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請牽好我的手第150章 連撒嬌的資格都沒了

趙磐石哈哈大笑。

“怎么會呢?!?

“林老師、張老師他們還好吧?”

“都還好。林老師談了個女朋友,叫袁媛,每次他說起來,聽著就像在叫‘爺爺’,太好笑了。哈哈哈?!?

“楊老師、白老師也好吧?”

“都好?!?

柳溪月一連問了好幾個老師,就是沒有問到高梧桐,趙磐石東拉西扯提到不少老師,就是沒提到高梧桐。柳溪月微笑看著趙磐石,目光里充滿了期待。趙磐石像沒知覺似的,也微笑看著她。柳溪月無奈地笑笑。

“趙老師,他還好吧?”

“他是誰?”

“還會是誰???趙老師?!?

“我以為你已經忘記他了?!?

“他還好吧?”

“過得很開心?!?

柳溪月欣慰地笑笑,隨即又滿是失落。

“開心就好?!?

“你根本想不到他有多開心。七月中旬學生走完后,他時不時會去我們班教室,摸著你坐過的課桌掉眼淚,還會去二舍窗口,看著靠窗那張床發呆。楊老師要幫他介紹個女朋友,他根本沒興趣,說要等某人結婚后才考慮,經常抑郁寡歡整天不出門,真是開心極了。哈哈哈!”

柳溪月呆了呆,勉強笑笑。

“可能是閑得無聊,新生入學后,應該就不會那樣了?!?

“你可能恨他不為你的工作想辦法,其實他能做的都做了,但時勢不由人,他也是黔驢技窮了。唉,為了幫你找單位,他簡直是斯文掃地,送禮求人,卑躬屈膝,清高蕩然無存。唉,我從沒想到他為了一個人會這樣?!?

“所以我不應該拖累他?!?

“那個帥哥不錯,什么時候結婚?”

“一個初中同學,比較談得來?!?

“這樣的人好,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趕快辦了吧?!?

柳溪月凝視趙磐石幾許,輕輕嘆了口氣。

“趙老師,你就是喜歡開玩笑?!?

“我是為你著想,也是為他著想?!?

“謝謝趙老師。請你還是多為他著想吧?!?

“已經不可救藥了,讓他自

(本章未完,請翻頁)

生自滅?!?

柳溪月笑笑不說話。趙磐石端起酒杯示意。

“干杯,祝你早日喜結連理,早生貴子?!?

“祝趙老師身體健康,工作順利,全家幸福!”

柳溪月告辭而去。趙磐石和學員說話之際偶爾一瞥,那張桌子已經空無一人。桌子上,還放著那把紅玫瑰。

九月開學后,柳溪月教一年級兩個班語文,兼任一(3)班班主任。

她對當班主任沒信心,向潘金秀要求緩兩年再當。潘金秀不同意。

“你這個年齡,最容易和學生打成一片,學生喜歡你,就會聽你的話。你只管放開手腳去做,肯定沒問題。我對你充滿信心?!?

雖然底氣不足,柳溪月還是硬著頭皮上陣了。注冊報到那天,要收五元學雜費。為了節省時間,她先按名冊把所有收據開好,報到一個便把收據發給家長。全部報到完畢。柳溪月清點學雜費,發現少二十五元。柳溪月問哪位家長忘了交學雜費?個個家長舉著收據說交了。柳溪月不好意思再問,說自己可能數錯了,下去再數數。她確信有五個家長沒交,但收據已經發給家長,只好自認倒霉。

五點多從學校出來,她很想找個人說說心中的郁悶。倒不是心疼那點錢,而是憤懣家長的行為。跟誰說呢?蘭陵美遠在天邊,告訴父母又怕引得他們不安。想來想去,可以毫無顧忌,哭笑無拘,一吐為快的人還是那個騙子。微風吹過,帶著絲絲涼意。她又懷念起他的懷抱來。緊貼著他的心,知道那心里有她,她別無所求地心安踏實。不止暖和舒服,還能平和她的煩躁,消解她的郁悶,撫慰她的疲憊,溫潤她心里的世態炎涼。

她好懷念他的擁抱,但那已經成為過去。

從第一節課開始,學生們便喜歡上了她,夸她漂亮,夸她聲音好聽得像音樂,夸她笑起來像晴朗的天空。學生們天真無邪的笑臉、純真直白的喜愛,轉眼間便沖淡了她心中的不快。教師節那天早上有節語文課,她剛進教室,班長便喊“起立,鞠躬?!?,然后是整齊熱烈的叫喊:“柳老師,教師節快樂!”她喜不自禁笑笑,讓學生們坐下,一瞥講桌,堆得滿滿的。

她再三要求學

(本章未完,請翻頁)

生們把禮物帶回去,學生們很不情愿地同意了。

下午放學后,那些禮物全部堆到了她辦公桌上,椅子上也放了不少。

她找了個大袋子拎回外婆家,說是學生送她的教師節禮物。

外婆外公連連夸贊。

晚上,她打電話告訴了楊嵐芝。高興之余,她又感到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缺憾。上床躺下,她忽然反應過來,她很想告訴一個人,但卻沒法告訴。她忽然意識到:對家里人,她希望盡量帶給他們好消息,而對那個騙子,則是好消息壞消息都想告訴他,讓他分享她的喜悅和悲傷,得到他的安慰與鼓勵。按理說家人更親,但她似乎對他更無忌諱,什么都可以說。

中秋節那晚,柳溪月在外婆家過。三個舅舅攜家人全部到齊。

柳溪月與表妹表弟們年齡相近,卻沒有多少話說。她已經是老師,而表妹表弟們還是學生。舅舅們問她工作情況,表妹表弟們像沒聽見。問她有男朋友沒有?幾個表妹表弟紛紛湊過來聽。

柳溪月笑笑說沒有。問她讀書時談過沒有?柳溪月說那時還不太懂事。

上高三的一個表妹不相信地笑笑,拍了拍正忙著啃雞腿的小表弟肩膀。

“表姐不懂事?這個三年級小學生才不懂事呢。你看看,滿嘴的油都不知道揩一揩?!?

表妹們很自然地跟大人們笑鬧撒嬌,柳溪月微笑看著,就像在看自己班上的小學生。自從參加工作以來,她發現自己連撒嬌的資格都沒了。先不說別人的反應,首先她自己就感到別扭。一個當老師的人,撒嬌似乎很不合時宜。然而她又懷念可以隨便撒嬌的美好感覺。還可以跟什么人撒嬌呢?跟父母當然可以,但她已不是小孩子,一天比一天難為情了。悵惘之中,柳溪月不禁想:有個一輩子可以隨意撒嬌的人多好??!

她曾有過這么一個人,但現在沒了。

睡前臨窗望月,柳溪月不愿想高梧桐,往事還是把他帶了出來。特別是第一次牽手的那個中秋節晚上,每一個細節都不請自來,宛如昨天。

“這個騙子在做什么呢?”

癡迷留戀中一驚,又氣恨自己。

“唉,我為什么又想到他?”

(本章完)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