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里已逝兩千年  第十二章 霧鎖宮院

  鄭旦看著夫差閃著危險信號的眼神,不禁渾身一顫,小心翼翼的問道:“大王,大王這么說,莫非是要……”

  “哈哈哈哈,”夫差坐直身體,淡挑濃眉,“你認為孤會怎么做?”

  鄭旦看他如此,心想,這次恐怕是在劫難逃了,不禁冷哼一聲,道:“大王現在鬼迷心竅,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哦?你不是很怕死的嗎?”

  “以前是,但是如果深愛的人不相信自己,要殺自己,就算活著也沒意思?!?

  “說得好。來人哪?!狈虿铐懥恋呐恼?。

  鄭旦沒想到他真的這么干脆,絲毫不留戀,有些驚訝的抬頭看他。以前的纏綿,即便是逢場作戲,也不該轉瞬便被他拋諸腦后,忘的一干二凈啊。難道自己此生注定,要糾纏于負心男人之間么?

  夫差迎上她的目光,輕輕一笑:“送鄭旦娘娘回宮!”

  回宮?鄭旦聽到這兩個字,失神片刻,良久才嗟訝道:“大王,您要送臣妾回宮?”

  “怎么,不行?”

  “不,不是,只是,大王怎么不問臣妾,也不怪臣妾?”

  “何必問,又何必怪?”

  “那,大王是相信臣妾了?”

  “信不信很重要么?你退下吧?!?

  “可是,大王……”鄭旦思來想去,仍是不明白,他剛才明明怒氣沖天,這會怎么只是似笑非笑的,而且完全不追究。

  “還不退下?”夫差站起身,面色一冷,背過身去。

  鄭旦雖是百般不解,仍是站起身,退了出去。她搖搖頭,自嘲的笑笑,暗想,看來,她永遠別想讀懂夫差。

  施茜在寢宮中來回踱步,神思不寧。她始終擔心夫差不會相信自己,以夫差的睿智,之前自己的表演應該已經被他看出破綻了。鄭旦的茫然,自己的急切,他可能已盡收眼底。他會相信自己么?或許,他真的會忽略這些細節,相信自己呢?她走來走去,看著桌上的試藥報告,一把將它抹到地上。真是沒想到鄭旦也來攪和,如果只是夫差一個人來,要好對付的多,鄭旦就像是冰水,總在關鍵時刻澆熄夫差的火,讓他清醒,讓他懷疑自己。

  “大王駕到!”這一聲叫喊瞬間讓施茜冷靜了下來。夫差來了,自己千萬不能慌,要沉著,不論如何,都不能自亂陣腳。

  夫差一步踏入房內,看見施茜婷婷立在自己面前,嘴角一揚,輕輕點起她的下巴,道:“臉色不錯,白里透紅,皮膚也比以前細膩了,看來仙丹果然有效?!?

  施茜點點頭,暗忖,廢話,鉛汞中毒若沒有這些癥狀,我就不會賣命了。

  夫差斜睨著地上的竹簡,覷了施茜一眼,彎腰將其撿了起來,在她眼前晃了晃,道:“干什么扔在地上,寫的不滿意?”

  施茜一聽,立刻察覺到語氣不對,心想,看來,是懷疑了。于是她粲然一笑,接過竹簡,答道:“回大王,確實不滿意?!?

  “哦?怎么講?!?

  “因為這不是臣妾寫的?!笔┸缯f出這句話的時候,心中黯然。那個不過十幾歲的奴才,看樣子也就是剛進宮不久,如今自己為了自保,不得不這么做了。當時讓他代筆,卻沒想到成了現在推脫罪名的手段。她在心中默念了許多個對不起,暗自嘆了口氣。

  “不是你寫的?”

  “不錯。大王還記得給臣妾送藥來的那個奴才么?”

  “記得。是他寫的?”

  “是?!?

  夫差面色一緊:“也是他讓你吃藥的?”

  施茜本想說“是”,卻實在說不出口。她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搖了搖頭。那個孩子還小,這種陷害人的事情,畢竟自己還是做不習慣。她暗笑自己,竟然進宮這么久,還沒有辦法狠下心來為自己的目的而耍手腕。

  “那么,就是你口述,他記錄的咯?”夫差的神色恢復正常,淡淡笑著看她。

  “是?!?

  “那有何不滿意的?”

  “因為……因為當時臣妾意識渙散,口述不清,也許他就漏記了一些東西?!钡浆F在這個地步,也只能信口胡謅了。

  “是么?”

  “是。臣妾只說了體內的變化,卻沒有來得及說表面的。如今臣妾倍感輕盈,面色紅潤,皮膚白皙,仿佛嫩的能捏出水來,看來仙丹不只是能長生不老,還能返老還童呢?!北锍鲞@句話,施茜暗暗呼出一口氣。幸虧自己還沒緊張到腦子秀逗,至少這個解釋還能說的通。

  “那不要緊,表面的變化,孤也看得到?!狈虿钶p輕摩挲著她的面龐,“果然是吹彈即破的肌膚,晶瑩剔透,不錯,不錯?!?

  施茜笑笑,點了點頭:“謝大王夸獎?!?

  “那么,這藥丸孤就拿回去了,你肯舍身試藥,孤重重有賞?!狈虿钭叩阶狼?,拿起木盒,揣進懷中。

  施茜看著他的動作,愣了一愣。那么,這就說明他相信自己了?他準備吃藥了?不出多久他就會中毒而死了?哥交給自己的任務就完成了?可是為什么想到這里,她心中竟然有些莫名的難過,莫非她并不想他死?

  “孤走了?!狈虿畈]有給她時間發愣,轉身便要走。

  “大王……”施茜伸出手,想要阻止他帶走藥丸,卻找不出理由。

  “怎么?”夫差微瞇起眼,回頭看她。

  “大王,這藥,還是,還是暫且不吃為好?!贝嗽捯怀隹?,她便緊咬嘴唇,暗罵自己,施茜啊施茜,你這樣不僅前功盡棄,說不定還會搭上性命??墒瞧恢罏槭裁?,她還是開口阻止了他。

  沒想到夫差聞言,只是溫和一笑,朝她眨了眨眼:“呵呵,好,你不讓孤吃之前,孤就不吃,如何?”

  這一瞬間,她恍然覺得夫差只是她的一個好朋友,他們之間不存在任何利益關系,沒有恨,沒有愛,沒有勾心斗角,只是互相依賴,互相信任的好朋友。她點了點頭,笑道:“好?!彼恢婪虿顬槭裁床粏査?,但是既然他相信她有她的道理,她便也相信他有他的道理。

  夫差也朝她點頭,隨即轉身出去了。

  看著夫差離去的背影,她頹然跪在地上,無奈的笑笑,自忖,這任務,還真是很難完成。

  少伯撫摸著龍鳳相爭的畫卷,看了范伯一眼:“這畫中女子和我妹妹很神似,恐怕就是她了。難道你見過她?是你畫的?”

  范伯不答反問:“是你妹妹?你怎么今天才看出來?”

  “因為只是神似。我妹妹從三國回來之后變了很多,眼中內容多了,表情也多了許多,不再是以前單純天真的小女孩了。這副畫中的女子,眼神迤邐多變,唇邊微笑雖然燦爛,卻似隱忍著許多東西,妖嬈而不乏淡定,表情雖熱鬧,卻帶著深切的孤獨。這樣的妹妹,我以前沒見過。而現在,再看這副畫,可不就是她么?”

  “經過悲劇愛情洗禮的女人,大多如此?!狈恫π?。

  “可是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不是我畫的?!狈恫勾鸬暮芎喚?。

  “那是誰?”

  范伯站起身,沉吟片刻,似乎在思索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不知道該講還是不該講。

  “你快說啊?!鄙俨詾榉恫忠u關子了,不禁催道。

  “這么跟你說吧,春秋的任何時間段,都有我的站點,我可以在春秋的不同時間自由出入,就像乘坐公共汽車一樣,可以從今天到明天,也可以從明天到今天?!狈恫櫭?,仿佛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說出這句話。

  “這跟我問的問題有什么關系?”少伯一臉茫然。

  “真笨?!狈恫畵u了搖頭,“這副畫是我在你和你妹妹消失之后從吳國撿來的。我記得我在吳國碰到你的時候,曾經告訴你,你入吳之后的事情,范伯就一概不知了。其實,那個時候我的研究還沒成功,所以我不知道自己能夠建立時空掌控點,后來成功了,所以,你入吳之后的事情,我也可以知道,只是我沒有去關心而已?!?

  “我和我妹妹消失?什么意思?”少伯聽到這句話便是一個激靈,完全忽略了范伯后面所說的話了。

  “我也不知道,很多都是我的猜測,我不想誤導你??傊?,你和你妹妹也許還有一段難忘的人生經歷。對了,我在撿到這副畫的時候,還聽說,消失的不止是你的你妹妹。范蠡消失了,西施消失了,還有兩個人,也一起消失了?!?

  “誰?”

  “自己去想吧。這些也都是道聽途說。不過我們也有緣盡的時候。不說我們了,就說你和鄭旦吧,也有緣盡的一天?!?

  “呵呵,我們?我早就放棄我和她之間的感情了?!?

  “是為了國家吧。但是我知道你心里有她。你一直裝作滿不在乎,一直逼自己不去想,我也只能告訴你,鄭旦是個潑辣直率隨性有時有點自私但是卻很單純的女孩。你能珍惜她的時間不多,如果可以,盡量把握吧?!?

  少伯聞言,有些手足無措:“范伯你別亂說了,我早就不在乎自己的感情了?!彼f著,便扭頭進了臥房,一屁股坐在床上,然而剛才范伯的話卻一直縈繞在耳邊。自己在乎她?呵呵,即便是又如何,她肯定不會知道。一直以來他小心翼翼的藏著這份感情,想等時機恰當的時候再說,誰料想造化弄人,如今,她只當自己是個負心人,然而自己忍了多少,又放棄了多少,她又怎會知道?放棄她,便如放棄自己的信念,然而為了國家,他連自己的感情都犧牲了,也不知道這究竟是自私,還是無私。

  他愣愣的看著窗外殘陽如血,忽然萌生出一個念頭:去吳國,看望她們,順便打探打探消息。

淘宝快3开奖时间 第一配资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快 北京时时彩平台总代理 幸运农场走势图 股票涨停时买得到吗 亿润配资 一分钟快3简单秘籍 股票超短线技巧 快3彩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