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尊第一百一十章 居然是她(1)

  李江南到柳家堡來的目的已經完成,深深地望了對面坐著的武青蕾與江蓉一眼,便提著柳柔瑤那個小紅箱站起身來道:“好了,該帶的話我已經帶到了,就向大家告辭,如果有機會到中國來,我一定會好好的招待大家的?!?

  武青蕾小小的櫻唇已經緊緊地咬了起來,凝視著他道:“你……你什么時候再回來?”

  李江南微微一笑道:“蕾妹,這一次我想在中國呆久一些,在短時間內可能不會回來了,有機會的話,你到中國來,我和柔瑤一定好好的陪你玩玩兒?!?

  武青蕾聞言,眼圈兒都要紅了,但久久的說不出話來。

  方太夫人見狀,卻笑了起來,道:“好啦,好啦,江南,你要走,我也不強留你了,今天就在武家堡住上一晚,明天再走?!?

  這樣的要求,李江南當然不會拒絕,就點了點頭道:“好啊,你們武家堡的風景其實是很不錯的,過去真是太壓抑,都沒什么心情欣賞?!?

  說話之間,已經到了午時,方太夫人便請李江南與柳柔瑤去用了午餐,席間,武青蕾一直沒有怎么說話,倒是江蓉顯得很落落大方,絲毫看不到與李江南有過超友誼關系的樣子。

  李江南想到與這個女人的一切,又喝了酒,小腹未免有些感覺,不過江蓉一直在和柳柔瑤親熱地說話,看也沒有看他一眼。但瞧得出來,經過柳家堡一劫之后,江蓉與柳柔瑤地關系比過去要親密多了,在席間常常是竊竊私語,竟把一個愛說話的李江南當成了外人。

  午餐沒多少人作陪,很快就結束了,李江南的酒喝得不多,便和柳柔瑤在武家堡的園林式眾院落漫步,這時候他才發現。雖然自己在武家堡里呆了近兩年,但許多地方竟沒有去過,此時他即將歸家,又有佳人做伴,心情那是出奇的大好,一邊游逛,一邊給柳柔瑤講些笑話兒聽。把平時向來沉穩幽淑的柳柔瑤居然也逗得是花枝亂顫,連連向他送上了好幾個香吻。

  兩情相悅間,兩人也不想再走,就相擁著坐在了離方太夫人庭院不久的一處菊園地假山上,不覺已經到了傍晚,卻見夕陽西斜,晚霞如彤,那院里的花兒。草兒都留著一抹余艷之色,便如柳柔瑤臉上未褪地紅暈。實不知道是美人映襯了花兒,還是花兒映襯了美人。

  李江南斜瞥著柳柔瑤,心有些癡了,就想去吻她雪白的臉蛋兒,進而去觸吮那櫻唇的芬芳。

  然而,就在此刻,便見到那矮矮胖胖的秋菊東張西望,一臉焦急的小跑進了園子里,一眼就看見了坐在假山上的李江南與柳柔瑤,匆匆忙忙的過來道:“哎呀我地堡主,總算把你找到了,老祖宗今晚大擺宴席,將堡里的管事和各村的村長都請來了,正等著你和夫人哩?!?

  柳柔瑤被李江南擁得正緊,見到秋菊,就輕輕推開了李江南,站起身來,而李江南呵呵一笑道:“秋菊,不是給你說過了嗎,不要再叫我堡主,你們真正的堡主就要回來了?!?

  誰知秋菊卻撅了撅嘴道:“哼,那個家伙,從小就不是好東西,武家堡有事的時候就躲在一邊逍遙快活,現在武家堡沒什么事了,他就跑回來當堡主啦,我看今后武家堡準會變成烏煙瘴氣的地方?!?

  李江南知道這秋菊一直對武世光就沒有什么好感,此時心中卻是一嘆,武家堡目前已經沒有了向心力,如果武世光回來,那是絕對不能服眾的,只要曾敦儒稍施手段,武家堡就得再次完蛋。

  不過武家堡的事實在是關自己屁事,李江南便起了身,讓秋菊前面帶路,自己與柳柔瑤手牽著手,羨煞旁人地跟在了后面。

  到了武家堡的宴客大廳,還沒有進去,就見到大廳外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瞧著李江南與柳柔瑤走過來,竟然都恭恭敬敬的鞠著躬叫道:“堡主好,夫人好?!?

  李江南眼睛掃了一掃,果然見到武家堡所有的管事與各村的村長都到了,而且每一人地臉上對自己都顯得甚是尊敬,明白當然是自己擊敗了曾敦儒聲名大振之故,心中是好生的得意,不過嘴里卻道:“不客氣,不客氣,我的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了,這個堡主,我可不能再當啦?!?

  就在這時,卻見到一位七十來歲的白發老人走了出來,李江南認得,這老人叫做劉齊智,在武家堡人的心目中甚有威望,只是住在柳家堡外的一個村子里,平時不怎么進堡,過去武家堡的三老,莫太爺已經無顏再留堡中,一家人不知道搬到什么地方去了,而何進忠與高強都在與曾家堡人的廝殺中戰死,這劉齊智自然就成了柳家堡民眾的代表。

  只見劉齊智到了他的面前道:“堡主,只要新堡主一天沒有繼位,你就是我們武家堡地堡主,而我們這些人,也聽你地?!?

  李江南何等聰明,已經聽出了劉齊智的話里有奉自己為主的意思,而他能說出這話,必定是和大家商量過的,看來這些武家堡的屬民,對于即將回來的武世光實在不怎么看好,居然有武家堡變為李家堡之意,而且完全不將武家的人放在眼里了,這真是失道寡助了。

  此時他瞥了大廳一邊站著的方太夫人一眼,卻見她的一張臉是青一陣紅一陣兒,自然是聽著自己的屬民說出這樣的話讓她這張老臉是掛不住了。

  不過李江南也無意于這風雨飄搖的武家堡堡主之位了,就哈哈大笑道:“劉大爺,我肚子餓了,大家這么多人站著也太不成話,還是吃飯喝酒來得痛快,走走,咱們喝酒去?!?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帶頭走進了那宴客廳,卻見里面已經擺著了十余桌酒席,看起來甚是豐盛,顯然是方太夫人吩咐廚房精心準備過了。

  瞧著李江南有意回避,劉齊智嘆了一口氣,便沒再說什么了,帶著武家堡的人進了大廳,各自圍席而坐了。

  李江南與柳柔瑤自然是坐了主席,方太夫人、江蓉、劉齊智及幾名武家堡的老人作陪,李江南瞧了瞧,沒有看到武青蕾,去詢問江蓉,卻說她身體有些不舒服,不想來用晚餐了,李江南雖然微有些詫異,但也沒有多問。

  過去武家堡大宴,李江南都是用武世光的身份出面,如今恢復了真身,再之放下了心中沉重的包袱,內心的愉快可想而知,再加上武家堡的人皆來相敬,而且每一個人的感激之情都溢于言表,這人一高興,酒喝起來就沒有深淺,他過去在這樣的大場面里喝酒,那是必然要?;^的,現在卻是來者不拒,這一杯一杯的喝下去,真是將酒當成水喝了,過不得多久,臉上就浮起了紅紅的酒暈。

  要是以前,柳柔瑤見他這么沒有節制的猛飲,定然是要來勸阻的,但今天見他興致極高,好幾次望著他啟唇想說話,都又忍了下來。

  眼看李江南就要喝得爛醉,沒有想到的是,方太夫人與江蓉居然開始勸阻起來,而且讓后面想向李江南敬酒的武家堡人都各自回席互飲,這些人雖然對武家不再忠心,但方太夫人與江蓉仍然還有些威信,瞧著李江南的確已經接近大醉的邊緣,便紛紛散去了。

  李江南此時已經是暈頭暈腦,竟然不知道是怎么被人扶出了宴客大廳,到了堡主大院里,然后又到了臥室。

  進了臥室之后,李江南就一頭倒在了床上,然后就迷迷糊糊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他感覺到臉上一陣的清爽,卻是有人在用毛巾給自己擦拭臉額,而且非常的溫柔細膩。

  在這房間里,又是這種輕柔的感覺,李江南就算不睜開眼睛,也知道是誰了,他是屬于那種醉得快醒得也快的人,睡了一陣,再經過冷水一激,酒已經醒了一半。

  正所謂“酒是色媒人”,李江南此時渾身發熱,荷爾蒙的分泌那是相當的旺盛,當下也不開眼,一把抓住那只正在給自己拭臉的手兒,猛地一拉,跟著身子翻起,就壓在了這人的身上,而且還很色狼狀的說了一聲:“哈哈,看我的抓奶龍爪手?!?

  此刻,只聽得他身下的人輕輕的“啊”了一聲,而李江南也同時睜開了眼睛。

  這一睜開眼,李江南的眼睛就瞪得圓了,差點兒也“啊”了起來。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