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光明之坎

  光明神廟位處克羅諾斯城正中央,橫跨六個街區,占地超過三百畝。種滿奇花異草的花池,草地,灌木林遍布各處,高達十幾丈的建筑,方尖塔樓更是不計其數。

  神廟整體就像一座龐大的四層圓塔,最低下一層由高聳的圍墻,箭樓和十六個出口組成,漫長的圍墻上畫滿了鮮艷的藤蔓,贊美光明神的詞匯,還有數不盡的低級防御魔法和隱藏的魔法陣。

  光明神廟一共有東,西,南,北四個主門,十二個側門,主門供貴族大臣和魔法師出入,只有在舉行重大賜福儀式的時候才對普通信徒開放,十二個側門也有著森嚴的等級劃分,比如拱形的忠誠之門只準許騎兵出入,奴仆雜役只能從低矮的神恩門過往,而一些長期關閉的小門是魔法師們在深夜出去找貴婦幽會時的必經之途。

  光明神廟第一層遍布奴仆的居室,整齊的軍營,每隔幾百米就會遇到高聳光明神柱,每到祈禱鐘被敲響的時候,所有的奴仆都要停下手中的工作,聚集到最近的光明神柱進行長達半個小時的祈禱。光明神廟的主神廟座落在第二層,舉行賜福儀式時,大批的信徒通過主門‘光明之坎’,沿著鋪滿整塊蜜色石板的大道直達靜穆的聆神廳,做為信徒膜拜的主要場所,聆神廳高二十丈,門外呈半環形矗立著十二尊光明神使的雕像和九十九級玉石臺階。聆神廳內外總是飄揚著祥和的樂聲,到處刻滿了歌頌光明神的詩句和魔法咒語,光明神的雕像就放置在露天的聆神廳里,雕像高達二十六丈,每到賜福儀式或者天黑的時候,乳白色的魔法光波就像瀑布一樣從光明雕像的頂端緩緩流下,將克羅諾斯半個城區照的一片通明。

  除了聆神廳,光明神廟的第二層還有頌神長廊和幾十座小型廟宇,頌神長廊是魔法師和高級信徒歌頌光明神的場所,也是圣女經常駕臨的地方。第三層是魔法師們居住的地方,這里蓋滿了紅色房頂的蘑菇房,供魔法師們休息,冥想,一起專研新的魔法。很多信徒經常會等候在光明神廟附近的街道上,因為每到夜里神廟里偶爾會有絢爛的魔法光波沖天而起,信徒們認為這是光明神降臨人間,能看到這樣的光波會永葆健康,殊不知這是正在研究魔法的魔法師們又遭遇了失敗的厄運。

  第四層是圣女黛鐸居住生活的地方,淡綠色的豪華憩樓附近修建了著許多高聳的宮殿,用來款待貴賓和王公大臣,據說這里總能聽到光明神的呢喃,那是福澤眾生的至高神在宣揚神諭。維德尼娜居住的后花園位于第三層,巡邏兵憑著黛鐸的口諭,引著西塞羅一行人暢通無阻地來到了第四層中的貴賓休憩室。

  在西塞羅想像中,光明神廟的貴賓休憩室一定奢華異常,抬眼望去到處是金碧輝煌,伸手觸摸便是奇珍異寶,當他的皮靴踏進紫紅色桃木門檻的時候卻看到一個截然相反的場景。休憩室非常寬敞,主廳長有五十丈,寬也有三十丈,除了軟玉鋪墊的地面和門前一根巨型的猛犸象牙裝飾再也沒有其他的奢華之物,就連一把椅子都沒有。

  主廳整體呈現出淡雅的暖色調,頭頂懸掛著一面巨大的長條形獅鷲大旗,兩側有幾十間用鏤空竹門間隔開的小屋,其中幾個小屋的門前站著腰板挺直的中級軍官,手里大多拿著或黑或絳紅色的斗篷,看樣子他們是隨從身份顯貴的主人而來,在這里已經等了很長一段時間。

  “西塞羅大人,這邊請?!币幻嶂厣R尾辮的中年侍從將西塞羅請進第一間會客室,西塞羅打著哈欠,進門就拉著維德尼娜大大咧咧地坐倒了白色斜紋長椅上,這時四名年輕的女仆魚貫而入,將幾盤水果和用瓷瓶裝灌的葡萄酒以及水晶杯悄聲地放在長椅對面的桌子上,從始至終女仆們都低著頭,只是在轉身離去的時候微微抬頭朝維德尼娜輕輕瞄了一眼。

  這間小型會客室裝飾同樣非常簡單,左邊的墻壁有一副信徒祈禱的素描圖,右邊的墻壁角落有一株生長旺盛的荊棘草。西塞羅就像貴族老爺那樣,將維德尼娜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手心,低聲耳語,和自己的情人調情,寂滅懸浮在窗臺上了望著籠罩在夕陽中的克羅諾斯城,格魯則不停地招呼著侍女,因為盤踞在桌子中間正埋頭苦干,眨眼的功夫就將水果和葡萄酒一掃而光。

  “雜種!你就不能少吃點?”侍女們第六次端進水果的時候,西塞羅再也忍耐不住,朝著蠻蠻低喝了一聲,寂滅微微皺眉,似乎也對蠻蠻在這個時候的不雅舉動有些不滿。

  “親愛的,別管她,她還是個孩子?!本S德尼娜用手拖著西塞羅滿是胡茬的下巴,將他的臉扭了過去,西塞羅連忙點頭,臉上掛著少有的溫和笑容。

  “歐,歐!”任性的蠻蠻可不管那一套,抓起一只香蕉皮朝西塞羅丟了過去,維德尼娜又一次制止了西塞羅尚未出口的臟話。寂滅始終在觀察著維德尼娜,蠻蠻天生對她具有親密的依賴和信任,老龍也對這個善良的姑娘產生了越來越多的好感。

  “大人,你是勇敢的將軍,就連圣女都對你另眼相看,你覺得是不是應該斯文一些?”維德尼娜用手指使勁掐了西塞羅一把,引得野蠻人一陣傻笑“斯文,斯文!我他媽是斯文人!”

  “噢,你又說臟話了!”

  “好吧,好吧!……雜種!你還敢用桃核丟我?”

  侍奉西塞羅的四名侍女對維德尼娜都非常熟悉,維德尼娜曾經是圣女的女仆,以前她們每天都要在酒窖或者洗衣間相遇十幾次。離開休憩室以后,四名侍女立即交頭接耳地討論起來“至高的光明神??!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可不是嗎?維德尼娜竟然和野蠻人在一起!圣女卻把他們當作貴賓,而且安排在第一個休憩室!”

  “維德尼娜?就是哪個面包鋪老板的女兒?”

  “就是她!光明神眷顧了她,太令人羨慕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