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一十章 劫后憂

  西塞羅躺在地上,明顯的感受到了寂滅的腳踝在輕輕顫抖,他費力地挪動著腦袋,想要看清楚究竟是什么讓大陸上最強大的武者也感到了恐懼。寂滅警惕地看著瘋狂的九條黑色生物,身體四周浮動著無數的金黃色魔法光球,這些光球隨著他的視線而快速移動,只要黑色生物稍有異樣,金色光球就會發出傾力一擊。

  暗黑之巢!寂滅當然聽說過這個名字,那時他剛剛學會的高級變形術才,還是一個充滿正義感的小伙子,龍族的族長在無數次炫耀龍族的強大和高貴之后,再三叮囑他如果遇到暗黑之巢千萬不能任意而為,因為沒有誰能夠真正了解暗黑之巢的潛在能量。關于暗黑之巢有無數的傳聞,每一種都神乎其神,不過每種傳說都肯定了暗黑之巢是暗黑世界最強大的攻擊手段。

  暗黑之巢是由九條邪惡的地下生物變異而成,暗黑精靈們根本無法控制這個界于生物和魔法之間的怪胎,據說暗黑之巢第一次出現就幫助暗黑精靈們屠殺了數以千計的地下雙足飛龍,之后它又順便將地下都城的大部分變成了廢墟,迫使暗黑子民不得不放棄了距離地下河最近的地域,長途遷都。

  幸好充滿智慧的暗黑精靈找到了封印暗黑之巢的方法,但是他們再也不敢動用它了,即便在幾百年前暗黑精靈和地面生物決戰的最后關頭,也沒有一個暗黑精靈奢望用暗黑之巢挽救敗局,曾經親眼見過暗黑之巢恐怖能量的精靈早已經死去,傳說依然經久不衰,雖然沒有任何一個地面生物見過暗黑之巢那摧枯拉朽的超強攻擊力,但是他們依然相信,只有至高神才能抵御這樣的攻擊。

  九條巨大的黑色生物似乎不太習慣地面上冰冷的夜風,在藍蝎騎士群中沖撞了幾個來回就回到了銀盒子里,當銀色的盒蓋‘啪’的一聲蓋上的時候,暗黑公爵渾身像篩糠似的顫抖著,面部因為驚恐而扭曲走形,公爵夫人緊緊躲在丈夫的懷里,早已經泣不成聲,她的聲音充滿了驚訝和劫后余生的欣喜“親愛的,我們……我們得救了!”

  “沒錯,我們得救了!”暗黑公爵愣了一下,飛快思從地上跳起來,大聲命令著剩余的地精騎士:“撤退,撤退!”地精騎士們夢游似的朝巴士底山谷撤退,后面緊跟著好奇的寂滅和蠻蠻,格魯抗著重傷的西塞羅一路狂奔,大聲呼喊著德魯伊的名字。

  一向軍容整齊的藍蝎騎士已經潰不成軍,暗黑之巢帶走了近二百名藍蝎騎士的肉體和靈魂,只剩下被暗黑酸雨魔法嚴重腐蝕的破爛盔甲,那些可憐的戰馬連一顆牙齒都沒剩下。劫后余生的藍蝎騎士大多無法控制受驚的戰馬,任由戰馬向寂寞荒野深處狂奔了十幾里路,少數留在戰場的騎士更加糟糕,酸雨魔法將盔甲腐蝕后焊接在一起,人就像被困在鐵桶里一樣,騎士們發出野獸般的嚎叫,酸雨毀掉他們的英俊的容貌和強壯的身體,抬眼望去,到處是森森的白骨。

  李威斯收起了彩虹斗氣,大滴的冷汗沿著鬢角流下,眼睜睜看著半獸人組成的野蠻軍團悄然撤離,剛剛的經歷仿佛是一場噩夢,先是出現了金色巨龍摧毀了戰爭禱歌,接著只存活在傳說里的暗黑之巢對藍蝎騎士展開了瘋狂的屠殺。他直勾勾地看著狼藉遍野的戰場,目光呆滯,仿佛瞬間蒼老了幾十歲,魔法師,藍蝎騎士,這些達拉斯城邦賴以保衛國土和榮譽的強大力量在片刻竟然損失了大半。

  狄賽爾率領的半獸人武士迅速和西塞羅會師,忙不迭地回到了巴士底山谷,所有的人都對剛才的一場屠殺心有余悸,雖然暗黑之巢將他們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但恐懼已經深深刻入了每個人的心里,在撤退的時候,一些半獸人故意和地精騎士,暗黑公爵拉開了距離,似乎看一眼這些暗黑子民都會遭遇厄運。

  地精騎士,斑馬武士和損失慘重的駱駝武士都回到了巴士底山谷,還有一大群毫無做為的獅鷲盤旋落在了城頭,在偷襲之前他們就帶著一大批魔法卷軸飛上了天空,可是強悍的精靈弓箭手使它們無法低空飛行,魔法卷軸也就不能準確的投擲在藍蝎騎士的營盤,后來戰爭禱歌出現,暗黑之巢狂虐,它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躲避在云朵后面,防止成為戰場上死的最為寂寞的戰士。

  回到巴士底山谷以后,守在城頭的獨眼巨人和鐵甲劍士連忙從森之子部落找來了大批治療師,而德魯伊和八名幻影射手早在指尖釋放出淡綠色的自然醫治魔法對生命垂危的半獸人進行搶救。暗黑公爵和地精騎士依然藏在黑暗結界里,遠遠避開了人群,黑暗結界會釋放出恢復魔法促進傷口快速愈合,眾人刻意和暗黑子民們保持著一大段距離,不過總是有人朝黑暗結界投去疑惑的目光。

  德魯伊忙碌地給西塞羅治療著仍在潺潺流血的傷口,西塞羅表情很平靜,似乎習慣了虐打帶來的劇烈疼痛,更何況今天他利用了老龍的親情才成功擊殺了幾十名魔法師。往事一幕幕地浮現在西塞羅的眼前,他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堂堂的魔導士會賴在鳥不拉屎的山谷不走,為什么達拉斯城邦的大王子會派出強大的藍蝎騎士和法師團進攻山谷,看來魔導士早就察覺到了暗黑之巢的存在!當初,西塞羅帶著蠻蠻和奧尼克斯去地下灰巖坑拜訪暗黑公爵的時候,蠻蠻渾身散發著湛藍色魔法光波,顯然是感覺到了強大威脅的存在,而他當時只是以為蠻蠻對暗黑公爵夫婦有所警惕,當金龍寂滅初到巴士底的時候也嗅到異樣的氣息,可是這些蛛絲馬跡都被西塞羅大人忽略了。

  比起半獸人,金龍寂滅顯得非常有膽識,他漂浮到暗黑公爵的面前,用前所未有的謙遜語氣說:“尊敬的公爵大人,你讓我在有生之年見識到了令人肅然起敬的暗黑魔法,對此,我表示深深的感謝!”

  暗黑公爵沉默,公爵夫人卻尖叫起來“親愛的,他是什么人?我……我覺得他要強奸我!”

  “我?”寂滅大驚失色,他沒想到堂堂的公爵夫人竟然像花癡一樣,說出匪夷所思的話,他是第一次和暗黑公爵夫婦打交道,根本不知道這對來自地下城的夫妻渾身都是怪病,當然包括腦子。

  “咳咳,尊敬的金龍,我夫人受到了驚嚇……咳咳,請原諒?!卑岛诠魳O力克制著劇烈的咳嗽,但是他的表現還是無法讓高傲的寂滅滿意,寂滅冷冷的哼了一聲,轉身離去“我覺得,地下城應該增加一批教授禮儀的牧師?!?

  暗黑公爵沒有理會寂滅的輕視,逐漸清醒的腦子正在思量著今后將要面臨的種種可能,當初他被人類軍隊俘獲的時候沒有動用暗黑之巢,當魔導士的狗腿子欺負暗黑族人的時候他沒有動用暗黑之巢,只是期望著能有一天,能回到深埋在地下的故鄉,將暗黑之巢放回到原來的地方,可是現在一切都晚了!恐怕用不了幾天,霍肯大陸的每個角落都會傳誦著關于暗黑之巢的種種揣測。

  生命和愛情都得到了延續,可是遠離故土的人還能回到家鄉嗎?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