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是黛玉我怕誰第86章 同慶中秋

  這庭院雖小,卻也種植了幾棵丹桂,那丹桂隨風飄香倒也好聞。

  允祥和龍昊暾隨便找了個地方,盤腿坐下,也不在意下面的濕氣。

  允祥看著眼前這個濃眉大眼的兒子道:“你和林丫頭如今如何了?”

  龍昊暾看了他一眼,然后索性躺下道:“什么如何了?”

  允祥老實說一直看不透這個兒子:“我還等著喝媳婦茶呢?”

  龍昊暾微微一笑,那么的平和:“時間還早,她還沒有完全明白呢?!?

  “呃?”允祥不明白的看著他。

  龍昊暾搖了搖頭:“是我的,終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勉強也無用,玉兒,注定要做一種選擇的,當她做了選擇,自然也就知道是不是最后屬于我了?!?

  允祥好奇的打量這個兒子:“你確定你沒有出家吧,還是你已經得道了?”

  龍昊暾好笑道:“這又是什么跟什么呢?”

  允祥笑道:“不然為何你說的話總是聽不懂?”

  龍昊暾還是一臉溫和的笑意:“我都不急,阿瑪你急什么?”

  允祥嘆了口氣,原指望這個溫吞的兒子主動一點,倒不知道他竟如此溫和,唉。如今反倒慶幸那林丫頭年紀還小,還能等幾年。

  我和雍正下完棋的時候才發現允祥和龍昊暾不見了。

  邊重新布局棋盤,邊好奇的道:“十三叔和煦陽是什么時候離開的?”

  雍正收拾好棋盤,開始放下第二盤的第一手棋子,也不甚在意的道:“想來是剛剛我們迷失棋局的時候離開的吧?!?

  我點了點頭,也隨手放下一顆棋子。

  雍正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回到棋盤中道:“你如今對那幾個小子有什么想法?”

  我邊下棋邊心不在焉的回答:“什么想法不想法?”

  雍正笑道:“這不是關系你的終身大事嗎,哪里會沒了想法的?”

  我在他落子后隨手落棋,然后才道:“我也不知道,四哥哥只是我的哥哥,弘曉王爺也只是好朋友,春和吧,說不上來,煦陽呢,我就更不知道?!?

  雍正聽了我的話,不做聲,然后拿起一旁的茶品了一口才道:“林丫頭,你真的很膽小?!?

  我聽了驚愕的看著他一會才道:“不光你說,煦陽和春和都說我,我也承認我膽小不肯面對?!?

  雍正認真的看了看我道:“其實你害怕什么,他們四個都不會傷害你的,無論你選擇誰,他們都會一心一意的待你的?!?

  我聽了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后才道:“四叔,你說的沒錯,可是傷就傷在這里。

  四哥哥是你的兒子,不用我說你也知道的,如今又是大清的皇帝,他注定是不能專心對待一個女子的,因為他的立場和身份都不允許,皇帝可以有情可以多情卻不能癡情,這就是坐高位的悲哀,想來四叔自然也是知道的。

  怡親王弘曉,一如十三叔平和又有俠骨之心,可以算是最好的朋友,只要有困難他一定想法子幫助,可是這樣的人責任心自然也重,他仿佛是十三叔的翻版,只知道鞠躬盡瘁,絕對不會主動去做什么決定,因為他會想到每一面的優缺點沒一點的得失,所以自然也就不適合我了?!?

  說到這里我停了下來。

  雍正落下棋子看了我一眼:“怎么不說下去了?”

  我閉著眼睛思索了一會才道:“煦陽和春和都是敢擔當的人,但是春和的名利心想來比煦陽重,因此將來注定是多妻妾之人。四叔也知道我一向是一生一代一雙人的想法,自己承認心胸小,不喜歡三妻四妾的,因此雖然春和對我情意不淺,我只能當作不知道。

  煦陽,是好的,他有一顆平和的心,也有孤狼般的性格,可是我看不透他,也許正因為如此,我不敢莽然的接受他,不過不可否認,他們四人中,我的心是偏向煦陽的,只是……唉,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心中總是在提醒我,這還不是我要的?!闭f到最后我自己也有些頭疼了。

  雍正看了我好一會才道:“看來你也不是不明白,只是不知道如何做?!?

  我點了點頭,然后笑道:“四叔可有什么好的建議沒有?!?

  雍正淡淡一笑道:“這種事情,我如何能給你建議,畢竟是你自己的事情,不過想來你年紀也還小,因此倒也不用擔心,過幾年再說也不遲?!?

  我‘嗤’的笑道:“四叔你越來越有我父親的架勢了,舍不得女兒嫁出去?!?

  雍正一個手指敲我頭上:“你本來就可以做我的女兒,是你自己不要的?!?

  我嘻嘻一笑也不搭話,只專心和他下棋。

  我卻不知道我和雍正的對話已經被回來的允祥和龍昊暾聽到了。

  允祥笑了笑道:“看來你們四伯父和我的心思是一樣的,還好林丫頭還小?!?

  龍昊暾笑了笑,心中卻是波浪翻騰,至于在想什么,在他的臉上是看不出來的,只是若有所思的表情讓允祥又打量了他好幾回。

  龍昊暾還是溫和的一笑,然后走了進去。

  我見他們進來一愣:“你們爺倆下地了么,怎么感覺衣服都換了顏色了?!?

  想來是地氣的緣故,允祥和龍昊暾的衣服上也有幾許的塵土染著。

  雍正也笑道:“你們爺倆去換件衣服再來?!?

  允祥和龍昊暾微微一笑也不反對,直接走進隔壁的房間,換了身衣服出來。

  他們出來的時候我和雍正的第二盤棋也接近了尾聲。

  “誰贏了?”允祥過來問。

  我笑道:“第一盤我贏了四叔三目半,第二盤四叔贏了我四目,算起來是我輸了?!?

  允祥笑了起來道:“不虧是賈敏的女兒,這皇帝的棋照樣敢贏?!?

  我笑了起來:“十三叔你說錯了,這里沒有皇帝,只有四叔,而且最多也只是先皇?!?

  對于我的話,雍正已經習慣,只是搖頭倒也不計較。

  龍昊暾笑了笑:“雖說話說多了不好,不過還是要提醒你,晚上打算給我們吃什么?”

  我笑笑:“早準備好了呢,知道晚上只有我們四人賞月,因此我準備了十二只的桂花大閘蟹,一會現蒸了來,還有一壺上好的女兒紅酒呢,一會我再炒幾個下酒的小菜,做幾塊新鮮月餅也就是了?!?

  雍正點了點頭道:“這是好的,不過我還想聽聽你們得《笑傲江湖》呢,想來也應該精進些了?!?

  我淡淡一笑:“四叔不就是想聽我彈琴嗎,還找借口?!?

  雖然嘴上抱怨,可心中其實也不反對,當太陽下山的時候,我讓紫鵑幾個在院子里結了好多小燈,然后我和若兒去廚房準備吃的,紫鵑和云鳳直接在院子中布置了桌子。

  不過是些家常小菜,我們很快就備好了,又把女兒紅酒準備好,我才讓云鳳去請他們幾個出來。

  此時太陽才下山,因此月亮也還只露出白白的一個圈。

  我讓紫鵑她們自己去過節,然后親自把盞為他們倒了女兒紅酒。

  允祥素來也是喜愛這杯中物的,因此端起來,先聞了聞,然后輕輕飲了口才道:“倒是好酒,想來也有三十年了呢?!?

  我笑著點頭:“十三叔的味覺真好,這正是三十年的女兒紅呢,是歐陽上次送來的?!?

  “歐陽?哪一個?”雍正喝了一口才問道。

  我笑笑不答,龍昊暾卻笑道:“是我的一個屬下,被玉兒身邊的丫鬟若兒給休了的下堂夫,想來如今是來求若兒的?!?

  雍正和允祥聽了一愣:“休夫?想來是你這丫頭搞出來的事情?!?

  他們倒也了解我,直接點頭道:“可不是呢,因此送了一壇子女兒紅來,只望我答應讓若兒和他復合,偏若兒說如今自在著,不想這事情,所以我也不勉強,今兒是佳節,所以帶了過來給四叔和十三叔嘗嘗,過會酒癮?!?

  “聽說這女兒紅酒是為女兒出嫁用的酒,如今都三十年了,這還有三十年沒嫁的女兒不成?”允祥好奇的問。

  我聽了他這話笑了起來:“十三叔,給你吃了你還計較,這女兒紅是也有這一說,是江浙一帶的風俗,特別是在紹興那一帶,更是如此的,據說哪家出來女兒就要釀一批酒埋在地下藏著,若中間這女兒死了,那酒也取出來,只是不叫女兒紅叫花雕,也就是‘花凋’寓意花凋謝的意思;若這女兒平平安安的長大嫁人了也就代表女兒已經紅了,因此取了出來才叫女兒紅的。只是你吃得想來是人家珍藏的,跟女兒出嫁不出嫁是沒多大關系的?!?

  允祥聽了笑了起來:“想不到民間還有這樣的傳說呢?!?

  我好奇道:“你們這幾年想來大江南北的也闖了不少了,竟還不曾聽這故事不成?!?

  雍正和允祥相視一笑,然后才道:“雖然多是游玩,倒也沒有怎么去打聽這些傳說?!?

  我疑惑的看了他們一眼,可卻也不再追究,既然他們這般說想來就這般吧。

  彈指之間,月亮出來了,因為是中秋,這月亮看著感覺也特別的大特別的圓。

  “人說十五月亮十六圓,我怎么覺得還是十五圓?!蔽疫吙粗铝吝叺?。

  龍昊暾也看了看月亮道:“這是見人見智的說法吧,想來十五未到的人到了十六才到,自然十六看的月亮比十五圓了些了?!?

  我點了點頭,也贊同他的說法。

  雍正看來看我們兩個:“趁現在月光好,大家又吃得差不多了,你們兩個也該合奏《笑傲江湖》了?!?

  我的琴早已經放在院子中間的一張幾上,龍昊暾的簫是隨身帶的,因此我們也不推卻,我走到寢前坐下,龍昊暾也拿出了簫。

  他看了我一眼表示已經準備好了,然后《笑傲江湖》的琴曲從我的手指中彈了出來。

  過兩日我將遠行,雖然只是去游玩,卻似乎也有了瀟灑的心,我本是米蟲,可如今向往自由,高墻中的一切讓我厭惡,天地下無垠的奔馳成了我的夢想。

  想來是有這份心思,我的琴中竟也透露出了對自由向往,希望瀟灑人間的想法。

  龍昊暾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用簫陪著我瀟灑。

  一人在天地間注定是孤單的,只有兩人攜手才會逍遙人間,仿似那大漠中的大雕,只要有真心的伴侶哪里都能飛得,可缺了一個,就失去了人間的光華,再沒有留戀人間的意念。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