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蟬變第277章 阿龍塔族長

  任超凡聽了麥克將事情的前因后果完整的講述一遍后,心中可就有點為難了。當初和基洛五兄弟商談條件時就是讓這血魔堂五兄弟擔任任氏企業的國際保鏢,并負責監控國外對任氏企業有惡意的八異界勢力的動向??墒呛髞碛捎邳S帝和蚩尤的出現,任氏企業和八異界勢力之間不會爆發正面的武力沖突,所以基洛五兄弟此時也不過是個名義上的保鏢,本身并沒有什么實際的工作可做。但是讓基洛五兄弟去插手韋布與阿龍塔族的沖突,任超凡卻又無法開口,畢竟這不是基洛五兄弟分內的職責,一旦他們在與阿龍塔族的沖突中有個閃失,任超凡無法向北美血魔堂交代。

  可是按麥克所說,這阿龍塔族的神秘的殺人詛咒“骨指術”分明是八異界中的異能之術,單憑人類的力量是無法抵御的,如果不動用血魔堂基洛五兄弟,那么只能任超凡自己親自出馬了??墒侨纬埠忘S帝、蚩尤簽訂過協議,不能和八異界的勢力發生武力沖突啊。但是看著老麥克可憐巴巴的懇求眼神,任超凡又無法狠下心來拒絕這個澳大利亞老頭。

  思來想去,任超凡決定先和喬治·麥克一道到阿龍塔族去看看,假如阿龍塔族背后真的有八異界的勢力,到時候任超凡找黃帝和蚩尤兩位神界魔界兩大集團的老大出面,一定能搞定阿龍塔族的背后的八異界勢力的。畢竟只要是八異界勢力的都要聽從黃帝和蚩尤兩位老大的命令啊。

  想到這里,任超凡開口對麥克說道:“麥克,別著急。我先陪你到阿龍塔族看看行不行?”

  “不行!任,絕對不行!”喬治·麥克一下子就跳了起來。他情緒激動的說道:“任,這樣太危險了。我絕對不能讓你陪我一起去冒險。我一把年紀了,死了倒也沒什么??墒侨?,你是一個跨國大企業的當家人,你一旦有個閃失,這可如何是好?你不能去,絕對不能去!”

  任超凡見麥克如此激動,就大笑起來,他對麥克說道:“麥克,你先別激動,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

  喬治·麥克用不解的眼神看著任超凡,不知道他都著急成這個樣子了,任超凡還為何發笑。

  “麥克,你還記不記得上次我在澳大利亞昏迷不醒,有一個Z國的老修士過來救我的情形?”任超凡不能告訴麥克他身具超級異能的真相,他就編造一個理由來哄騙一下老麥克。在外國人看來,Z國的道士和他們的修士并無任何不通,都和巫師差不多,屬于神通廣大的人。

  “記得記得,那個老修士叫玄一道長。當時你病得很厲害,就是這個老巫師把你救了過來?!眴讨巍溈藢Π装l皓首,一副道骨仙風模樣的玄一道長記憶非常深刻。

  好辦了,這就好辦了。任超凡心中暗喜,既然老麥克對玄一師祖印象這么深,那么自己怎么夸大其詞都沒關系了。

  “麥克,這玄一道長是Z國的巫師,法術非常厲害。他給我身上下有咒語,可以讓我免受天地間一切邪惡的東西的傷害。你放心吧,我跟你去阿龍塔族絕對不會有什么意外的?!比纬惨桓弊孕艥M滿的表情,言語鑿鑿,不由得喬治·麥克這個澳大利亞老頭不信。

  見任超凡如此,喬治·麥克終于徹底打消心中的疑慮,他同意任超凡陪他一起到阿龍塔族去。不過他還是再三叮囑任超凡,一旦發現阿龍塔族殺手過于厲害,任超凡一定要盡快脫身,不要顧及他這個老頭子的安危。對于喬治·麥克這個要求,任超凡當然是含笑答應了下來。

  ※※※

  阿龍塔族居住在澳大利亞中部的維多利亞大沙漠的邊緣地帶。馬斯格雷夫山脈橫亙在維多利亞大沙漠邊緣,山脈的最高峰、海拔一千四百三十九米的伍德羅夫山直插云端。在伍德羅夫山下,有一個叫阿德萊峽谷的地方,阿龍塔族就居住在這里。

  墨爾本距離阿德萊峽谷有近兩千公里的路程。任超凡只怕去晚了韋布會丟掉性命。好在韋布也只不過比他們早走三個小時,他同樣也需要走過這兩千公里的路,假如任超凡開車快一點,也許在路上能追上韋布呢。

  可是任超凡駕駛著悍馬一路狂奔,麥克也沒在路上發現韋布的影子。不過這很正常,他們在這川流不息的車流中發現韋布的機會跟中六合彩大獎的概率差不多。他們假如能發現韋布,那才不正常呢。任超凡也明白這個道理,只不過心中抱著僥幸的心理而已。

  經過十七小時的顛簸,任超凡和麥克終于趕到了維多利亞大沙漠邊緣小城蘭比納。兩人在蘭比納稍事休息,進行一些食物和淡水的補給,就又驅車前往阿德萊峽谷。

  從蘭比納驅車前往阿德萊峽谷,一路上山峰、峽谷不斷。最令任超凡震撼的是,是天地間一片紅色的景象。悍馬車行進在紅色的荒野上,天是紅的,路是紅的,連車后揚起的灰塵也是紅的。

  又經過近四個小時的路程,任超凡和喬治·麥克趕到伍德羅夫山下。這時喬治·麥克告訴任超凡,再往前走幾公里,就是阿龍塔的居住地阿德萊峽谷。于是任超凡就找了個隱秘的地方,將悍馬車停好。然后和麥克步行前往阿德萊峽谷。

  兩人走了有十多分鐘,順著山勢拐了一個彎,面前忽然間出現一個龐然大物。一個高達五百多米的紅色巨石聳立在天地之間,即使對比著身旁一千四三十九米高的伍德羅夫山,這個紅色巨石也絲毫不會遜色。任超凡遠遠看去,只見這紅色巨石在伍德羅夫山的襯托下更顯得霸氣十足,五百多米高的紅色石壁環繞四周,儼然一座威嚴神圣的古城堡,在這綿延的馬斯格雷夫山脈下拔地而起。仿佛一個古老帝國,再向人炫耀它的輝煌與強盛。

  喬治·麥克指著那巨大的紅色巨巖向任超凡說道:“任,那紅色巨巖后面就是阿德萊峽谷,阿龍塔族人就居住其中?!?

  任超凡點了點頭,他示意麥克不要出聲,他倆偷偷繞過去,先看看峽谷里的情況再說。于是兩個人就悄悄地沿著半山腰慢慢地摸到紅色巨石前。任超凡正想到巨石的背面看看情況,一種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那紅色的巨石上面忽然飛出一群叫不出名的鳥,脖子像巨石一樣紅。它們一直跟著任超凡和老麥克,在他們頭頂上吵吵嚷嚷,不知是唱“迎賓曲”還是下“逐客令”,弄得兩人哭笑不得。

  正在此時,巨石后面轉出來兩個頭帶羽毛,腰間圍著獸皮的半裸土著人。他們手中拿著長矛,對著任超凡兩人一陣亂喊。

  喬治·麥克從韋布處學過阿龍塔族的語言,他能聽懂兩個土著人在喊叫什么。于是他扭頭對任超凡說道:“任,他們問我們是什么人,私自闖到阿龍塔的圣地想干什么?”

  任超凡微微一笑,在這短短的一瞬間他已經用測心術掃描了這兩個土著人的腦電波,并從他們大腦中復制了阿龍塔語言的所有詞匯。他用正統無比的阿龍塔族語言告訴面前的兩個土著人,說他是一個來自Z國的好奇游客,想慕名拜訪阿龍塔族的族長。

  任超凡字正腔圓的阿龍塔族語言不禁讓兩個土著人大吃一驚,也讓同來的喬治·麥克驚訝莫名。這個任超凡,什么時候竟然學會了阿龍塔族的語言,莫非他和阿龍塔族有什么聯系不成?想到這里,老麥克心下釋然:“也許正是任超凡和阿龍塔族有什么淵源,所以他才敢前來阿龍塔族吧??磥?,韋布活命的機會又多了幾成阿!”

  這兩個阿龍塔族人驟然間聽到面前這兩個不速之客之中竟然有人會講本族的語言,而且那個講阿龍塔族語言的竟然是一副黑眼睛黃皮膚的東方面孔,心中自然是驚訝萬分。他們兩個嘰里咕嚕地嘀咕了一陣,然后一個人撒腿向下面的峽谷飛奔而去,那光腳丫在地上揚起一小股紅色的煙塵。而留下來的那個阿龍塔族人雖然仍是在監視任超凡和麥克兩人,但是手中的長矛前端已經不象剛才那樣指著兩人,神態之間已經沒有剛才兇神惡煞般的感覺了。

  功夫不大,那阿德萊峽谷深處響起一陣長角號的“嗚嗚”之聲。喬治·麥克熟悉阿龍塔族的習俗,明白“嗚嗚”的長角號是阿龍塔族人用來迎接尊貴的上賓時才會吹起的。這么看來,任超凡果然和阿龍塔族有某種聯系啊。

  果然,只見那留下的阿龍塔族人神色莊嚴地跳了一段肢體甚為夸張的舞蹈,然后神態恭敬地站在小路一邊,將手中的長矛直指阿德萊峽谷方向。麥克清楚,這夸張的舞蹈就是阿龍塔族人的迎賓舞。這是這個阿龍塔族人聽到族里的號角后代表阿龍塔族邀請他倆到阿龍塔族的居住地去呢。

  任超凡和喬治·麥克跟著這個阿龍塔族人順著峭壁間的曲折小道往深處走去。任超凡看慣了國內清水潺潺、綠樹茵茵的峽谷,似面前這般寸草不生的由紅色巖石構成的峽谷倒是很少看到,不由得心中大感興趣。

  等來到阿德萊峽谷底部的時候,任超凡才發現,這峽谷底部原來是另外一番天地。放眼望去,只見這峽谷底部甚為開闊,假如不是兩邊赭紅色的山巖不時出現在視線之中,幾乎會讓人忘記是身處大峽谷之中。

  這阿德萊峽谷底部的景象讓任超凡感到有點眼熟。就象,就象什么來著?對了,任超凡想起來了,這阿德萊峽谷底部的景象就如同動物世界中展現的那一副非洲大草原的景象。遍地都是半人多高的草,偶爾有一兩株低矮的樹點綴其中。和電視中非洲大草原的景象相比,唯一缺乏的就是滿地狂奔的非洲食草動物。

  沿著谷底的草原走了有一段路程,忽然間前面響起隆隆的鼓聲。隨著那隆隆的鼓聲,前方出現數十個手舞足蹈的阿龍塔族人。只見他們身上涂滿黑白相間的花紋,穿上各種彰顯著粗獷氣質的獸皮衣裙,頭插漂亮的羽毛,全身上下綴滿貝殼、獸骨等飾品,在非常具有節奏的獸皮大鼓的伴奏下,一邊集體吶喊,一邊在前方的草原上翩翩起舞。那獸皮大鼓鼓聲低沉,仿佛能穿透石壁,讓那兩邊高聳的紅色巨巖也跟著鼓聲一起震動。這些阿龍塔族人動作夸張而簡單,充滿了原始的野性,極富感染力,讓任超凡看得十分入迷,幾乎使他忘記了此行來救韋布的目的。

  阿龍塔族人一邊跳舞一邊向兩旁移動,中間漸漸閃出一條寬闊的道路。而道路之上又涌現出十多個阿龍塔族人,他們簇擁赭一個體態肥碩的中年人出現任超凡兩人面前。

  任超凡抬眼望去,這個肥碩的中年人和的裝束和其他阿龍塔族人并無太大不同。他和其他阿龍塔族人的區別就在于頭頂上的羽毛。其他阿龍塔族人頭頂的羽毛多為白色,也有少數藍色和黃色的。而唯獨這個肥碩的中年人頭上的羽毛是紅色的。任超凡在國內的時候愛看央視的《動物世界》,他一眼看出,這漂亮的紅色羽毛是一種珍貴的金剛鸚鵡的尾羽。這種金剛鸚鵡數量極少,只產于大洋州的澳大利亞和南美洲的亞馬孫河流域的少數地方,而它的尾羽,只有部落首領或者酋長才有資格帶上??磥磉@個肥碩的中年人就是阿龍塔族的族長了。

  果然,那帶領任超凡兩人來此的那個阿龍塔族人立刻跑到那中年人面前低聲進行匯報。等那人匯報完畢,肥碩的中年人抬眼向任超凡這邊望來。任超凡頓時感覺到那中年人的目光有如實質投射到他的肌膚上。

  “遠方過來的客人啊,你和我們阿龍塔族有什么關系嗎?為什么會講我們阿龍塔族的語言?”那肥碩的中年人開口向任超凡問道,言語之間非??蜌?。

  任超凡用測心術掃描了面前這一群的腦電波,知道這個肥碩的中年人是阿龍塔族人的族長。于是莊嚴地用阿龍塔族語言回答道:“偉大的族長大人。我是一個來自東方的Z國人。阿龍塔族語言是我美國遇到的一個朋友教給我的?!?

  任超凡隨便找了個借口,想把他會阿龍塔語言的原因搪塞過去。

  族長眉頭一皺,顯然是在思考任超凡的話語。猛然間他用犀利地眼神盯著任超凡問道:“遠方的客人,你所說的美國朋友是什么樣子,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這時,任超凡用測心術在阿龍塔族長腦海中掃描出一個人的形象。只見這個人外表和阿龍塔族長有七分相似,也是一副走起路來渾身肥肉亂顫的模樣。任超凡還知道,這個是就是阿龍塔族長的哥哥,本來該他繼承阿龍塔族長職位??墒窃谂R繼位的前一天,他忽然間離開阿德萊峽谷,不知所蹤。阿龍塔族報警后,警方經過調查,發現他是在悉尼乘飛機飛往美國,從此線索就斷了。后來阿龍塔族人才推舉他的弟弟,也就是面前這個肥碩的中年人當上族長。

  于是任超凡就按照阿龍塔族長腦海中哥哥的形象描述了一下,果然阿龍塔族大喜過望,他立刻追問任超凡:“他現在住在哪里,你和他還有聯系嗎?”

  任超凡故做無奈地嘆了口氣:“唉,那前輩教會我阿龍塔語言后就離去了。至今我仍時常懷念那前輩如野鶴浮云一般的仙人風范,常思見一面而不可得,甚為遺憾啊?!?

  肥族長也嘆了口氣,他對任超凡說道:“如果你下次見到他,就替我轉告他一聲,說尼果非常想念他,希望他能回阿龍塔族一趟?!?

  “一定一定,我一定會轉告!”任超凡面上微笑著回答,心中卻直犯嘀咕:“嘿嘿,族長大人,實在是不好意思啊。我欺騙了你純真的感情。你哥哥我這輩子估計是沒希望見到了。不過假如我有幸遇到他,一定會如實轉達你的話的?!?

  “遠方的客人,那么就太感謝你了?!蹦欠首彘L將大手一揮,身后幾十個阿龍塔族的勇士忽然將肚皮亮了出來,用雙手在自己的肚皮上拍打出節奏感非常強烈的響聲。

  任超凡明白,這時阿龍塔族的勇士在替族長向他道謝呢。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么有趣的道謝方式,于是就饒有興趣的觀看起來。

  過了片刻,那族長又將手一揮,身后的阿龍塔族勇士的舞蹈立刻停頓了下來。那族長對任超凡說道:“遠方的客人啊,既然你從遙遠的東方來到我們阿龍塔的土地上,就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那么請跟我來,到我們的部落里喝完迎賓酒,再告訴我你們的來意吧?!?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