以讓任何魔法師炫耀的黑魔金手杖變成了肉搏利器?!鞍」?!西塞羅大人英勇無敵,睿智無雙!”綠色的鮮血不斷噴濺在他的身上,血腥更加激發了野蠻人的斗志,就像不可救藥的狂暴者,西塞羅肆無忌憚地殺戮起來。

  “跟我走!”哭笑不得的寂滅不忍丟下西塞羅,化作一團耀眼的光團迅速接近了西塞羅。

  與身高過丈的龍蛙肉搏,極其消耗體力的西塞羅很快就吃不消了,尤其是幾十只體型更加巨大的龍蛙出現在他身邊的時候,龍蛙們的大腳仿佛一根根巨大的柱子籠罩在他的頭頂,騰起漫天流沙的腳掌隨時都會將他踩成肉餅。

  “魔法護罩!”情急之中西塞羅大聲吟誦著魔法咒語,將所有的精神控制力集中在魔法手杖上。瞬間!魔法手杖頂端的紫羅蘭色異獸晶核迸發出巨大的能量,無數的藍白色閃電如同瘋狂生長的藤蔓從頭頂飛舞出去,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了巨大的魔法護罩,將方圓幾丈內的龍蛙擊殺與無形中。

  藍色,湛藍色,夾雜著紫羅蘭色的魔法護罩,一共三層魔法護罩出現在西塞羅身旁,此外還有六面湛藍色的楔形魔法光盾環繞護衛,他的骨節隨出噼噼啪啪的聲響,所有的關節都有明亮的魔法火花迸發,他覺得身體仿佛沒有了重量,似乎騰空了。

  “噢!”西塞羅揉著被摔疼的屁股站了起來,騰空的感覺只存在一瞬間,但是身體周圍的三層魔法護罩和光盾依然存在。

  “鏘鏘!”幾只撲過來的龍蛙硬生生撞在湛藍色的魔法護罩上,反彈出去十幾丈,被陸續趕來的同伴踩的粉碎。

  “啊哈,西塞羅大人……”西塞羅驚喜地看著自己的魔法護罩,這時一只金色的龍爪卻穿透了護罩,緊緊抓住了他的胳膊,飛一般朝遠處掠去。

  “西塞羅大人……”西塞羅還沉浸在驚喜中,寂滅卻用冷冰冰話打斷了他“沒錯,你進階成為高級魔法師了,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先避開這些劍龍吧!”

  西塞羅終于清醒了,大滴的冷汗沿著脊梁流下,打濕了內褲,他的眼前是黑乎乎一片,無數的龍蛙,它們拼命地跳躍著,出現在目光所及的任何地方。

  幸好身旁有強大寂滅,無數的魔法光球在他的護罩上,鱗片上產生,飛速擊殺所有靠近他們的龍蛙,但是看到遠處的時候,西塞羅的心又一次提了起來,近三十只壯年劍龍整齊排隊成型,形成了四堵無法逾越的墻壁。

  身高超過三丈,體重超過千斤,水火雙系魔法免疫,背后的九根脊劍鋒利無比,可以破除任何金屬防護和中級魔法師形成的魔法護罩,這就是劍龍!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