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呻吟和痛呼

  西塞羅大人在塔樓里逍遙快活的時候,他的同行者和跟班卻圍坐在旁邊的草叢里百無聊賴。

  “我覺得西塞羅大人有一顆無比強大的腎臟!”獅鷲王嘴上叼著草葉,側耳傾聽著塔樓的里聲音,其實根本不用傾聽,因為維德尼娜高八度的聲音足以震破十丈內所有生物的耳膜。

  “噢,親愛的……我的王,輕點!……不,用力,再用力!”

  “閉上你的鳥嘴!”寂滅這次沒有懸浮在空中,因為那樣會讓人誤以為他在偷窺,為了保護幼小的心靈,他給蠻蠻加了一個嗜睡魔法,這會小海豚正枕著格魯的大腿大流口水。

  “難道你總是喜歡用武力脅迫別人嗎?”獅鷲王狠狠瞪了寂滅一眼,每當寂滅痛毆西塞羅的時候它都想暴打寂滅一頓,可是又怕事得其反。

  這時變成普通巨人的格魯無聊的擺弄蠻蠻銀色長發說:“純潔的愛情到底是什么呢?親吻不就足夠了嗎?”

  “呵呵,可憐的處男?!奔艤缟焓謴椫Хㄗo罩,讓一串金黃色的光珠繞著頭頂不?;匦?。

  “你在鄙視我!好吧,你這頭濫交的色龍,我賦予你鄙視的權利!”格魯活了幾百年,卻缺少真正的戀愛,每當他追求蠻蠻的時候,寂滅總會冷嘲熱諷,說他的女婿不應該是卑微的獄卒。

  寂滅臉色驟變,正要發火,獅鷲王的一句話卻他平衡了許多“好了,不要吵了!我是喪妻的家伙,你們一個是老處男,一個是臭名遠揚的老色棍,我們彼此彼此……還是聽聽情侶相愛的聲音吧?!?

  圖謀不軌的高級魔法師特萊希做的唯一好事,就是在房間里放置了堅固的鐵床,在西塞羅如同鋼鐵洪獸般的反復撞擊下竟然沒有倒塌,這實在是一個奇跡,要知道在晶之堡的時候,西塞羅每次和維德尼娜約會都會葬送幾張結實的木床。

  云雨過后,房間里還回蕩著甜蜜的味道,西塞羅抱著維德尼娜靠在床頭,從離別開始一點點聊了起來。西塞羅先是繪聲繪色地講述他如何在寂寞荒野捉弄了追殺他的納吉尼,以及在巴士底山谷遇到魔導士,遭遇洪水,缺糧,遭遇藍蝎騎士一系列驚心動魄的經歷,每說到千鈞一發的關鍵時候,維德尼娜都會忍不住咬緊了嘴唇,關切地看著西塞羅,甚至還會緊張地抓住野蠻人胸口亂糟糟的胸毛。

  輪到維德尼娜傾述的時候,她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些,西塞羅卻可以憑借自己的想像力得知,這個柔弱的姑娘在他們分別以后吃了多少苦頭,他的眉頭緊皺,尤其聽到高級魔法師特萊希一次次試圖調戲她,并且將她囚禁在塔樓的時候,西塞羅再也忍耐不住,怒吼了一聲跳起來,將床頭柜和上面的琉璃花瓶統統丟下了塔樓。

  “咄咄,咄咄咄!”獅鷲王背身站在窗臺上,將完好無損的七彩玫瑰遞進房間說:“大人,我想玫瑰是無辜的?!?

  “當然!”西塞羅仍然氣鼓鼓的,他用力掠過七彩玫瑰,抬起一腳將獅鷲王踹下了塔樓。

  維德尼娜躲在雪白的被子下面,用牙齒咬著手指說“親愛的將軍,你肯定生氣了?!?

  “不,我只是為你擔心!”西塞羅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他大步走到衣櫥里將里面的衣服都丟到了床上“挑一件吧,我不能讓我的愛人永遠穿著奴仆的衣服?!?

  “親愛的,你不要這樣!”維德尼娜以為西塞羅在試探她,胡亂將所有的衣服都踢到了地上,固執地說:“我不能接受特萊希的東西!”

  “這不是他的東西,這是我們的戰利品!”西塞羅從地上撿起一件淺藍色露肩長裙打量了片刻,放到維德尼娜手里說:“就這件!噢,還有這個?!闭f著他將一條淡黃色的貂尾圍脖搭在她的肩膀。

  維德尼娜不情愿的看著長裙和圍脖,淡藍色的露肩長裙非常柔軟,整體幾乎沒有任何多余的點綴,從前胸到后腰的一條綠色葡萄藤顯得清雅脫俗,配上淡黃色的貂尾,這樣的裝扮確實很適合她。

  維德尼娜還想說什么,在西塞羅一再吹促還是換上了這套衣服,外加一雙敞口低過踝骨的鹿皮軟鞋。當維德尼娜穿戴一新,將頭發高高盤起的時候,整個人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如果說她穿著白色長袍的時候是一朵潔白的荷花,那么現在這朵荷花就是生長在金水池中,身后繚繞著一道道彩虹。

  “哈哈,這才是西塞羅大人的小美人!”西塞羅不停地吧噠著嘴,摘下一朵七彩玫瑰別在貂尾,這樣維德尼娜整個人都籠罩在祥和的自然魔法光波里了。

  “我還好看嗎?”維德尼娜也驚訝于自己的變化,不停轉身看著自己,西塞羅傻呵呵笑個不停,一邊將她拉到兩米高的穿衣鏡旁,一邊拿出記憶水晶球記錄這個美好的時刻。

  “這樣的裝扮,就算圣女也會自愧不如!”西塞羅整理著自己身上蹩腳的燕尾服,他覺得自己還是穿鎧甲比較威武。

  “這么快就要去見圣女?”維德尼娜楞了一下,隨即笑著說:“是的,我們應該盡快去見她?!?

  這時塔樓外傳來了一陣喧鬧聲,在紛亂的腳步聲中高級魔法師特西來的聲音尤為刺耳“諸位!你們都是身居高位的人,要懂得愿賭服輸的道理,塔樓里要是真的藏著絕代佳人,你們每個人都要付我五百金幣!”

  “放心吧!大祝福法師大人!”

  “我們以光明神的名義發誓!”

  維德尼娜的紅色的臉色迅速變得慘白,擔憂地看著西塞羅,而西塞羅早已經從維德尼娜的臉上得到了答案。

  西塞羅使勁舔著嘴唇,瞪大的眼睛里升騰起濃重的殺氣,他迅速脫掉了燕尾服,只留下一條寬松的條格大短褲,轉身用腳尖勾起地上的飛行睡袋,從里面拿出了散發著紫羅蘭色光波的魔法手杖。就像沉著的戰士和熟練的魔法師應該做的那樣,他一邊吟誦著魔法咒語朝魔法手杖上釋放加固魔法,手指在空中劃出一道道詭異的魔法符號,強力魔法,石膚魔法盡數包裹在他的皮膚上,最后一層淡藍色的魔法護罩釋放在身體周圍。

  “雜種!”順著一聲悶雷般的怒號,西塞羅像一陣來自海岸線的九級臺風沖下了樓梯,木質的踏板隨著身影的移動快速斷裂,接著加固了低級禁錮魔法的鐵門‘砰’地一聲化作無數的碎片,其中大部分在迸飛的時候被強悍的魔法所融化,黑色的碎片,赤紅色光芒在塔樓低層爆然綻放!

  這一天對于特萊希來說是個值得炫耀的日子,早晨晨鐘敲響的時候,大光明王和圣女黛鐸站在玉石祭臺上,在近萬名信徒在場的頌神儀式隆重宣布,賜封有魔法奇才之稱的特萊希為大祝福師,正式統領其他祝福魔法師。特萊希的財富和領地都將擴大數倍,更重要的是這代表著至高的榮耀,他將是整個納旗王國爵位僅此次于大光明王和圣女的第三人。

  祝福師是霍肯大陸新近出現的魔法師職業,主要集中在克羅諾斯的光明神廟,每個月的九號,十九號,二十九號主持大型頌神儀式,為前來祈禱的光明信徒賜福。成為祝福師的條件非??量?,首先要出生在尊貴的家族,光明神廟里僅有幾名祝福師多出生在顯赫的貴族家族,他們的父輩或者堂兄常年跟隨大光明王,立下了赫赫戰功。其次要具體有非凡的魔法造詣,進階高級魔法師三年以上。

  光明神廟聚集著上百名各級魔法師,以及具有強大精神控制力的神秘投靠者,能在眾多強手中成為祝福師本來就是可以讓整個家族驕傲幾個世紀的榮光,而能成為大祝福師,一輩子的榮華富貴自不必說,福蔭子孫更是理所當然。頌神儀式結束,特萊希送別了大光明王以后,就被一群老友新交拖進了當地最豪華的舞姬坊,一邊看著半精靈美人輕歌曼舞一邊海吃胡飲,酒到半酣,平日里莊重威嚴的魔法師原形畢露,一名年輕的中級魔法師舉杯大聲恭喜特萊希之后,煽動眾人今天一定要花光他的金幣,在連綿不斷的起哄聲中,特萊希給每個人挑選一個豐腴性感的半精靈妓女,而自己卻一副郁郁寡歡的模樣。

  年輕的中級魔法師不懷好意地再三逼問特萊希是不是患上了花柳病,而特萊希則輕蔑地表示他在光明神廟后花園里藏著絕代佳人,遠不是半精靈妓女所能比肩,于是眾魔法師就和特萊希打賭,堅持要見見他的絕代佳人。

  醉醺醺的特萊希帶領眾人乘坐馬車一路高談闊論,將維德尼娜描繪成大陸上最完美的女人,當他們下車來到神廟后花園,剛剛走近塔樓的時候,塔樓的鐵門忽然爆裂,隨著和劇烈的魔法光波沖擊,一個渾身長滿卷曲黑毛的野蠻人嚎叫著朝他們沖了過去。

  “至高的光明神??!”一名中年高級魔法師長大了嘴巴,連忙用手指釋放出三個不同的防御魔法,緊緊圍在身體周圍,其他的魔法師也大聲驚呼,他們不敢相信,特萊希的絕代佳人竟然是一個野蠻人!這個野蠻人只穿著一條紅白相間的大褲衩,渾身的卷曲黑毛隨風飄舞,而他的手里還拿著一支黑魔金的魔法手杖!

  “哈哈,特萊希大人,這就是你的絕代佳人嗎?”年輕的中級魔法師走在最前面,他迫切地想見到特萊??谥械拇竺廊?,如果真有其人,他肯定去會圣女的面前告發,在光明神廟里金屋藏嬌可是不小的罪狀。這些道貌岸然的魔法師平時無比團結,可是暗地里互相排擠,嫉妒,特萊希今天如果不是醉酒也絕對不會將這個秘密吐露出來。

  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西塞羅已經手持魔法手杖沖到了近前,只聽半空中一陣狂風呼嘯,年輕的中級魔法師的腦袋被砸的稀爛,白色的腦漿和紅色的血液噴濺起一丈多高,潑灑在幾名魔法師的身上,臉上,嘴唇邊。

  “不!至高的光明神??!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特萊希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傻了,呆呆地站在原地忘記了釋放防御魔法。

  魔法師幾乎很少具有近戰的能力,所以當強悍的野蠻人沖進人群的時候就像兇神惡煞的食人魔沖進了擺滿嬰兒的育兒室,“噗哧!”那是魔法手杖刺進胸脯的聲音,“骨碌碌!”那是被扭斷的腦袋在地上滾動的聲音……

  “特萊希大人,小心!”一名跟隨特萊希的魔法學徒用身體護住了他,擋住了來自西塞羅的拼力一擊,緩過神來的特萊??吹缴砬暗哪Х▽W徒眼神瞬間呆滯,結實的身體緩緩倒了下去,身體后面露出了野蠻人血腥的目光。

  特萊??谥懈咭髂Хㄖ湔Z,純金的魔法手杖也劃出一個個燦爛的魔法符號,它可不是普通的魔法手杖,而是今天早晨剛從大光明王的手里接過大祝福師權杖!特萊希釋放的魔法的時候,褐色的魔法護罩逐漸成型,將他身體附近形成了一個直徑三米的橢圓形祝福護罩。光明神廟聚集著大批的魔法師,這些人雖然平時為了爵位和金幣勾心斗角,但是也研究出了很多高深的魔法和魔法器具,比如西塞羅乘坐的飛行睡袋就是其中之一,而祝福魔法更是神廟值得驕傲的魔法。

  西塞羅停下了殺戮,一邊用條格大褲衩擦著魔法手杖上的血跡,一邊觀察著這位祝福法師,他可不想直接砸爛特萊希的腦袋,那樣太便宜這個色棍了,連西塞羅的情人都敢侵犯,野蠻人一定要讓他恨自己多長了兩個睪丸。

  “祝福魔法師?你就是那個魔法奇才?……雜種!你的魔法為什么是褐色?難道涂了狗屎嗎?”西塞羅用黑魔金手杖輕輕敲打著祝福護罩,傳出清脆的擊打聲,就像鐵棍敲擊著玻璃器皿,由于祝福魔法需要很長時間的釋放,所以這會的護罩正在不斷演變,最外面的是褐色的光波,里面以此是果綠色,乳白色,這樣的光波層出不窮,仿佛永遠也不停止生長的霸王花瓣。

  遠處的草叢里寂滅,格魯和獅鷲王遠遠地看著西塞羅襲殺魔法師,格魯痛苦地閉上眼睛,不停地祈禱著“至高神啊,原諒這個野蠻人吧!原諒你的仆人吧,我中了奸計才成為他的魔寵!”

  比起格魯的善良,獅鷲王和寂滅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獅鷲王將兩只翅膀合攏在胸前,不停地點頭說:“西塞羅大人的力氣比以前更大了,能將魔法手杖當近戰武器的人恐怕只有他了!”

  寂滅第一次對西塞羅表示贊賞,而他觀察的確是魔法,因為西塞羅身體周圍的藍色魔法護罩比以前堅厚了許多,這說明他很快就將進階高級魔法師。龍族天生具有一定的魔法造詣,但是許多龍族卻在高深的魔法鉆研上舉步維艱,像西塞羅這樣能夠短時間內沖破中高級魔法界限的家伙實在不多。

  如果說特萊希是魔法奇才,那么西塞羅就是魔法敗類,這就是寂滅心里所想。

  透過寂滅金黃色的眼球,可以看到幾個顏色各自的魔法護罩,除了特萊希,其他的兩名高級魔法師和四名中級魔法師都釋放出魔法護罩,忙不迭地準備防御來自野蠻人的暴力攻擊,其中一個中級魔法師在加固防御的時候,冷不防釋放出中級冰箭魔法,水桶粗的巨大冰棱猛然從他的護罩里沖出,鋒利的尖端閃爍著刺眼的冷光。

  忽然的變故讓遠處的獅鷲王猛地打了一個機靈,就連寂滅也皺緊了眉頭,此時的巨型冰箭距西塞羅不過幾米,即便他出手救援都不來及了!

  看似洋洋得意的西塞羅其實早有防備,他故意不去直接擊殺特萊希就是想見識一下光明神廟的新奇魔法,不過他更清楚自己的精神控制力遠不如這群高級魔法師,所以除了釋放出魔法護罩以外,又釋放出三面湛藍色的魔法護盾,不過這些對于防御近在咫尺的巨型冰箭遠遠不夠!

  巨型冰箭眨眼間就從中級魔法師的護罩里迅速生長出來,長達兩丈的冰箭后端粗如水桶,前端尖如麥芒,冰箭的四周還滾動著水系魔法光波,足以擊破西塞羅的護盾?!扮I!”巨型冰箭輕易穿破了魔法護罩,接著和湛藍色魔法護盾撞擊出刺耳的摩擦聲,西塞羅花費幾個月時間凝練出了魔法護盾此時堅持不堪一擊,因為它在巨型冰箭的攻擊下產生了無數的小孔,極速龜裂。

  “啊哈,雜種!”西塞羅忽然爆叫一聲,將早就準備好的火系魔法,握在拳頭里傾力擊出,巨大的赤白色火焰球應運而生,三個鬼頭鬼腦的火精靈在火球里圍坐一團,手里各自抓著一把塔羅牌,看樣子他們早就等得不耐煩了。

  “噢耶!贊美神!”獅鷲王揮舞著雙翅,興奮地飛了起來,寂滅的臉上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一次他又低估了野蠻人。

  “做為西塞羅,他首先是狡詐的!”格魯平靜地看著火焰球將巨型冰箭逼進中級魔法師的護罩,將他的身體壓成了肉餅。

  “我還是應該去看看?!奔艤绯焖男U蠻彈出了一個指甲大的光球,抱起她朝西塞羅那邊掠了過去。

  雖然早有防備,西塞羅還是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他接連釋放出幾個攻擊魔法,但是除了在特萊希和幾名高級魔法師的護罩外制造震耳欲聾的聲響,再也沒有了其他的作用。眨眼間,寂滅已經帶著蠻蠻來到了他的身邊,睡眼朦朧的蠻蠻還在說著夢話,猛然看見特萊希身外褐色的魔法護罩,以為天生掉下來一個巨大鹵肉,于是夸張地長大小嘴巴狠狠地咬了上去。

  “鏘!”又是一聲脆響,徹底清醒過來的蠻蠻捂著被震的生疼的牙齒,‘嗖’地抽出了骨錘,深吸一口氣,朝著魔法護罩就砸了下去。

  “雜種!”西塞羅在蠻蠻揚起骨錘的時候,飛起一腳揣在她的肚皮上,讓小海豚在地上滾了幾個跟頭,有了上次和戰爭禱歌的戰斗經歷,西塞羅知道高級魔法師的魔法護罩都有強力的反彈能力,蠻蠻重擊之下,很可能將傷到自己。西塞羅瞥了一眼渾身沾滿草籽,迷惘的蠻蠻,朝著寂滅傻笑了一聲“噢,我當然不是說她雜種,我的意思是……”

  寂滅這會卻不動聲色,因為特萊希的祝福魔法已經準備就緒,五彩斑斕的魔法護罩包裹一層層的魔法光波,隨著特萊希嘴唇蠕動,五彩的魔法護罩像綻開的花瓣一樣,一層層剝落開來。祝福魔法釋放時異常平靜,并不像其他魔法那樣聲勢浩大,就像一朵蓄勢已久的花朵任由微風撥弄的花瓣,蠻蠻蠕動著嘴唇饒有興趣地看著,西塞羅則不自量力地召喚出一只土系巨獾,試圖用它抵擋來自大祝福法師的攻擊。

  祝福魔法原本是一種魔法學徒就可以釋放的低級魔法,一般在戰場上加諸在戰士的身上增加盔甲的抗暴力侵害,或者增加戰士的戰斗力,而特萊希此時釋放出的祝福魔法是由十幾名高級魔法師花費了幾個月的時候研制出來,只有大祝福師才能釋放的高級魔法。

  看似柔弱的祝福魔法驟然爆發了驚人的能量,首先是褐色的魔法光罩落下,比堅鐵還要強硬的魔法光波硬生生拍打在地面,將所有的石子,沙粒都粉碎成均勻的塵埃,當塵埃激蕩起來的時候,第二層魔法光罩落下,和褐色的魔法光波融為一體,仿佛一波波永不停息的海浪朝四周的生物鋪天蓋地掩蓋而去。

  幸好西塞羅的身邊有一只雖然好色,卻對魔法足夠精煉的老龍,寂滅早就小心提防著特萊希的祝福魔法,當褐色魔法拍擊地面的時候,他身體周圍的金黃色魔法護罩忽然一分為二,就像金翅大鵬鳥的雙翅,分別護住了西塞羅和蠻蠻。寂滅將雙臂合攏在一起,平時呈現出巨爪形態的雙臂互相纏繞,就像盤根錯節的樹根牢牢咬合在一起,變成金色的巨漿。

  “砰!轟隆??!”祝福魔法的巨大威力展現無疑,塔樓周圍原本是荒草遍地,枯樹林立,祝福魔法所過之處全部夷為平地,連根枯黃的草梗都沒有剩下,全部由石塊砌成的塔樓也難免受到了牽連,眨眼的功夫,塔樓正面的石快足足少了半寸,表面留下了無數凸凹的小坑,高聳的塔樓瞬間變成了黑漆漆的石像鬼。魔法防御在祝福魔法的攻擊下也顯得異??蓱z,特萊希身邊的幾名中,高級魔法師的魔法護罩如同扣在桌子上的杯子一樣被掀開,魔法師隨著狂風飛向了天空。

  火系魔法,水系魔法,風系魔法,祝福魔法融合了三種不同又相聲生克的魔法,此時的特萊希并沒有全力攻擊,畢竟他還對塔樓里的維德尼娜存有一絲幻想。寂滅凝重地盯著迎面而來的祝福魔法,龍族強大在這一刻得到充分的證實,化作雙翅的護罩屹然不動,無數金黃色的鱗片在風中輕輕顫抖,如同迎風而舞的鳥類羽翼。寂滅輕嘯一聲,擰合雙臂做成的巨漿輕易劈開了沒有窮盡的祝福波浪。

  蕭寂!

  整個世界在這一刻停止了呼吸,時間也似乎凝滯了,過了好一會,幾名被沖上天空的魔法師才斷斷續續地落了下來,發出撕心裂肺般的痛呼。

  “至高的天空之神??!”獅鷲王嚇的臉色嫩黃,來回在眾人頭頂盤旋,格魯剛才也躲在了寂滅身后,這時臉上帶著劫后余生的表情猛地親了蠻蠻一下,剛才被西塞羅踢了一腳的蠻蠻正在找撒氣桶,她高高躍起,飛快地扇了格魯十幾個耳光,落下后委屈地看著寂滅,要是她具有語言能力這會,肯定會大罵“救命啊,有人摸我屁股!”

  祝福魔法釋放后魔法師身體四周不再有任何防御光罩,西塞羅趁機跳起來,幾個箭步沖過去,用沉重的皮靴踢在了特萊希的下體,直接將他的睪丸變成液體?!半s種!他媽的狗雜種!”西塞羅將黑魔金手杖插進泥土里,幾下撕光了特萊希的衣服,之后用紅黑色法師長袍擰成了一根布繩,牢牢地捆住他的雙腳,將他倒吊在了塔樓的陽臺上。

  “打!吊起來打!”

  “吊起來打,吊起來打!臭流氓,無恥的色棍!”獅鷲王飛舞著,繞著塔樓反復飛行,用翅膀卷起西塞羅的魔法手杖,沒頭蓋臉地抽打著,身體白胖的特萊希聲嘶力竭地呼喊著救命,一會在徹骨的疼痛中暈了過去,一會又在徹骨的疼痛中醒了過來。

  “救命!噢……光明神啊,你在哪里?”

  出了一口惡氣的西塞羅朝寂滅伸出了大拇指,欣賞了一會赤裸的祝福在空中痛嚎的慘態,隨即蹬蹬蹬跑回了塔樓,把大腦袋靠在了維德尼娜的胸脯上,做出驚嚇過度的樣子“噢,親愛的,我需要撫慰!噢,我的小心臟??!”

  維德尼娜開始被嚇了一跳,當西塞羅那雙大手又一次伸進她的裙子里的時候,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朝著野蠻人胯下的‘小帳篷’輕輕拍了一巴掌。

  “至高的光明神??!救命!”

  “噢,將軍,用力!噢……輕點……不!用力,用力!……”

  西塞羅大人的到來將向來安靜的光明神廟推向了喧鬧的浪尖,在荒僻的后花園里,痛苦的呼救聲和情侶的歡愉聲如同童生二重唱,達到了某種令人哭笑不得的和諧,寂滅和格魯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打起了拍子。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