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迢迢第493章

  有了組織部長定基調,其他人的意見幾乎都是統一。大家一致贊成曾建凡擔任常務副縣長、郝國海擔任副縣長。

  田國峰也是支持這個建議,朱賀年當然也是從善如流,很“開通”地拍板定了這件事。他對大家說道:“那這個事就先這么定了。你們組織部準備相關申報材料報市委批準?!?

  討論完常務副縣長的人選,接下來就討論幾個鄉鎮的人選問題。這次朱賀年倒沒有讓他先開口,大部分是由組織部長提議,大家一致通過。

  其實,人事任免肯定不是表面看的這么簡單,組織部長之所以能夠這么輕易說出來,都是有很多人長時間在幕后運作的結果,也是朱賀年和田國峰平衡協調之后才拿出來討論的。對于重要的崗位,他們還要和不是常委通氣,爭取他們在會議上不提出大的異議。有時又異議,也不是原則問題,說出來反而顯得會議很民主。

  人事安排所經歷的無數的拼殺、交易都是在幕后,一般人看不到也不了解。

  在討論晾袍鄉的班子人選時,朱賀年再次找上薛華鼎,詢問他的意見。好像朱賀年專門要賣面子給薛華鼎,就是要讓他的意見當著大家的面說出來,然后加以肯定。

  薛華鼎知道自己要調走之后,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晾袍鄉。而且晾袍鄉的那些企業都是在自己的思路下發展起來的,算得上體現了自己的思路。即使自己將來不在長益縣了,但他還是不愿意看到這里的企業出現什么波折。

  他心里一直想晾袍鄉的班子能夠穩定下來,但又不想阻攔蘭永章進步?,F在朱賀年問自己的意見,他還真不好怎么說。

  見朱賀年微笑著看著自己,薛華鼎說道:“各位在座的都是我的領導,我也不藏起來說話。說實在的,我對晾袍鄉還是有很深的感情。晾袍鄉走到今天這一步不容易,這與鄉黨委書記蘭永章和副鄉長戴躍的工作分不開的?,F在晾袍鄉還是起步階段,遠遠還沒有達到穩定發展這一步。我不是說其他領導不能去,也不是不相信其他領導的能力。但我擔心他們不了解那里的情況,怕他們為了出政績而好高騖遠。所以,從內心來說,我還是希望晾袍鄉的班子保持穩定,讓晾袍鄉有一個相當平穩的發展時期?!?

  薛華鼎的意思說白了就是讓晾袍鄉的班子暫時不動,盡可能給晾袍鄉一個維持較長時間安定的發展環境。

  說到這里,薛華鼎又說道:“不過,蘭永章書記的能力有目共睹,他和戴躍一樣能任勞任怨。我在這里提一個建議,請朱書記、田縣長和各位常委討論。我提議縣委向市委申請縣委增加一名常委名額,這樣的話可以提高包括晾袍鄉在內的所有鄉鎮干部的積極性。同時也提議讓戴躍同志擔任晾袍鄉的鄉長一職?!?

  這事倒讓其他常委一愣,確實現在有不少的縣選大鄉鎮的書記入常委,長益縣的申請也許有可能通過。真要讓蘭永章入了常委,其他鄉鎮的書記還不千方百計也想占整個位置?

  對于這個提議,朱賀年沒有立即答復,只是說他先找市組織部打聽一下情況再說。

  開完會,薛華鼎就回自己的辦公室整理相關資料,準備在市組織調令下來之后就進行全面的移交。

  但是他的整理不時被來訪者打擾,首先是副縣長曾建凡,人事會上的消息不知怎么傳到了他的耳朵里,所以他第一個進來向薛華鼎表示感謝。

  “曾縣長,你誤會了。本來就只有你最適合接任這個位置,我只是代表其他人說出了大家的心愿而已?!毖θA鼎見他進來說著客氣話,只好放下手里的工作,陪他說話。

  “我記在心里了,大恩不言謝?!痹ǚ补傲艘幌率?,又說道,“薛縣長,除了專門過來感謝,我還有一件事就是來討教的。雖然上級組織最終是不是讓我上還不確定,但我還是會做好相關準備,你說是不是?你的能力大家都知道,你能不能教我幾招,現在我的心里可沒底?!?

  薛華鼎笑了說道:“曾縣長,言重了。我接這個位的時候我可是比你突然多了。我這位置上干的也不長,要說體會,還是有點。但說起經驗的話,我還真沒有什么經驗。反正我們是朋友,今后你在工作中發現我以前做的不好的,你打電話問我、批評我就是。保證我是有問必答,有錯必……呵呵,我又不在這里了。說有錯必糾說不了,只能說有錯必承認。呵呵,怎么樣?”

  “薛縣長真是謙虛。好,今后我遇到什么不知道的事我就向你請教。對了,還有一事請老弟你幫忙?!?

  “你盡管說?!?

  “你有能力,也有魄力。而我呢,最缺的就是這些。我現在心里最擔心的是把你好不容易開創出來的大好局面給破壞掉。那我不成了千古罪人,還不被全縣的干部群眾罵死?”曾建凡夸張地說道。

  薛華鼎知道他的話有所指,也就沒有插話,只是看著他,等待他的下文。

  曾建凡繼續說道:“我也是一條漢子,組織上讓我到這個位置,我當然也想做出一番成績來。雖然不可能做得有你做的那么輝煌,那么引人注目,但也要有一個一般樣子。是不?我想來想去,覺得還是要找你。薛縣長,你在我們長益縣也工作了這么久,能不能介紹幾個和你思路對路的干部給我,我好多跟他們聯系,向他們討教啊?!?

  薛華鼎知道這是曾建凡向自己示好,以報答自己對他的所謂舉薦之恩。他現在向薛華鼎要親信名單,肯定是準備在將來有機會的時候關照這些人。

  不過這種事情有利有弊,好處就是自己的那些親信朋友不會因自己調走之后沒有人關照。不好的方面是對方這種示好能不能保持長久是一個問題。俗話說一朝天子一朝臣,也許他在今后的工作中發現他的思路和上任的思路格格不入,他就有可能反過來打壓上任的親信。最終結果是好處沒撈著,反惹一身麻煩。

  薛華鼎在他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對策,只把那些他打壓不了的人介紹給他,其他下面的人讓那些人去關照就是。

  比如公安局局長張群雄,雖然只是一個科級干部,暫時還進不了常委,但他的權力不見得比一個副縣長的權力小,人脈關系也強,上有張清林罩著。曾建凡即使想排擠他,也無從下手。但是,如果曾建凡關照他,他也可以給曾建凡很大的支持。

  又比如不屬縣政府直接管轄的蔡志勇、有可能升任縣委常委的蘭永章、組織部副部長馬競等等都是和曾建凡合則二利,分則二害的關系。曾建凡是聰明人,今后肯定不會打壓他們的。

  至于劉誠、曹奎等人,因為級別低、權勢不大,不足以抗衡一個常務副縣長的沖擊,暫時還是不介紹給他,等一段時間視情況再說。

  曾建凡聽了薛華鼎介紹的幾個干部,心里很是高興。如果能取得這些人的支持,他開展工作就輕松多了。連忙提出請薛華鼎將他們喊來一起吃一餐飯。讓大家知道這都是自己人,薛華鼎笑著答應了。

  送走興高采烈的曾建凡,郝國海也過來感謝薛華鼎。同時他把田國峰安排他主管包括晾袍鄉在內的幾個鄉鎮的事告訴了薛華鼎,他請薛華鼎放心,他一定會薛規郝隨,不會輕易破壞現在的局面。

  薛華鼎辦公室人來人往,很難有安靜的時候。

  如果不是有王波幫忙泡茶和打掃衛生,他還真不知道忙成什么樣子。下班前市委組織部長王緒親自給薛華鼎打來電話,要他明天上午前往市委辦公室報到。

  晚上他又是和那些祝賀的人喝酒宵夜。

  第二天,薛華鼎帶著王波準時出現在劉桂清面前。劉桂清笑著對他說道:“今天羅書記親自送你到瀏章縣去上任。陪你去的還有市委組織部的孟副部長。組織部長王緒送那個縣長到昌宜縣去上任?!?

  薛華鼎笑道:“那今天的酒恐怕是不能少喝?!?

  “呵呵,你就得意吧。人家縣委書記上任也未必讓羅副書記親自出馬呢?!眲⒐鹎逭f道,“本來我是爭取要去的,可大老板不同意,說是過段時間你們縣換屆的時候,我再過去。那時可以在你們那里多呆一段時間?!?

  薛華鼎和王波就坐在那里看報紙,等待羅格衡忙完他手頭的事。

  九點半左右,羅格衡就在孟副部長的陪同下出現在市委辦公室。他問道:“小薛,可以出發了嗎?”

  早已經站起來迎接他的薛華鼎連忙說道:“我們早準備好,正在等著領導的通知?!?

  羅格衡和薛華鼎、王波握手之后道:“那就走吧!”

  一行三輛車,薛華鼎坐在羅格衡的車上,前面坐的是羅格衡的秘書陶瀧。

  坐在車上,二人談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談到也不熱烈。一般是羅格衡問,薛華鼎答。

  因為有羅豪的關系,薛華鼎心里一直把羅格衡當成自己的父輩,在心里上總有一點放不開。不是怕他,只是覺得跟他開玩笑的話有點不禮貌似的。

  羅格衡估計也是有這個心理。薛華鼎雖然滿了二十七歲,但樣子看起來只有二十四五的樣子,而羅格衡有五十多歲,也就把薛華鼎看成子侄一樣,玩笑的話往往到嘴邊就收住了。

  時間就這么不尷不尬地過著,讓前面的秘書陶瀧和司機很是奇怪,但又不好插言。

  最后還是羅格衡打破了僵局,問起薛華鼎岳父的企業,薛華鼎就把他所知道的向羅格衡介紹了一下,不但介紹了無線電二廠的情況,還介紹了許昆山光纜廠的情況,以及許蕾負責的軟件公司情況。

  瀏章縣離市區并不遠,雖然瀏章縣城和長益縣城離市區的距離差不多,但瀏章縣的地界離市區更近。沒有半個小時,車隊就達到了瀏章縣縣界。老遠就看見瀏章縣的縣委書記傅全和帶著一班子人站在交界處不遠地路邊在翹首等待。

  羅格衡對司機道:“離他們遠一點就停車?!?

  司機嗯了一聲,心里很是奇怪。坐在他旁邊的秘書陶瀧更奇怪,不明白為什么羅副書記突然改性了,不但不批評傅全和這么明令禁止的迎來送往,還主動提前下車來顯示這種對對方的尊重。

  看到車在前面十多米的地方停下,羅格衡走下車笑容滿面地從車里鉆出并朝他們走來,瀏章縣的傅全和等一班人更是驚訝萬分。說實在的,他們剛才心里還忐忑不安呢,生怕一貫以來嚴肅要求部下的羅格衡批評他們。

  沒有多想,傅全和連忙帶著一班子人快步迎了上來,熱情地喊道:“羅書記好,歡迎你來我縣檢查指導工作?!?

  羅格衡也熱情地回應著,跟瀏章縣的幾大班子人員握了手,并向遠處昂首挺胸的警察揮手致意。一副非常隨和的樣子。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