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問道第五百二十二章 誘敵

  “回道友的話,這玄凌冰焰,乃是玄凌殿之中僅次于玄凌珠的寶物。諸位道友冒險進入玄凌殿,大多不是沖著那虛無縹緲的玄凌珠,而是沖著這玄凌冰焰來的。畢竟,玄凌珠只有一枚,像我們金仙修士,得到了反倒會招來殺身之禍。玄凌冰焰的威力雖然差些,可是,運氣好的話,是有不小的機會撞上的?,F在道友獲得這玄凌冰焰,乃是氣運使然,在下等恭喜了!”

  那名人類修士最后一句話,分明就是說,這玄凌冰焰是道友你的了,我們無心相爭,你也不要為難我們了。

  沒辦法??!現在玄冰殿之中,張洋的兇名早就傳開了,誰都知道有一頭僵尸,僅僅犼的境界,滅殺金仙就是就如屠雞滅狗一般容易,他們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張洋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揮揮手,那兩名修士立刻如逢大赦一般,極其小心地退開,一直到感應不到張洋的氣息,才是舒了口氣。

  兩人再也沒有相爭的心思,紛紛身形一閃,疾速離開。

  “玄凌冰焰?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玄凌冰焰?”

  張洋口中嘀咕著,翻手拿出白玉大印,但見通體剔透璀璨的白玉大印之中,一朵幽藍的火焰“噗噗”跳動著,充滿了寧靜的美感。

  看那朵火焰的模樣和氣息,竟然跟冰柱之中那朵一模一樣。

  張洋右臂舉起,大切割術施展開來,熾亮的光刃閃爍,直接向著那根冰柱斬落。

  咔嚓!

  清脆的響聲中,肉眼可見的,冰瑩剔透的冰柱,原本光滑的表面上,猶如蜘蛛網一般,一道道裂縫破裂延伸開來。

  “咦?”

  張洋一聲輕咦,他目前的實力,雖然遠遠不能將大切割術切割一切的霸氣發揮出來,但是,也不是等閑能夠小覷的。

  沒想到,剛才全力一擊之下,竟然連一根冰柱都沒有破碎開,可見其多么堅硬。

  嗶嗶叭叭!

  一陣陣輕微的脆響中,但見,原本位于冰柱中心的藍色冰焰,在裂紋破碎開來的瞬間,竟然開始順著裂紋滲透出來。

  猶如藍色的液體涌動一般,看上去甚是詭異,藍色冰焰,很快就從冰柱中心滲透出來,附著在冰柱的表面。

  瞬間,似乎周圍的空氣都開始凝結,氣溫驟降。

  與此同時,白玉大印之中的藍色冰焰立刻開始不安分起來,波濤涌動著。

  張洋明顯能夠感應到,這藍色冰焰竟然隱隱表達出一種強烈的吞噬愿望,似乎想要將那藍色冰焰吞噬掉。

  只是稍微一猶豫,張洋就決定成全白玉大印。

  身為神器,白玉大印的器靈是有著簡單的靈智的,知道什么才是對自己最有利的。

  當下,張洋手中法決一捏,催逼之下,白玉大印中的藍色冰焰立刻極為興奮地驟然釋放出來,向著冰柱表面上那團藍色火焰撲了過去。

  后者明顯是剛剛誕生不久,根本就沒有自己的靈智,只有最本源的能量。

  而白玉大印中的藍色火焰,跟神器為一體,在器靈的加持下,威力自然不同。

  嘩!

  白玉大印中釋放出來的冰焰,瞬間將冰柱上的冰焰包裹,往回一拉,遁回白玉大印之中。

  張洋能夠明顯得感應到,白玉大印中間那團藍色冰焰,氣勢明顯高漲,卻是變得略有些暴躁而不穩定。

  顯然,那是因為新加入的這朵冰焰還沒有完全融入到白玉大印之中。而這,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張洋心中一喜。白玉大印本就是他常用的御敵手段之一,只是,隨著實力的增強,白玉大印的威力已經漸漸開始顯得有些不足了。

  這次經過加持之后,一旦徹底融合,將重新成為自己最重要的戰斗手段之一。

  “嘖嘖!如果再來幾朵玄凌冰焰,我這白玉大印豈不是有晉級,成為準造化神器的可能?”

  想想這一點,張洋就是兩眼放光。

  翻手將白玉大印收起,張洋繼續向前追去。

  ……

  玄冰大殿,一面面冰墻,打磨的光滑如鏡,簡直就是神仙手段。

  在一間玄冰密室之中,六名修士盤膝危坐。

  看這幾名修士,一個個氣息強大,竟然都是金仙前者。

  “滅殺僵尸張洋?道友莫要開玩笑了?,F在玄冰殿之中,有哪個不知道僵尸張洋的兇名的?一個個避之都是唯恐不及,道友不會以為那些傳言都是虛妄的吧?”

  開口說話的,是一名筋肉遒壯、渾身厚厚鱗甲的妖修,顯然是一只本體十分強大的存在。

  旁邊一名修士,一身寬松的長袍籠罩下,只有骷髏臉半隱半現,正是骷髏人巴爾圖。

  “如此多的傳言,不止一名同道親眼看到過,這傳言,只怕是真的了。不過,那又如何?即使他再逆天,我們幾人聯手,難道還對付不了他不成?別忘了,僵尸張洋可是已經滅殺了十幾名同道,先不說他原先的財物,單單這十幾名同道的財物,難道諸位就不心動不成?”巴爾圖陰森的聲音響起,充滿了誘惑力。

  其它幾名修士眼睛都是一亮。

  此時,卻是有一個聲音響起,冰冷的語氣,立刻將大家的欲望澆滅:

  “寶物雖好,也要有命享受才行!我們六人聯手,要滅殺那頭僵尸或許有可能??墒?,僵尸張洋的手段,在下卻是親眼見過的,自認獨自迎戰的話,在其手下堅持不了片刻時間。如果將那僵尸逼得緊急,其臨死反撲之下,拉幾個陪葬的絕無問題。不管極為道友什么想法,反正在下是不會為了區區未知的寶物,就冒上身家危險的?!边@次開口的,是另一名人類老者。

  其它幾人也是紛紛點頭。修行不易,大道難尋。能夠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都是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吃了多少艱辛,大家對各自的修為性命,都是極為珍稀的。

  巴爾圖似乎早料到這一點,磔磔怪笑聲中,袖袍一揮,黑光一閃,眼前多出五面黑色巨幡。

  看這幾桿黑色巨幡,一個個陰氣滾滾翻騰,外表模樣,跟正品的十二嗜嬰陣旗一模一樣,只是氣息卻是弱了一些。

  “十二嗜嬰陣旗?不對!氣息弱了一些,應該是品質不錯的仿品!”

  在場的諸人,一個個人老成精,自然立刻就看出了關鍵。

  “嘿,不錯!”骷髏人巴爾圖嘿聲一笑,“這是我家老祖仿制煉制的十二嗜嬰陣旗仿品。雖然只是仿品,可也消耗了我家老祖恁多材料,單獨每一桿,都具有準神器的威力,五桿聯擊之下,再配合在下這桿正品的呃十二嗜嬰陣旗,威力之大,足以橫掃普通神器。更加重要的一點是,這幾桿仿品,在我等手中,恰恰能夠發揮出最強威力。如果有此神器,我們再稍微設計一下,又何愁那僵尸張洋不束手被滅殺?”

  其它幾人都是互相對視一眼,臉上神色不定,似乎在考慮著這件事情的利弊。

  “可惜了,只有五桿,如果是十二桿的話,哪怕是仿品,也足以全無后顧之憂了?!蹦敲麆傞_始說話的人類修士嘆息一聲,遙遙頭,一副非常遺憾的樣子。

  “嘿嘿,原本我家老祖是煉制了十二桿的。不過,在下能夠拿到五桿,已經算是非常難得了。畢竟,這種品質的仿品,可不是說有就有的。話說回來,如果是十二桿的話,就要有十二個人來操控,等事成之后,這戰利品,大家說不得要少分一份了。倒不如我們六人出手,得手之后,僵尸張洋的財物,全歸幾位道友所有,在下只要報被其無故追殺之仇就可以了?!卑蜖枅D又拋出了一個誘餌。

  其實,巴爾圖心中是最焦急的。當時利用陣法逃遁之后,他在第一時間就開始用秘法跟老祖聯系。但是,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得到老祖的回信。就連跟他相近的其它兩個師兄弟,也是失去了聯系。

  這讓他心中極為不安,因而,寧可付出一些代價,也想要盡快將張洋拿下。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我們倒是可以一試的?!蹦敲麥喩眵[甲的妖修率先經不住誘惑,妥協了。

  “嗯!好,老夫也認為可以一試。我們先來看看這陣旗聯擊的威力,是不是真如道友所說。如果真如道友所說的話,不妨一戰!”那名人類老者修士緊跟著附議。

  其它三人也是紛紛點頭。

  巴爾圖見狀心中一松。六名金仙強者聯手御使,他對這十二嗜嬰陣旗仿品的威力,可是極有信心的。

  ……

  十數日之后。

  噬仙冰宮,宏大的宮殿結構,就如一方方小千世界一般。

  一座座玄冰假山聳天直立,連綿不斷,規模比起外界的高山來,也差不了多少的樣子。

  五道身影,正俯伏在一座冰山之巔上,俯瞰著地面。

  “讓哈爾森去誘敵,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妥?據說,那僵尸張洋的速度,可是極快的。不要出現什么意外才好如果他隕落了,我們的大陣恐怕就要糟糕!”那名人類修士臉上略帶著擔憂的神色。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