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座(湛藍徽章)  第一百零八章 掙扎

  蠻蠻在無形中挽救了上萬名半獸人,挽救了巴士底。

  她飛行的速度快如閃電,當寂滅追上去的時候幾乎不來及了,眼看著蠻蠻就要沖撞在戰爭禱歌魔法護罩上,情急之中,寂滅仰天長嘯,隱伏在身上的無數金麟迸發出無數道強悍的魔法光波,一道接著一道的撞擊在了戰爭禱歌護罩上,接著他身體膨脹成十幾丈長的巨大金黃色身軀,鋒利的龍角發出嗡的一聲,如波濤般的金黃色魔法光波層層拍向了禱歌護罩,龍頭的金麟化作無數的魔法光彈,噼噼啪啪撞在護罩上。

  寂寞荒野的這個夜晚注定充滿了絢麗的魔法光彩,當金龍出現的時候,圣鎧騎士的彩虹斗氣,戰爭禱歌的銀色光芒全都黯然失色,無邊的大地和浩淼的夜空完全被籠罩在金燦燦的光芒之中,仿佛身處金色的海洋的最底層,永無窮盡的魔法光波洶涌澎湃,在他們的頭頂,身體四周迅速擴散。

  戰士們驚呆了,就連經歷了無數生死考驗的李威斯也被嚇的臉色蒼白,如此巨大的魔法波動恐怕遠遠超過了魔導士的精神控制力,而他竟然藏在巴士底山谷!

  瞬間,禱歌魔法護罩在金色魔法光波的攻擊下逐漸縮小,釋放戰爭禱歌的魔法師們感到了巨大的壓力,很快魔法師們被接二連三地壓碎了內臟,大口噴著鮮血,仰面倒了下去,三名高級魔法師愣住了,在著眨眼即逝的剎那間他們根本無法做出反應,但是寂滅已經化作金黃巨龍的身軀已經穿破了銀色的禱歌護罩,鋒利的金色光波仿佛無數的利刃,將四周的地面砍出一道道犬牙般的深坑,他的身體迅速掠過的時候,兩名高級魔法師和十幾名低級魔法師化作了細如塵埃的血雨,緩緩潑灑下來,隨風而舞的還有幾片紅黑色的碎布,那是殘留的法師長袍。

  瞬間!所有的人似乎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金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完成了破除戰爭禱歌,挽救蠻蠻的一系列動作,這會他正攬著蠻蠻,擔心地上下打量著。

  “撤退!”西塞羅喜形于色,金龍寂滅的強大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能有這樣的人守在身邊,即便每天斷上幾根肋骨也在所不惜。

  “攻擊!攻擊!藍蝎騎士攻擊!”李威斯勃然大怒,暴盛的彩虹斗氣直沖蒼穹,現在他只想著砍下野蠻人的腦袋而后快,在短短的時間里他竟然損失了兩名高級魔法師和十幾名低,中級魔法師,為了培養出這些魔法師,大王子苦心經營了十年,而現在卻毀在他的手里,他當初可是當著大王子的面可是立下了軍令狀,保證不傷一兵一卒就可以占領巴士底山谷!

  “霍!霍!霍?。?!”轉瞬即逝的魔法大戰消失后,五百名藍蝎騎士重新占據了戰場,即便強大的魔法可以使戰爭的天枰傾斜,戰士和鋒利刀刃卻依然是戰爭的主導!

  藍蝎騎士每十人為一小隊,前后奔跑,很快就將五十名地精騎士和西塞羅團團包圍,西塞羅召喚出來的不死生物已經在雷元素和他們圍攻下消失無形,現在他們面對的是地精騎士,這個曾經的手下敗將,只有強大金龍令這些從來不知畏懼的騎士感到了不安。不過這會寂滅卻已經抱著蠻蠻,掠到了西塞羅的身邊。

  “哈哈,老雜種,你干的真不賴!”西塞羅站在紅球似的水蛭王后身上,使勁舔著八撇胡,這大概是他人生最得意的幾件事之一了,哈哈,竟然可以驅使霍肯大陸最高階的武者金龍寂滅!

  “卑鄙的野蠻人!你侮辱了龍族的智慧!”寂滅氣的渾身的金麟嘩嘩做響,仿佛無數的甲片迎風而動,接著他一只手抱著蠻蠻躍上了水蛭王后的背上,另一支手狠狠地掐住西塞羅的脖子,將他狠狠的摔在了地面。

  “老雜種!哈哈……用力!……再用力一點,你他媽難道便秘嗎?”西塞羅像一個無力的稻草人似的,被寂滅不停在水蛭王后身后來回摔動,一股股的鮮血從西塞羅的嘴里噴了出來,可是他的嘴里仍然大罵不止,狂笑聲肆無忌憚的在夜空中飄蕩。

  “騎士!進攻,進攻!”李威斯大聲叱咤著,因為很多藍蝎騎士都愣住了,一些人還發出無聊的笑聲。李威斯大聲約束著騎士,自己卻禁不住朝西塞羅那邊掃了幾眼。這會西塞羅和他的魔寵門正在上演一場前所未有的鬧?。何懔搜旱乃瓮鹾笙駛€大紅球似的在地上焦急的轉著圈子,十幾跟觸角上下翻飛,從各個角度攻擊著寂滅,而寂滅身體自然釋放出的魔法護罩堅固無比,他將西塞羅打的像一個血人,七竅流血,骨斷筋折,被他緊緊抱在懷里的蠻蠻急的‘歐,歐!’亂叫,卻無法制止他,身體高大的格魯繞著水蛭王后來回奔跑,試圖阻止寂滅,但是寂滅的動作快如閃電,就連格魯也沾不到他的衣角。

  荒誕不經的事情就擺在李威斯的眼前,擁有強大召喚能力的野蠻人統領著眾多的半獸人武士,德魯伊和暗黑子民,以及從來不肯向任何種族低頭的龍族,就在剛才金色巨龍輕易就摧毀了最堅固的魔法防御陣——戰爭禱歌,可就在雙方軍隊正面交鋒的最關鍵時刻,他們竟然發生了內訌……噢,應該說可笑的斗毆。

  戰爭禱歌的破滅讓暗黑公爵松了一口氣,快速釋放出幾個暗黑魔法以后,地精騎士和他們胯下的獨角獸再次陷入了黑暗結界里,騎士們重新鼓起斗志,剛剛低吼咆哮的獨角獸也安靜下來,用力在草地上摩擦著蹄子,準備和對面的敵人決以死戰。

  事實上,真正的戰斗才剛剛開始,潮水似的藍蝎騎士已經從四面涌來,不要說地精騎士和藍蝎騎士誰的武力更強大,僅僅從人數上,面對十倍于己的藍蝎騎士,地精騎士就已經落了下風,而且藍蝎騎士們的盔甲上滾動著詭異燦爛的魔法光粒,這說明平衡魔法已經讓騎士們的血液沸騰起來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