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請牽好我的手第19章 櫻花樹下賭落花

春游過后,櫻花池里的花瓣越來越多。

周二下午放學后,柳溪月、蘭陵美、梁青鳳、顧香茗到櫻花池邊玩。四人正在一棵櫻花樹下說笑時,高梧桐往櫻花池走了過來,不快不慢,雙手抱在胸前,右手托著下巴,目光低垂,神情專注。

“高老師又再沉思什么了?!鳖櫹丬?。

“什么沉思?是單相思!”蘭陵美道。

“思誰?”梁青鳳問。

“等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高梧桐到了四人旁邊,像沒看見一樣,沉思著繼續低頭前行。走到柳溪月身后時,蘭陵美突然往柳溪月胸口推了一把。柳溪月“啊呀”一聲往后便倒。高梧桐感覺有人往面前倒來,急忙伸手一接,托住柳溪月的腰和背往身邊一抱扶直穩住,急問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柳溪月咬牙切齒瞪了一眼蘭陵美,笑笑。

“沒事,腳踩空了。謝謝高老師?!?

蘭陵美拍手大笑。

“英雄救美,太精彩了?!?

“調皮打鬧也要注意安全?!?

“高老師在想什么?那么癡迷?!?

“在想一首詩?!?

“說來聽聽?!?

“你們小孩子聽不懂?!?

“肯定是黃色詩,不然就是寫給哪個老婆娘的?!?

“蘭陵美啊,你就是喜歡信口開河?!?

“正大光明的為什么不敢公開?”

柳溪月像嗅到了什么異常似的,面色冷峻。

“好吧,聽了不要見笑。才想好一句:期待一片花瓣,等得花兒都謝了,什么也沒落到肩上?!?

“好憂傷失落的意境?!鳖櫹丬?。

“撞到懷里的鮮花不珍惜,反而去期待殘花敗柳,好有追求啊?!?

“你又想多了,就是句詩而已?!?

“詩言志,高老師很有理想嘛?!绷罗揶淼匦π?。

“有你個頭,”蘭陵美推了一下柳溪月,“那種三心二意、腳踩兩只船的花心臭男人,不要說花瓣厭惡,就連鳥屎也看不上?!?

“還不到那種地步吧?!备呶嗤┛鄲罒o奈道。

“不信試試,你站著不動,三分鐘內不會有花瓣落到你身上?!?

“你太絕對了?!?

“敢不敢打賭?”

“怎么賭?”

“你和我們四個賭,三分鐘內,只要有一片花瓣落到你身上,就算你贏,反之我們贏。你輸了請我們吃草莓。你贏了我們告訴一個秘密,你請我們吃草莓。柳溪月計時,你只管放心?!?

“這規則不公平?!?

“男女本來就不平等?!鳖櫹丬?。

“你一個男老師,就不能讓著點小女生?”蘭陵美道。

“柳溪月最愛吃草莓了,沒機會了?!绷呵帏P道。

“真的?”

“這個還要問,笨蛋!”

“好吧,怕你們了?!?

“輸了不許賴賬?!?

高梧桐垂手站到一棵櫻花樹下,柳溪月抹開左手袖子看了看。

“計時開始?!?

一陣風吹過,花瓣如雨般紛紛飄落。高梧桐左肩落了一片,右肩落了兩片。馮芳菲猛吹一口氣,高梧桐右肩上的花瓣晃了晃掉到地上。蘭陵美走高梧桐背后,深吸一口氣猛地一吹,右肩上的兩片花瓣也落到了地上。

幾人拍手歡呼。高梧桐不敢說破,怕又被嗆,笑道:

“剛才這兩陣風好奇怪?!?

“等會兒還有更奇怪的呢?!?

剛過了四十多秒,蘭陵美對柳溪月眨眨眼睛。柳溪月笑著搖搖頭。蘭陵美瞪了她一眼又笑笑。柳溪月猶豫幾許,看了看規規矩矩站著的高梧桐。

“時間到,已經超過三分鐘?!?

“怎么那么快?”

高梧桐疑惑地看著柳溪月。

柳溪月臉紅了紅,瞅了高梧桐一眼。

“我的表沒問題?!?

幾個人紛紛聲援。

“竟然懷疑柳溪月?”

“想賴賬?”

“輸不起?”

“是男人嗎?”

“厚顏無恥?!?

“……”

高梧桐舉手作投降狀。

“好吧好吧,我輸了?!?

高梧桐去買了兩公斤草莓回來,蘭陵美四人已等在校門口,歡呼著把柳溪月推到高梧桐前面。柳溪月接過草莓遞給顧香茗,莞爾一笑。

“謝謝高老師?!?

“不客氣。我可以看看你的手表嗎?”

“還是別看了,我的手表與眾不同?!?

“有什么不同?”

“誠實聰明的人才看得懂,愚蠢的人看不懂?!?

“那么神奇?”

“看不懂你會很尷尬?!?

“不至于吧?!?

柳溪月把左手袖子抹開,又把右手袖子抹開——白皙光膩的手桿上什么也沒有,笑道:“看得懂嗎,現在幾點?”

“啊……!”

高梧桐呆愣之際,四人嬉笑著走了。

星期天傍晚,六人離開宿舍去上晚自習。剛出四合院大門,遠遠的便見高梧桐迎面走來,手里提著兩個塑料袋。

“高老師好像又買糕點和水果了?!鳖櫹丬?。

“一次買兩袋,小心把肚子撐破了?!碧m陵美看了看柳溪月,對其他幾人笑笑,“你們信不信,我可以叫高梧桐主動把糕點送給我?”

柳溪月不以為然地撇撇嘴。

“這有什么難的?人家客氣時,你厚著臉皮接過來就行了?!?

“那不算,我是要讓他把糕點強挜給我?!?

“你有迷魂丹?”

“當然啦?!?

“拿出來瞧瞧?!?

“就是你?!?

幾個人大笑起來。柳溪月捏了捏蘭陵美的腮。

“你就喜歡拿我開玩笑?!?

“只要你配合,他絕對會自投羅網?!?

“你做夢?!?

“等會兒我說話時,你保持沉默就行了?!?

幾人一聽,一致要求柳溪月配合。

“人家要是不給,你請我們吃?!?

“一言為定?!?

幾個人商量著往前走,見高梧桐到了面前,一起笑道:

“高老師好?!?

“你們好?!备呶嗤┬π?,晃了晃手中的塑料袋,“請吃糕點?!?

“謝謝高老師,晚飯吃多了,吃不下去了?!?

顧香茗說完,除了柳溪月外,其他幾個紛紛附和。

“真的?你們不要客氣?!?

高梧桐見柳溪月沒說話,凝視著她笑笑。

柳溪月瞟了高梧桐一眼,臉上飄過一絲紅暈,低頭不語。

蘭陵美看在眼里,哈哈一笑。

“高老師,我們五個確實吃多了,但柳溪月還什么也沒吃?!?

“為什么?”

“她身體不舒服,什么也吃不下去,連藥也沒法吃?!眅enndd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