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將踏上巨星的不歸路第19章 早干嘛去了

“林總,雖然看上去有些著急,但其實您已經給過他們很多機會了?!?

見林南似存猶疑,沈星想了想,用更認真的語氣說道。

“《大魚》項目的制作周期比較緊張,在風格上無法適應問題上,實在沒辦法給太多的時間去調整的?!?

沈星說得有道理。

三個月制作一部大成本的動畫電影,不管是2D還是3D,時間上都很緊張。

還好投資不緊張,可以無所畏懼的擴大合作團隊規模。

但身為制作方主體,南上娛樂本就承擔了最核心的制作部分。

沒理由給太多的時間等待員工去成長。

而且只是一個簡單的畫風更改事項。

林南沉吟著說道:“這樣,我親自跟他們談談?!?

沈星:“不懂?!?

“是,林總?!苯又R上又道。

心里:“mdzz,飄了!我太飄了!”

“沈星啊沈星,才幾天功夫就這么膨脹?”

“不踏實!忘了自己幾斤幾兩了是吧?!?

“……”

在一瞬間一百萬個念頭中,沈星對自己進行了嚴格的自我批評與自我反省。

連帶著整個人都變得踏實了三分:“林總,我去忙了,不好意思,打擾了?!?

林南:“???”

剛才發生了什么?

有一說一,他林南是真的沒看懂剛才沈星的操作。

怎么一個眨眼的功夫就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都沒來得及叫住。

行唄,那就……

不多時,被沈星點名提議執行清退流程的兩個小伙子坐到了林南的對面。

林南手上拿著兩人的設計草圖稿件,笑著起身。

“聽小沈說你們畫風上一直轉不過彎來?”

“能看得出來,你們的美術設計功底很不錯,以前跟著那誰他們有點屈才?!?

“說說看?!?

兩個小伙汁對視了一眼,其中偏瘦的小陳先回答道:“之前就接觸過設計,包括之前的自媒體運營我們也做過項目上的美術設計工作?!?

另一個小武接過話頭:“可能是我們習慣了這種畫風,一時間改不過來?!?

林南挑出兩份設計稿,遞給兩人,笑了笑:“看得出來,精良度更好了,也算是稍微有自己的風格了,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日東瀛的色彩濃重?!?

“原先我的想法是按照流程來進入投票清退流程?!?

小陳跟小武立馬有些垂頭喪氣。

他們也明白,這還真不是林南或者說南上娛樂的鍋。

就是自己的鍋。

一個美術設計不能根據需求出圖,那還能干啥?

如果成宗立派了,那還可以任性。

現在……

呵。

“林總,我們懂?!?

“嗯?!?

林南做了個手勢,打斷他們的話頭:“這樣,你們去財務領三個月薪水,根據流程完成工作交接吧?!?

“不是你們的水平不行,而是目前來說南上娛樂不適合你們?!?

“很遺憾,如果換個時間點,南上娛樂應該是有足夠的時間窗口留給員工成長?!?

小陳跟小武愣了片刻,接著連忙起身鞠躬感謝:“謝謝林總?!?

“我們也很抱歉沒能達到林總的要求?!?

林南只是點點頭,沒說話,目光中帶著些許對他們未來的激勵和期待將兩人送離總經理辦公室。

小陳跟小武高高興興的離職,給南上娛樂的業務團隊帶來了一定的壓力。

再加上沈星的三幾句叮囑,業務團隊的風氣為之一變,大家都老老實實的按照需求來工作……

轉天,梁小慶跑來跟林南匯報道。

“林總,沈星講最近有人想通過他們跟外界的合作接觸我們公司?!?

“具體來說,是因為我們制作《大魚》的動靜在圈內算比較大,所以消息自然而然的傳了出去?!?

“有一些人很好奇,也吸引了官方機構的注意力?!?

林南一時有些不解:“我們做自己的動畫電影,跟業內有什么關系?”

“難道搶誰飯碗了咋的?”

身為一個編劇,雖然掛了個最令人失望的頭銜。

但林南腦子里面自然而然的冒出來這樣的橋段戲碼——

‘行業內死水一灘,大家都得過且過的忙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忽然有個人冒出來說要走自己的道路。

于是行業內反響激烈。

鬧騰著,就有官方機構的視線被吸引了過來。

各種知道接踵而至?!?

梁小慶的回答很有意思:“更具體的情況我不太清楚,沈星也說摸不清他們的來路,講這里面有人的排面比較高之類的?!?

“當然我們都遵守了市場的規則,應該付出的代價都是一點都不帶拖延和折扣?!?

林南想了想:“如果這些人一直都不打算表明來意,讓沈星一概回絕?!?

“如果業內真的有大前輩的話,早干嘛去了,何至于讓國產動畫行業淪落至此?”

梁小慶連忙點頭應是。

之后更是有一兩個‘騷擾’電話撥到了林南的手機上。

因為他之前是導演的緣故,一些信息也不是很保密,有人能通過各種渠道輾轉聯系到他本人,不奇怪。

只不過開口就是問林導是不是轉行執導動畫電影云云。

林南就沒多聊,閑扯兩句打個哈哈掛了電話……

由林南負責的前期動畫制作工作已經完成了,現在就是等各方面的進展。

沒什么事情本來能安心泡茶的林南在一些接踵而至的消息后就有些煩惱。

可沒想到之后又接到了一朋友的電話。

“老林,忙什么呢,聽說上個月折騰了個最令人失望導演,咋還沒人影了?!?

“也沒聽說在哪浪?!?

電話接通后,于流的聲音嘰嘰歪歪的傳了出來。

林南就小聲嘆了口氣:“流啊,你哥我最近忙得很,被我爸媽聯起手來下了個大套路,沒辦法接手了一家小公司,當總經理呢?!?

“你那怎么說?!?

于流是林南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算是鐵汁的那種。

之前林南紙醉金迷的時候,倆貨色可是一塊開超跑炸街,一塊沙雕到用黑桃A洗手,一塊蹦尼瑪的養生騷浪賤迪。

聽林南這么問,于流一點都不帶客氣的道:“說個雞兒,晚上出來喝一杯?!?

“你哥我最近煩得很?!?

“我也被套路了一波啊?!?

林南眉毛一挑,笑道:“這可不就是巧了?!?

“行,你挑地方,我下班后就過去,別整酒吧夜店的,你知道的,你哥我現在不玩那玩意了?!?

于流呵了聲:“就算你還玩,我也沒那心思……”

“也別下班后了,吃了飯再說,地址一會發你手機?!?

林南撇撇嘴:“寧可真摳,連頓飯都不請,流啊,就你這樣的,以后可怎么找女朋友呦……”

說著還像模像樣的砸吧著嘴‘嘖嘖’兩聲……eenndd

淘宝快3开奖时间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东方6十1中奖规则 深圳市股票配资 贵州快三预测号今天推荐 天赐材料股票股吧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开奖结果 香港极速快三开奖结果 十大模拟炒股软件 股票推荐微信群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