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肆搜刮

  這個世界之所以有很多尷尬的事情發生,就是因為有些人顧及顏面,而有些人臉皮又實在太厚。

  歌煌既然已經答應給野蠻軍團配齊裝備,做為一言九鼎的君主,他自然不好再說什么,而西塞羅臉皮厚得像城墻,無論看到什么都會伸出四根手指,遇到貴重金屬打造的物件這個數字還會翻上幾倍。幾個小時以后,燈火通明的軍械庫中央的空地上擺滿了幾十座高聳的小山,其中既有各式頭盔,鎧甲,也有裝飾用的臂環,武士佩帶,就連內衣褲和襪子,西塞羅也準備了三種顏色,一共兩萬套。

  “噢,讓我想想,我們該挑選武器了?!蔽魅_松開歌煌的胳膊,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歌煌趁機朝外邁了一步“親愛的弟弟,我有點累了,需要一把舒服的靠椅?!?

  “不!你是我的親哥哥,是英明的軍事君主,挑選兵器是件大事,你一定要幫我出出主意?!蔽魅酚职咽挚墼诹烁杌偷氖滞笊?,像拎小雞似乎地把他拽了過去。

  經過幾個小時的奔波,西塞羅也有些疲憊,于是他讓國王侍從找了三把闊背靠椅,他居中而坐,右手握著歌煌的手腕,左手捏著維德尼娜柔若無骨的小手,一會和歌煌高聲談論,一會和自己的情侶悄悄調情,野蠻人左右逢源,一干跟隨的王公大臣們嫉妒的眼睛都快冒出火來了。

  “要最堅固,要最威猛,要份量最重的武器!”這就是西塞羅吩咐庫房管事的話。

  時間不長,各種長槍,三叉戟,騎士重槍拜訪在了西塞羅的面前?!芭?!你這個雜種!”西塞羅朝著庫房管事狠狠地吐了一口濃痰“我的勇士喜歡肉搏!近戰懂不懂?去拿車輪戰斧,鏈枷,銅錘,重量要是小于一百斤我就拆下你的骨頭喂野狗!”

  “遵命,西塞羅大人?!睅旆抗苁掠袣鉄o力地應了一聲,轉身而去,順便擦掉了掛在眉毛上的濃痰,他的心里詛咒了野蠻人幾萬次,平時就連大光明王歌煌也沒有這樣對待過他。

  “親愛的哥哥,我的要求是不是太苛刻了,希望不會給你帶來什么麻煩?!蔽魅_剛剛還像兇神惡煞的怪獸,這會又滿臉堆笑,面對情緒反復無常的野蠻人歌煌唯一能做的就是微笑,無奈的微笑。

  滿月形的車輪戰斧,前端懸掛著幾十斤鐵球的鏈枷,三百斤的長柄銅錘終于換來了西塞羅大人滿意的笑容,他伸出四根硬邦邦的手指“四千,每種都要四千!”

  這是歌煌成為國王以后第一次成為無所適從的配角,他眼睜睜看到西塞羅又討要了十萬只鶴羽長箭,六千面加諸了堅固魔法的鑄鐵圓盾,五百面高度超過兩丈的塔盾,四千把鹿筋做弦的長弓,五十輛投石車,八十輛弩車,之后吩咐巨人格魯將這些東西源源不斷地搬了湛藍徽章。

  “真是一件苦差!”西塞羅又一次擦掉了額頭的汗,將臟兮兮的大手抹在了歌煌的肩膀說:“親愛的哥哥,宴會的時候你說要送我兩輛魔法戰車是嗎?”

  “是的,親愛的弟弟?!备杌洼p輕活動著已經被西塞羅握得失去知覺的胳膊,對庫房管事說:“讓士兵們把新研制出來的魔法戰車拉出來,讓西塞羅大人過目?!?

  “遵命!偉大的大光明王!”

  這一次他們幾乎等待了接近半個小時,格魯將所有武器裝備都投進湛藍徽章的時候,兩輛巨型戰車才在三百名士兵的拖拽下,‘吱吱嘎嘎’地行使到西塞羅的面前。

  “真是一個大家伙!”西塞羅不由自主地舔著嘴唇,漸漸熟悉西塞羅的歌煌知道野蠻人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又要大肆索取了。由純鋼鑄造的魔法戰車就像一座流動的箭樓,高五米,長寬各為九米,由里到外分為三層,最底下一層留給驅動戰車的魔法師,旁邊的側門里面裝了滿食物和水,提供十天的供給,中間一層占據了戰車絕大部分空間,可以讓八十名士兵舒服地坐在里面,最上面一層由十六根滑輪鐵柱支撐,平時收縮在戰車內部,戰斗的時候上升到戰車頂層,可以讓遠程攻擊部隊駐守,肆無忌憚地殺傷附近的敵人。

  魔法戰車在兩軍對壘的時候就像一座無法攻破的鋼鐵城堡,它整體由鑄鐵澆灌而成,無縫隙的外壁包裹著加諸了永久石肌魔法的青犀皮,就算是重弩射出的弩箭也只能在上面留下微微的白色斑點。

  “請吧,西塞羅大人,讓那些不中用的魔法師幫你演示?!庇行┑靡獾母杌椭鲃永魅_走到了戰車旁邊,兩名中級魔法師沿著戰車外壁的鐵梯爬了進去,過了一會,戰車前端兩片閉合的亮銀窗口緩緩打開,臉面鑲嵌著一塊碗口大的薄水晶,這樣坐在里面的魔法師才能有效地控制戰車行使的方向,更大規模地殺傷敵軍。

  “開始吧,我們的孩子們?!备杌吞鹣掳?,用洪亮的聲音下達了命令。

  “嗚!~”龍卷風般的呼嘯在戰車內部升騰而起,龐大的戰車最下面的二十四只鐵輪隨即緩緩滑動,就像一只隱藏在深夜的里龐然大物轟然前行?!案窭?,格楞!”戰車兩側各自露出六個空洞,接著十二條明艷的火舌噴射而出,就像一條條竄出樹洞的蟒蛇,勢頭極其威猛。在魔法火焰強勢攻擊下,就算是重裝甲騎兵也無法靠近。

  一名距離戰車過近的國王侍從被魔法火焰射中,眨眼間就被燒成了一具黑乎乎的干尸,難聞的臭味在空氣彌漫開來,維德尼娜連忙用衣袖遮住了鼻子。

  “哈哈?!备杌吞ь^看了看西塞羅“每輛魔法戰車需要兩名中級魔法師駕馭,他們要擅長風系魔法和火系魔法,尤其是風系魔法最為重要,不然你的戰車就永遠不能移動?!?

  “贊美你!我親愛的哥哥!我剛好有四名中級魔法師朋友!”西塞羅抓過歌煌,猛地在他臉上啃了一口,歌煌被突如其來的感謝嚇了一跳,野蠻人臉上像鋼針一樣的胡子扎得他生疼。他同情地看了一樣維德尼娜,每個夜晚除了巨大的撞擊力她還要忍受這種痛苦,噢,當然白天也時有發生。

  “親愛的兄弟,魔法戰車是光明神廟最近提供給軍隊的武器,還沒有在戰場上露過面,希望能你解決達拉斯城邦的戰爭巨獸?!备杌蜕埔獾靥嵝盐魅_說:“戰車還有許多不夠完美的地方,比如……它實在太重了?!?

  西塞羅微微點頭,他看見剛剛戰車碾過的地面,兩寸厚的石坂全都變成了石灰一樣的碎屑,在潮濕的森林和沙漠里帶上這種大家伙無疑是給自己找麻煩。

  “快收起我哥哥的饋贈!”西塞羅命令著格魯,他拉著歌煌重新坐到椅子上,長出了一口氣,看到野蠻人滿意的表情歌煌也暗暗輕松了不少,這次西塞羅幾乎帶走了軍械庫六分之一的庫存,這些家當他足足積攢了四年。西塞羅掂量著裝滿各種武器裝備的湛藍徽章,做出痛苦的表情“親愛的哥哥,我想,我該回巴士底了,那些善良的半獸人還被可惡的侵略者團團包圍……想到馬上就要離開你,我的心像被刀刺一樣?!?

  西塞羅用胳膊擦著眼角不存在的眼淚,歌煌也做出不忍分離的神情,他的心里巴不得早點送走這個貪婪的野蠻人,他嘆氣說:“我真想讓你在這里多逗留幾天,我們一起喝酒,一起游獵,一起去觀賞塞涅卡河夕陽中的美景,可惜啊,我知道你肩負著抗擊侵略者的重任,去吧,我等著你凱旋的消息?!?

  “士兵!”歌煌厲聲命令著身后的侍從:“把那只送來西塞羅大人的金頂獅鷲叫來,務必要讓它保證西塞羅大人歸途安全,另外再派六只雄性金頂獅鷲護送!”

  “謝謝你的盛情!”西塞羅在椅子上來回挪著屁股卻沒有離開的舉動“親愛的哥哥,我這次想把維德尼娜女公爵接到巴士底住一段時間,你知道相思的日子太難熬了?!?

  “噢,那邊正遭受戰爭的威脅?!备杌途璧乜粗魅_,他可不愿意輕易把維德尼娜交給西塞羅,這是他控制野蠻人的一張王牌。

  “難道你不相信我的實力?”西塞羅用力握緊了歌煌的手腕,他立即感到一陣鉆心的疼痛,西塞羅舔了舔嘴唇上八撇胡說:“還有……你答應我的八十萬金幣應該就在路上了吧?……送給龍族的禮物不要太豐厚,他們有二十萬金幣足夠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