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浴場第五章 幽靈鬼車

  我和楊暢匆匆趕回浴場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等待我們的又是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就在一個小時之前,大舅媽不顧小舅舅的勸阻,連夜帶著大舅舅回娘家去了。

  “開什么玩笑!大舅舅病得那么重,怎么離開浴場?”我當即火起來。

  外公正和小舅舅坐在客廳的長桌前,沉默地抽著煙,煙灰缸里都是煙灰。

  浴場一下子少了四個人,顯得分外冷清。

  “你大舅媽叫了輛卡車,把你大舅舅抬上去,兩人就這么走了?!?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蘇妮此刻還生死未卜,大舅媽卻在這時候帶著大舅舅跑回娘家,多像是落荒而逃。她一定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所以才一定要逃走。難道她是養鬼的那個人?仔細想來,全家也就數她最可疑。

  “你們就這么讓她走了,都沒有攔著她嗎?”我急問。

  外公抿著嘴唇一句話不說。

  小舅舅目光閃爍,嘆了口氣:“你大舅媽為我們浴場忙里忙外這么多年,付出得太多了?,F在一個女兒死了,另一個女兒又失蹤了,她說要回娘家,態度又那么堅決,我跟你外公都沒有辦法說什么的?!?

  “沒有辦法!哈!這話不是太可笑了嗎?”我立時火了,“小舅舅你也就算了,外公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謙卑?他不是一向惟我獨尊的嗎,只要有人不合他的心意,那就是死罪。當初他對我媽媽就是那么狠心,現在倒考慮起立場來了,真是笑掉人的大牙?!?

  這些話我一直埋在內心深處,沒想到會在今天瞬間爆發,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外公立刻臉色鐵青。

  小舅舅慌忙沖我說:“陳雪,跟外公說話不許這么沒大沒小的……”

  楊暢也在一旁拉我的袖子,我猛然甩開他:“我說錯了嗎?要不是他,我和媽媽怎么會那么慘,媽媽也不會自殺!”

  的確,我所知道的種種關于媽媽的傳聞,都是小時候從左鄰右舍的流言蜚語中聽到的。多少真多少假,我通通無法確定??墒侵灰幸患率钦娴?,就足夠讓我憎恨外公一輩子了。

  我從長桌前拖了把椅子坐下,冷漠地望著外公,像對質那樣——這是我早就想做的:“十七年前,媽媽十九歲,在鎮里的小學教書。有一天從城里來了位大學生,他是一位偏僻山區教育的志愿者,后來的一年里,他擔任小學音樂課和數學課教學的職務,這位外表清俊高大的大學生叫做陳紀寒,沒多久他就與媽媽相愛了……”

  我故意停了一下,外公和小舅舅都低頭沉默著,沒有任何置疑。

  我一面觀察著他們的臉色,一面繼續說著我所知道的媽媽的過去:“媽媽與陳紀寒的交往遭到你們的一致反對,特別是外公和外婆,堅決不允許媽媽離開清水鎮嫁到城里去。兩人的感情在那一年受到很多挫折,陳紀寒幾度登門,都被外公趕了出去。媽媽和陳紀寒也考慮過分手,可是分分合合,感情卻越來越深。在陳紀寒在清水鎮小學任教滿一年他即將回城時,兩人發現他們有了孩子,那個孩子就是我?!?

  我深喘了口氣,心里酸酸澀澀的,楊暢握住了我的手。

  “陳紀寒決定為了媽媽留在清水鎮,于是又一次來到浴場,把自己的決定告訴外公外婆,并把媽媽懷孕的事也一起說了出來。他們以為這樣,就能得到外公外婆的認可,卻沒有想到外公外婆火冒三丈,二話不說就決絕地把陳紀寒趕了出去,并且把媽媽鎖在房間里,軟禁了她。兩天之后,陳紀寒找到機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沿著外墻爬到媽媽的窗口,要媽媽跟他私奔??墒菋寢尓q豫不決,她認為外公外婆只是在氣頭上,畢竟她已經有了孩子,等外公外婆消了氣,肯定會答應這門親事。于是兩人決定再等上些日子。那之后每個晚上,陳紀寒都悄悄爬窗來見媽媽。媽媽報喜不報憂,總是說兩位長輩態度一天好過一天,過不了多久兩人便可以如愿以償??墒顷惣o寒望著媽媽漸漸消瘦的臉,覺得事情并沒有像她說的那么樂觀。終于有一天當他再來的時候,見到媽媽痛苦地倒在地上,滿褲子都是血。她告訴他,今天她無意中聽到了父母的談話,才知道他們近來一直往她的飯里摻墮胎藥……兩人明白事情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于是媽媽和陳紀寒——也就是我的爸爸,連夜從窗口逃走了?!?

  外公和小舅舅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在我說話的中間,他們屢屢想插話,卻又馬上閉上嘴,欲言又止,臉色蒼白。

  “接下來的幾個月,沒有人知道爸爸媽媽在城里發生了什么事。聽浴場當年的工人說,爸爸似乎在一場意外中去世了。后來突然有一天晚上,媽媽大著肚子出現在浴場外面,她哭著哀求外公外婆幫幫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她當時即將生產,因為窮困潦倒只好回浴場求助?!蔽颐偷貜囊巫由咸似饋?,怒火充斥著眼眶,“可是外公,你和外婆是怎么對媽媽的?你們竟然將臨產的女兒鎖進了女室浴場,任由她自生自滅!”

  “不是的,事情不完全是這樣……”小舅舅也跟著跳了起來。

  外公卻一把拉住了他:“不用辯解了?!?

  “可是,可是后來明明……”小舅舅顯得很激動。

  外公向他搖搖頭,轉而對我說:“沒錯,陳雪,當時我一氣之下的確把你媽媽關進了浴場……”

  “后來媽媽就一個人在浴場把我生了下來,是不是這樣?”我步步緊逼地問。

  “……是……但是……”

  “夠了!你承認了這些就夠了,別的不用多說!”我握著拳頭,低頭讓頭發遮住眼睛,我才不會在這種人面前哭,“你竟然能對親生女兒做出這種事,簡直連禽獸也不如。楊暢,我們走!”

  我拉著楊暢就向客廳外走去。

  我們一直來到浴場門外,我停下來大口喘息。

  楊暢好一會兒沒說話,從口袋里摸出手帕幫我擦著眼淚。過了很長時間,他抬起我的下巴:“對不起,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如果可以的話,把那些不好的記憶都忘記吧。以后有我陪著你,不會再讓你傷心難過了?!?

  “謝謝,我沒事?!蔽逸p輕地說,勉強向他笑了笑。

  “你現在有什么打算,還準備回浴場嗎?”

  “當然不?!蔽艺褡髁艘幌戮?,“楊暢,我們去找大舅舅和大舅媽?!?

  “現在?”楊暢吃驚地問。

  “現在?!蔽铱隙ǖ鼗卮?,“我實在不放心大舅舅,大舅媽在這個時候匆忙離開浴場,我覺得里面肯定有問題。我小時候去過一次大舅媽的娘家,在距清水鎮不遠的白鳥鎮,坐66路巴士過去,兩三個小時就到了。與其在這里擔心,不如追過去看看?!?

  “可是已經快午夜十二點了,還會有車嗎?”楊暢懷疑地問。

  “有,我記得沒錯的話,十二點還有最后一班車,我們正好趕得及?!?

  我帶著楊暢飛快地向車站跑去。

  果然不出所料,清水鎮的一切都與十五年前無異,包括這個車站。因為是終點站,66路車早就已經等在路邊,整點準時出發。車內沒有開燈,路邊的街燈也沒有亮,天空飄起了小雨,車內隱約有幾個人影,遠遠望去很是陰森。

  我和楊暢上了車,司機一動不動地坐在駕駛座上向窗外望著。車內的乘客寥寥無幾,我們坐在比較靠后的位置,前面坐著兩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女學生,再前面一個年輕女子帶著個小男孩。隔著一條走廊,有一個老頭低垂著頭,陰氣沉沉的樣子。售票員趴在收費臺上打盹。

  我和楊暢心情沉重地握著對方的手,前面兩個女學生卻突然興致勃勃地講起故事來。

  左面的女孩:“喂,你有沒有聽說過66路巴士的故事???”

  右面的女孩:“就是我們現在坐的這輛66路巴士嗎?”

  “對啊,聽過嗎?”

  “沒有,什么樣的故事啊,愛情故事?”

  “不是啦,是靈異故事,要不要我說給你聽???”

  “好啊,挺有趣的,那你就快說??!”

  我苦笑了一下,現在清水鎮到處游蕩著亡靈,都快變成鬼鎮了。這些小女孩倒好,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還在深更半夜講什么靈異故事。

  我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軟椅上。

  楊暢脫下外套蓋在我身上:“不是說要兩三個小時才到得了嗎,你就先休息一會吧,養養精神也好?!?

  我點點頭,閉上眼睛。

  我一點也不想聽前面那個女學生說什么靈異故事,偏偏她的聲音在寂靜的空間中被映襯得異常清晰,一字一字飄進我的耳朵里。隨著一個小小的顛簸,巴士向前方駛去,“靈異故事”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在一個像今天一樣飄著小雨的夜晚,一樣也是午夜十二點的末班車,一個孕婦乘上了66路巴士。車上除了司機和售票員,大概只有五六個乘客,孕婦便和一個老頭坐在了一起。巴士行駛了大約半個小時,在即將離開清水鎮的時候,車停在了一個偏僻的站臺,上來了三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三個男人的裝扮和行為舉止幾乎是一模一樣,就像三胞胎似的,黑色大衣非常的長。而更奇怪的是,車內明明有很多空位置,三個男人卻都拉著吊環站著,沒有一個人想要坐下來。就在這個時候,坐在孕婦身邊的老頭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喊道:‘你竟敢偷我的錢包,快點還給我!’孕婦大驚:‘你說什么?誰偷你的錢包了,少含血噴人!’老頭面目兇惡:‘我親眼看到你偷了我的錢包,你居然還敢否認,跟我下車,我們去警察局!’老頭不顧孕婦的掙扎,強行拖著她來到巴士門口,大叫停車。車里的其他人都不愿意多管閑事——你也知道咱們清水鎮人的脾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所以司機立即開了車門,老頭立即拉著孕婦走下車,車馬上開走了。老頭這才松開孕婦的手,孕婦生氣了:‘去警察局就去警察局,老娘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倒要看看這世界上還有沒有天理!’老頭罵道:‘笨蛋!我剛剛救了你一命你知不知道?要不是看你懷著孕,我才不會冒這個險!’孕婦不信:‘你這老頭胡言亂語什么呀?’老頭說:‘你還記得剛剛上來的三個黑衣男人嗎?那三個男人,都沒有腳?!谠袐D的驚慌失措中,老頭悠然而去。孕婦回過神來,罵著神經病步行回了家。結果第二天,當她在家里看電視的時候,被一則新聞嚇得顫抖不止——前一天晚上她乘坐的那輛66路巴士,在快到達終點站的時候,從山坡上翻了下去,車上無一人幸免,全部死掉了?!?

  故事講完之后,車廂內又陷入了陰冷的寧靜中。

  我隱隱感到楊暢的身體在發抖,心疼了起來。

  楊暢一向是最害怕這種奇聞怪談的,要不是我帶他來到清水鎮這個鬼地方,他就不會遇到這么多事。

  我這么想著想著,神志漸漸模糊起來?;秀遍g,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那聲音很奇怪,像是電視慢放鏡頭,又好像是受到干擾的電波,感覺非?!芭で?。

  那聲音對我說:“陳雪,快點下車,已經沒有時間了,他們馬上就要上來抓你了,快點逃走??!”

  我朦朧地睜開眼睛,突然一張蒼白的臉逼至我的眼前——是蘇云!一雙孩子稚嫩的手臂緊緊抱著她的脖子,兩人皮膚相互接觸的地方,大量的鮮血向外涌出。

  “啊啊啊啊啊啊——”

  我叫起來,猛地驚醒。這時一只手近在我臉側,我本能一擋。

  “怎么了?我只是想幫你擦擦汗,你怎么就叫起來了?”楊暢看了一眼被我打掉的手帕,不解地問。

  車廂里依然很安靜,原來是夢,好可怕的夢!

  “對不起,我做噩夢了?!蔽宜闪丝跉?,心臟還在狂跳不止。

  “原來是做噩夢,難怪一頭虛汗?!?

  楊暢憐惜地撫摸著我的臉頰以示安慰,彎身去揀落在地上的手帕??墒撬@一彎腰,竟然半天沒有起來。

  我剛想問他,楊暢突然將我扯過去。他手心冰涼,向前方指著:“你看,我是不是看錯了?坐在我們前面再前面的那個女子和小男孩,他們好像……好像沒有腳……”

  我猛地捂住嘴巴才沒有喊出來。是的,我看見了,我的視力比楊暢好,特別是在暗處看東西,那個女子和小男孩的確是沒有腳。

  我和楊暢嚇得坐直身子,直直地望著那兩個“人”的后腦勺一動都不敢動。

  我突然又發現了什么:“楊暢,那個小男孩,他穿著夏季的白色運動服……”

  楊暢的聲音都變啞了:“那個女子的背影,怎么看都像……都像……”

  他說不下去了。當然說不下去,因為他想說的人正是蘇云,已經慘死了多天的蘇云!

  不可能!一定是巧合,一定是幻覺!

  可是,除了蘇云的那個孩子,誰還會在冬季的深夜穿夏季運動服出門。

  越看,就越像他們兩個。

  我跟楊暢都快僵硬成木乃伊了,我的心臟幾乎要麻痹了。這個時候,車突然停了下來。

  車門外三個穿著黑色大衣、裝扮得一模一樣、連走路的姿勢都一致得如同三胞胎的男人排著隊走了上來。

  這場景根本就是剛才前座女學生的靈異故事嘛!

  現在我應該做的是和楊暢一起馬上跳下車逃走。

  可是我的雙腳已經不聽使喚,楊暢也是一樣,眼看著車門慢慢地關上。我有一種感覺,門關上的那一刻,我和楊暢生存的希望就算是徹底結束了。等待我們的將是比剛剛的夢可怕一千倍一萬倍的遭遇。

  說到遲那時快,身邊猛然跳起一個人。

  真的仿佛靈異故事的重演一般,隔一條走廊坐著的老頭撲過來一把抓住我,我也及時地抓住了楊暢。在老頭奮力的拉扯下,我們一起向車門沖去,在門關上的一瞬間下了車。

  腳踩在土地上的一剎那,我和楊暢的臉正巧同時對著窗戶,蘇云和穿白色運動服的小孩一起轉動脖子向我們望來。那姿勢非常詭異,他們的身子依然直直向著前方,可是隨著巴士的行駛,他們的頭向我們轉過來:先是30度,60度,90度,最后轉成了180度,青綠的臉上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66路巴士向前駛去,漸漸消失在遠方。

  我和楊暢這才松了口氣,身后卻傳來了一個蒼老嘶啞的聲音——“現在,沒有人跟我搶了?!?

  拉我們下車的老頭緩緩回過身來,露出笑容。他滿臉插著破碎的玻璃,紅得發黑的血從臉上慢慢流下來。

  “呀啊啊啊啊——”

  我和楊暢沒命地向前奔去,風瑟瑟在耳邊作響。

  “我救了你們的命,你們的命是我的……回來,回來陪我?!崩先说穆曇舨环胚^我們,近在耳側,似乎不管我們怎么跑,都逃離不了他的手掌心。

  “怎么辦?”我處于瀕臨崩潰的邊緣向楊暢問道。

  “我攔著他,你快跑!”

  “不要!”

  我甚至來不及阻止他,他已經飛速轉身向身后追趕我們的老人撲去。那老頭的身體落地的聲音,就像破舊發硬的棉被褥。老人的身體開始扭曲變形,突然“分解”出又一個一模一樣的身體,如光般穿過楊暢,繼續向我追來。

  “陳雪,你快點跑??!愣著干什么?”楊暢回過頭向我聲嘶力竭地吼叫。

  我從沒見過他這樣的神態,他應該比我更害怕才對,可是卻什么都豁出去了,只為了要保護我。我的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丟下他一個人跑嗎?我怎么可以!

  “妖怪!我跟你拼了!”我頓時紅了眼。

  老人瘋牛般向我沖來。不知道從哪里冒出的勇氣,我迎上去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觸手可及的皮膚如魚鱗般冰冷粗糙。我再也管不了許多,只顧著死命勒他的脖子,瘋狂喊叫:“為什么要找上我們?我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為什么要害我們?”

  老頭那張恐怖的臉整個暴露在我的面前??墒峭蝗婚g,我感覺沒有那么害怕了。這個時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要掐死你!我要掐死你!”——這就是我全部的念頭。我甚至忘記了,他本來就是個亡靈,又怎么會被我掐死。

  奇怪的是,老頭對我的舉動絲毫沒有反抗,甚至不再動了。他的眼睛向外凸起,舌頭也越伸越長,像蛇似的,最后那舌頭竟然開始向上卷曲,眼珠子猛然掉了下來,落在舌頭上,那真是叫人作嘔的場面。

  瞬間,老頭的影像漸漸透明起來,突然間消失了。

  我跌坐在地,楊暢那邊的老頭也不見了,他喘息著向我爬過來。

  “笨蛋,剛才那樣多危險你知不知道?我叫你跑,你為什么不跑?”楊暢責怪著我,聲音卻哽咽著。

  我有一種劫后重生的感覺:“你才是笨蛋呢,明明是你先沖過去的,太亂來了!你就不害怕嗎?”

  “誰說我不怕?我怕死了,差點尿褲子!”

  “那你還逞英雄?”

  “因為我是男人啊,心愛的女人向我求救,在危機的關頭,這是我惟一的辦法?!睏顣车谋砬橥蝗蛔兊煤芫趩?,“我真的很害怕,但是我更害怕不能夠保護你。這幾天我心里一直很不舒服,發生了這么多事,我一件都沒有幫你解決,什么都不能為你做。比如剛才,我就不敢像你那樣掐住亡靈的脖子,向他反抗。我是不是很沒用?”

  “是啊,你這個沒用的家伙……”我鼻子酸酸的,言不由衷地說。

  楊暢苦笑了一下:“你也不用回答得那么直接吧?”

  我起身抱住他:“謝謝你?!?

  他愣了一下:“謝我?謝我什么?”

  我哭著說:“謝謝你一直陪著我,楊暢。我一直想跟你說對不起,要不是我帶你到清水鎮來,你也不會遇到這些稀奇古怪的事,都是我連累你了?!?

  “傻瓜,這是什么話?”他輕輕拍了拍我的頭,“老公陪著老婆是天經地義的事,而且清水鎮是我要你帶我來的,因為我想看看你的親人,看看你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想要更了解你。要說連累,也是我連累你才對?!?

  我緊緊摟著他。何其幸運,現在我懷里這個人,無論發生什么事,他都會愛我,陪著我,永遠不會離開我。為什么直到現在我才發現這個人的寶貴?我還來得及報答他對我的情誼嗎?我們還有機會離開清水鎮,回到過去平靜的生活中去嗎?我還有機會成為他的妻子嗎?

  在那一瞬間,我做了一個決定。

  我不管清水鎮到底有多少亡靈,也不管會有多少人死去,我只知道楊暢絕對不能有事。我要用盡所有的力量保護他,哪怕是我的生命。只要他能夠平安地回城繼續好好過日子,我會不惜一切代價。

  我們擁抱著對方,給予彼此信心和溫暖。

  突然間,一道強光落在我們的身上。

  所謂強光,其實那只不過是手電筒照射出的光線,因為我們在黑暗中呆久了,才會覺得刺眼。

  一個男人向我們亮出了證件:“我是警察,你們是什么人?”

  我們的眼睛稍作適應之后,楊暢叫起來:“張警官!你是張警官?”

  此人正是蘇云死的那天幫我錄過口供的警察張壯志。

  “你們是蘇家浴場的外孫女、外孫女婿?……陳雪和楊暢,對嗎?”張警官也立即認出了我們,“這么晚了在這荒郊野外干什么?”

  “說來話長?!蔽覀冇植荒苷f剛剛坐了幽靈巴士,被鬼拉下車,所以才出現在這里,只好隨便找個借口,“我們想到白鳥鎮去找我大舅媽,結果下錯了車?!?

  張警官的眼中閃過一絲懷疑,表情有些奇怪,低頭沉思。

  我抬眼環顧四周,這地方可真是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非?;臎?。算算時間也快一點鐘了。北面方向有許多人圍在那里,亮著火把。我不由得有些好奇:“張警官,您這么晚了又怎么會在這里?那邊一大群是什么人?”

  “那些都是我的同事,我們是接到報案才過來的?!睆埦僦敝蓖?,欲言又止,“你們出現得還真是湊巧……本來我正準備給蘇家浴場打電話呢……大約半小時之前,一輛疾駛的面包車上一名女子突然打開門向外跳出,從路邊的矮階滾下田地,當場頸椎斷裂死亡……”

  我和楊暢緊張又不解地望著張警官,他當然不會毫無理由地告訴我們這些,不祥的預感再度填滿了我的整個大腦。

  “根據面包車司機提供的線索,死者正是蘇家浴場失蹤了多日的蘇妮小姐?!?

  “蘇妮!”我愕然大叫。

  “你說蘇妮死了?確定嗎?會不會弄錯了!”楊暢前些日子與蘇妮非常聊得來,一時也無法接受。

  張警官搖了搖頭:“你們可以跟我過去辨認一下?!?

  我們忙跟著張警官向燈火人群處走去,他一面走一面說:“面包車司機自稱是蘇妮的小學同學,叫做吳森。他說蘇妮今天下午突然去找他,給了他兩百塊錢,要求吳森將她帶出清水鎮。吳森正好有一輛面包車,便答應了蘇妮的請求。一路上蘇妮顯得很驚慌,一再要吳森加快車速,說是有人追殺自己,自己的處境很危險。吳森被蘇妮被催得不耐煩起來,而這個時候路上又沒什么車輛行人,于是他便開始超速行駛。當車飛快向前駛去的時候,蘇妮卻突然撞開車門跳了下去,身體彈跳了幾十公尺,順著路邊的矮階滾下了田地。吳森立即下車尋找,等他找到蘇妮的時候,人已經死了,吳森立即報了警……”

  怎么會這么巧?我們下車的地方竟然距離案發現場如此接近,就好像蘇妮的靈魂有意牽引著我們過來看她似的。

  不管我們如何不愿面對,或者抱著僥幸的心理,接下來我們還是真真切切地見到了蘇妮的尸體。血由她仰臥的身體下溢出,已經凝結。她像睡在一張血床上,皮膚和嘴唇慘白得沒有一絲血色。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滿是恐懼,讓人不禁聯想她在死前究竟看見了什么才會讓她如此害怕。

  又死了一個!正值花季,青春貌美的兩個女孩,一個個橫遭慘死。

  難道浴場真的被詛咒了嗎?真像孟公所說,一切都是因為有人養鬼招來惡靈?我在城里的時候浴場不是還好好的嗎?可是我一來浴場就開始出事,這算是巧合還是另有原因?隱約間,我有一種非??膳碌南敕?,說不定整件事與我有關。

  養鬼——我第一次認真地思考這個名詞,雖然我對它還是非常排斥。

  對了,我為什么如此排斥?僅僅是因為小時候偷偷聽到媽媽和外婆爭吵的話題中頻頻出現過這個詞嗎?

  我努力回憶,想逼自己記起更多關于“養鬼”的事件。我知道我的記憶中隱藏著一些秘密,十歲那一年我忘記了很多東西。人常常會忘記一些事不是嗎?除了生理周期性的遺忘,那些會帶來傷害或是超出承受范圍的事,我們通常會把它埋葬在心靈的盲點區,不去碰觸。

  可是我應該不是這樣的人。

  小時候我經常躲在大家看不見的角落,偷聽浴場工人談論我的爸爸媽媽。從爸爸與媽媽的相遇,他們的苦戀,外公外婆在媽媽的飯里摻墮胎藥,爸爸媽媽的私奔,爸爸的意外去世,媽媽臨近生產被關在浴場獨自將我生出來……這些殘忍的議論,我一一默默聆聽,然后冷眼旁觀,裝作不知情。性格也逐漸變得麻木漠然,一直到媽媽的死……我連媽媽凄厲的死狀都記得那么清楚,可是偏偏對于十歲時候的幾個事情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

  我的記憶有三個死角——小舅舅的妻子和兒子死的那一天,似乎發生過什么,我想不起來;媽媽和外婆為了養鬼爭吵后也似乎發生了什么,我也想不起來;媽媽死前抱著我說的話,理應非常重要,我還是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也一直不愿意去想??墒乾F在,我隱隱感覺蘇妮和蘇云的死似乎與我有關,似乎與那些記憶有關。我第一次試著去想,卻又害怕,那比媽媽的死狀更讓我恐懼的記憶,想起來真的好嗎?

  撥通了浴場的電話,我不知道要怎樣開口,就委托張警官告訴外公和小舅舅蘇妮死去的噩耗。

  我和楊暢考慮著是繼續前往白鳥鎮找大舅媽還是先回浴場。我堅持前者,楊暢堅持后者,最后拋硬幣做了決定:我們還是坐上警車,踏上了回浴場的路—事后證明這個選擇還是非常明智的。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