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浴場第四章 養鬼秘術之鬼殺

  “你看窗外?!?

  一早醒來,我拉開窗簾叫楊暢過來看。

  最近幾天,清水鎮更加異常了。剛開始只是早晨霧氣彌漫,可是現在全天都籠罩在濃霧中,一天比一天嚴重。

  今天是蘇云下葬的日子,蘇妮依然下落不明,浴場也沒有開張。

  外公和小舅舅整天在外面跑,到處找蘇妮。

  我和楊暢幫著大舅媽忙里忙外,也總算把蘇云的后事辦得妥帖了。

  “沒想到這次來會發生這么多事,本來我們是為了結婚才過來的,結果卻變成這樣?!?

  “不要胡思亂想,等蘇云的葬禮結束,找到蘇妮,我們就回城舉行婚禮?!睏顣硰暮竺鏀堉业募绨?,柔聲平撫我的不安。

  “我總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蘇妮不是說‘他們不會放過任何人,大家都得死’嗎。那位老公公也說過,小孩子的亡靈已經抓住了我們的腳,現在離開清水鎮也是死路一條?!?

  “不會的?!睏顣诚袷前参课?,又像是安慰自己,“事情的真相不是已經水落石出了嗎?浴場之所以出現小孩子的亡靈,是因為蘇云的孩子死得凄慘,現在他向母親復了仇,事情已經告一段落……”

  “真的告一段落了嗎?親手殺死那孩子的是蘇妮,蘇妮現在是不是也遭到毒手了?”

  “蘇妮不是離開浴場了嗎?孩子的亡靈在浴場,她逃走了就不會有事的?!?

  我點了點頭,和楊暢緊緊擁抱著,給對方溫暖和信心。

  蘇妮說“他們不會放過任何人,大家都得死”,她說的不是“他”,而是“他們”;孟公也說“小孩子,不止一個,蘇家浴場到處都是小孩子的亡靈”。

  不止一個!是的,我感覺到真的不止一個。

  可是我寧愿抱著僥幸的心理,相信噩夢已經結束。

  蘇云的葬禮是土葬。葬禮舉行得非常低調,畢竟死得那么慘,誰也不愿意再把事情搞得沸沸揚揚,留人話柄。

  儀式舉行到下午,現場的氣氛十分壓抑。

  大舅媽幾次哭得暈過去,外公和小舅舅低著頭,表情沉痛。

  來的人很少,幾個蘇云曾經的同學,還有浴場的工人。

  到了傍晚的時候,蘭嫂帶著孟公過來了,向我們鞠了躬,我們還了禮。

  孟公悄悄把我和楊暢拉到一邊:“你們現在走得開嗎?我想跟你們談一談?!?

  我們跟著孟公一路東行。清水鎮東區和西區的交界處,一座裝飾得類似佛堂的平房小屋上掛著金字招牌,寫著——“神公堂”。

  蘭嫂先回飯館了,我和楊暢進入神公堂,四處顯示著怪異和靈氣。

  墻壁上掛滿了鬼神畫像,墻邊倒豎著許多掃帚,主臺上供奉的是太上老君像,周邊一盞盞小小的燭臺,屋子正中間擱著一張方桌,上面整齊地擺放著佩玉、紅絲線、古錢、八卦,還有一些我從來沒見過的東西。四周彌漫著檀香味,聞起來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事態比我想像中更嚴重,相信不用我多說,你們也有感覺了吧?蘇云這丫頭絕不是自殺,而是鬼殺?!蔽覀儑阶雷潞?,孟公便揚著他皺巴巴卻非常有威嚴的臉說道。

  我和楊暢怔怔地望著他。

  我故作平靜地接過話來:“孟公,不管是自殺還是鬼殺,事情都過去了。我們已經得知了蘇云的過去,她曾經做過一件錯事,一個小孩子因她而死。楊暢上次跟你提過,我在浴場見到小孩的亡靈,就是那個孩子。所以蘇云的死也可以說是一種報應,她已經為自己做過的錯事付出了代價,一切都結束了?!?

  “是嗎,你真的認為一切都結束了嗎?”孟公笑得很怪異。

  “不然呢?”我反問。

  “要我說,蘇云的死只不過是一個開始。用不了多久,很多人都會落得跟她一樣的下場?!泵瞎珦u著頭,目光突然犀利起來,“這樣下去,清水鎮將會血流成河,我們必須趕在悲劇發生之前加以阻止。孩子,我需要你們的協助,而你們也只能協助我,因為大家都已經沒有退路了?!?

  “你說的話,是不是有點危言聳聽了,你有什么證據嗎?”即使我承認這次的事件的確是不可思議的靈異事件,但不代表我就相信孟公是個貨真價實、有真本事的靈媒。

  “我已經查到了一些線索,你自己看吧?!泵瞎f著,遞了一本冊子給我。

  那是一本十分破舊的冊子,紙張透出暗黃色的斑紋,書頁上畫著一個裸體的孩子,緊閉著雙眼,姿勢就像胎兒在母親的肚子中,小孩的四周畫著許多根狀植物。

  “??!是藤莖!浴場廚房的柜子上,就是這種藤莖!”楊暢已經認出,驚奇地叫起來。

  “沒錯,這是一種至陰的藤莖,你說在浴場里見過?”孟公問道。

  楊暢連連點頭。

  “那就沒錯了,這證明了我的推測,有人在擅用養鬼秘術!”孟公看起來既激動又憤怒,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發出一聲悶響。

  養鬼秘術!養鬼秘術!

  我腦海中嗡的一聲,一些殘存的記憶從腦海深處翻涌而出。

  媽媽自殺的前一個月,我從外面玩?;貋?,媽媽的房間門口隱隱傳來她與外婆的爭吵聲——“你不要再找借口了,我已經洞悉了你的秘密,我什么都知道了?!?

  “媽,你瘋了!我不想聽你胡言亂語,你出去?!?

  “呵呵,別這樣嘛,你為什么要這么害怕呢?要知道我有多羨慕你,我研究了幾十年都沒有成功的事,你卻做到了,并且做得那么完美???,快把你成功的秘訣告訴我,一五一十全部告訴我!”

  “不要再說了,算我求你。養鬼秘術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簡單,它會養出邪魔,會顛覆一切,破壞一切!求求你,放手吧,我們以后好好地過日子,不要再碰那些邪門的東西了好嗎?”

  “說得還真好聽。女兒啊,你真是小氣,想自己掌握養鬼秘術的秘密嗎?我告訴你,休想!你要是不把成功的秘訣說出來,就別怪我翻臉無情?!?

  “你到底想怎么樣?”

  “我想怎么樣?哈哈!你應該知道,我手上有陳雪致命的把柄,你不是很疼女兒嗎?不是為了女兒什么事都可以做嗎?要是我把陳雪的秘密抖出去,你猜她的下場將會怎樣?”

  “媽,陳雪是你的外孫女呀,你怎么可以……”

  “只要能得到養鬼秘術的秘密,我什么事都做得出來!好,我就再給你幾天時間,你給我考慮清楚!”

  “我求你不要再逼我了!我真的不能說,我有苦衷??!”

  “是你不要逼我才對,不要逼我做出傷害你和陳雪的事情,好自為之吧!”

  “媽,媽……”

  “哼!??!陳雪,你這個臭丫頭,竟然在外面偷聽!你給我進來,你說,你都聽到了什么?”

  “啪”——我的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外婆兇狠的表情在眼前迅速放大。她對我一貫冷淡,卻從來不像今天這樣令我恐懼,她的巴掌鋪天蓋地地向我打來。媽媽哭喊著阻止她,兩人拉拉扯扯。突然間,我的眼前一片漆黑。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溫暖的床上,媽媽正坐在床邊悲傷地哭著,那是我最后一次見到外婆。后來聽說,那天外婆與媽媽大吵了一架,接著外婆便一個人跑去東區的海翔大飯店過夜,結果夜間一場大火,她再也沒能回來。

  “陳雪,你沒事吧?”

  楊暢憂慮的聲音將我從回憶拉回了現實。我望著他擔心的眼神,輕輕搖了搖頭。

  隱約間,我有一種十分不祥的預感,很多事我不愿意想起來,更不愿意思考。

  因為我害怕結果是我無法面對的答案。

  孟公望著我搖了搖頭,他那洞悉人心的目光充滿了憐憫和無奈。

  我繼續翻著小冊子。

  那是一本很奇怪的說明性質的冊子,每一頁都有一幅圖,圖下面附著一些字。

  總的來說,它記錄著一種叫做“養鬼秘術”的由來、用途和方法。

  養鬼的由來用一些文字進行了介紹,但是內容非常模糊和跳躍,列舉了種種的傳說。最后的結論是,有可能是這樣,也有可能是那樣,總之連撰寫這本冊子的人都無法確定養鬼的真正發源地和始作俑者,只說它可能是由苗疆傳出的巫術,也可能是茅山術發展而來,又或者是妖魔作祟,用來迷惑世人的方法。成功養鬼的人,可以差遣自己養的鬼做各種事情,達到自己的各種愿望,簡直無所不能??墒墙梢卜浅6?,似乎一個不留神便會養出惡鬼,甚至遭到惡鬼反噬。方法并不困難卻十分惡毒,需要剛剛出生卻立即死去的新生兒的尸骨獵取魂魄,用火從下巴處燒其頭顱,收集尸油或骨油,并且開壇作法進行祭煉,而圖上的藤莖正是作法祭煉中一種不可或缺的“材料”。

  我飛快地翻閱了一遍,馬上就把冊子扔在了桌子上。

  不知道為什么,我開始心跳加速,呼吸困難,仿佛是一種本能似的。我感到自己對“養鬼”這件事極度恐懼和排斥,根本就沒有辦法逐字逐句閱讀冊子里的內容。

  “你是說,浴場有人在進行養鬼?”我強行抑制著內心的慌張,顫抖著問孟公。

  孟公點點頭:“這是惟一可以解釋蘇家浴場和清水鎮的陰氣為什么會如此急速增長的理由。因為就算發生再慘烈的事,死再多的人,也不至于造成現在的局面。你還記得十五年前東區的大火嗎?七百多人死于非命,可也沒有因此出現什么亡靈呀!就是說,不管你的表妹蘇云做錯了什么事情而害死了一個孩子,那孩子也沒有能力進行索命。亡靈在沒有一定介質協助的情形下,絕不可能有所作為。這個世界上每天那么多人冤屈致死,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犯人,都不是被亡靈掐死的,這么說你明白嗎?”

  我點點頭:“請繼續說下去?!?

  “冤魂現身必有其因,那表示他所需要的‘介質’出現了。而我認為所謂的介質就是有人在做養鬼這件事,養鬼是最損陰德的邪術,它將浴場的陰氣推上了一個頂點,所以浴場內的怨靈蘇醒了,展開了恐怖血腥的復仇,最終殺死了蘇云??墒羌词惯@樣仍然不能解釋為什么陰氣能大到籠罩整個清水鎮,甚至連蘭嫂的飯館都出現了十五年前燒死的亡靈。這個問題我考慮了很久,根據我的猜測,有幾種可能——第一,此刻正在養鬼的人并沒有遵守養鬼的法則,而是在里面做了什么變化;第二,這個人根本就對養鬼一知半解,在某個步驟上出了疏漏;第三,他利用的小孩子有問題——至于是什么問題,就不是我可以憑空想像的了?!?

  “那小孩會不會就是蘇云的孩子呢?”我說出了蘇云孩子的骸骨莫名其妙失蹤的事。

  “有可能,很有可能?!?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這個猜測成立的話,偷取蘇云孩子骸骨的人應該早就知道蘇云和蘇妮的秘密了。如果這個人是浴場的人,他能如此藏而不露,實在可怕。

  “我應該怎么做?”我已經完全沒了主意。

  “告訴我蘇家浴場最近有什么異常?”孟公緊盯著我說。

  異常?簡直數不勝數。

  蘇云的死,蘇妮病態性的口渴癥狀和她的人間蒸發,還有大舅舅房間里的水,令人作嘔的腐臭氣息……

  我猛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這些日子我一直覺得自己忽略或者遺忘了什么,現在我總算想了起來:“楊暢,你還記不記得蘇妮在浴場喝池水的那一天,我們之所以能找到她,是因為聽到大舅舅的求救聲?!?

  楊暢嚇了一跳:“我只記得有個很大的類似老鼠的東西在眼前跑過去,后來聽到求救聲,那是大舅舅的聲音?怎么可能,大舅舅不是臥床不起的嗎?”

  我愣了一下,對了,楊暢沒聽過大舅舅的聲音,所以這幾天他才沒有對此提出置疑。我因為蘇妮的異常和蘇云的死亡而頭昏腦脹,竟然把這件事徹底地遺忘了。

  “大舅舅有問題,他很有問題!”

  我很肯定地說出自己的看法,立即把到浴場之后所有的怪事向孟公敘述了一遍,孟公聽了以后沉默了一會兒。

  “據目前的情況來說,你大舅舅的確非??梢?,就算不是養鬼的人,也必定跟養鬼這件事有所牽扯。你們必須多加注意他的一舉一動,也許可以從他那里查出點什么?!?

  孟公說到這里,指著桌上一堆奇怪的小物件叫我和楊暢分別挑選一樣。

  “這些都是我常年搜集來具有特別辟邪功能的靈物,不過只能做為協助,在關鍵時候幫你們一把。以目前籠罩清水鎮的陰氣來說,我們處在不利的位置。養鬼已經引發了邪魔,我們的勝算很低,但是我們只能勝,不成功,便成仁?!?

  我隨意地挑了一對玉鐲,顏色翠綠通透,沒有一絲雜質。

  楊暢右手戴著黑曜石鐲子,便挑了一串佛珠戴在左手上。

  我們正在把玩新的“防具”,孟公走到窗邊拉開簾子朝外望去:“糟糕,天黑了,你們今晚就住在這里吧,外面十分危險?!?

  “不行?!蔽荫R上拒絕,“今天是蘇云下葬的日子,我們不可以徹夜不歸?!?

  楊暢也在旁邊附和:“的確,那樣太不合禮數了?!?

  孟公也不強求,只說:“記住,有人在身后叫你們的名字或者拍你們的背不要答應也不要回頭,小心地上的大石頭??匆娏鴺浜突睒?,一定要避得遠遠的,到家門口拍去身上的灰塵再進門?!?

  要是換了一個月前,我聽到這樣的“無稽之談”絕對會一笑而過,可是此時我卻努力把孟公的話塞進了腦子里,并且問他:“我晚上總做一模一樣的噩夢,有沒有什么解決的辦法?”

  孟公問:“你的噩夢中是不是有死去的親人呢?”

  “有,有我死去的媽媽,可是也有一個像亡靈的小女孩?!?

  孟公沉思了一下,說:“夢很多都是一種提醒和預兆。以前民間有這么一種說法,不要把神像法器放在房間,因為那樣做會影響夢境,讓死去的親人無法托夢示警。但是你說親人和亡靈會一起出現,我需要你把夢境講得更詳細,才能判斷是親人示警還是亡靈入夢。不過現在天色實在不早了,越晚回去你們就越危險,所以這個事情我們下次再解決。我教你一個方法,在房間墻壁上靠一只倒豎的掃帚,用木碗倒半碗水,再放入七顆飽滿無損的黃豆在床邊,再把鞋一正一反放在床邊,應該可以暫時防止鬼怪侵入你的夢中?!?

  我和楊暢告別了孟公,走出神公堂。

  楊暢四面張望了一下:“這個清水鎮果然陰森森的,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孟公的影響,總覺得這里的確比我們初來的時候陰冷多了?!?

  “笨蛋,我們來的時候是十二月底,現在已經一月了,自然是越來越冷?!?

  “怎么,你還是不相信孟公的話嗎?”楊暢問。

  “一半一半吧,你呢?”

  “呵呵,我也一樣,一半一半,先弄清楚大舅舅的事再做定論吧?!?

  我們牽著手走在夜涼如水的清水鎮街道上。清水鎮已經很多天看不到月光了,每天都是陰天,要不是路邊各家各戶透出昏暗的燈光,真就要伸手不見五指了。

  我奇怪地四處看了看,最近清水鎮的鎮民好像真的多了起來,這么晚了竟然還有許多人四處游走。不過與其說游走,不如說佇立。每戶人家門口都靜靜地面向門站著一兩個人,彼此也不說話,只是一聲不吭地站著,有男人,有女人,也有孩子,雙手僵硬地下垂著,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漸漸地,我覺得不對勁,我想起蘭嫂說的那些十五年前東區燒死的亡靈,飯館中只有她看得見的亡靈。

  “楊暢?!蔽沂箘拍罅四髼顣车氖?,發現他的手心與我一樣隱隱冒著汗,“你看得見嗎,那些平房門口站著的人?”

  “我也正想問你呢!嚇死我了,真擔心你看不見?!睏顣乘闪丝跉?,“我現在總算明白蘭嫂當時的心情了,只有一個人能看到大堆亡靈,實在恐怖?!?

  我們倆都稍稍放下心來,繼續朝前走。

  我的左肩猛然被人拍了一下,嚇得差點叫起來。只聽一個男人低沉飄忽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請問,你們知道蘭嫂飯館在哪里嗎?”

  我剛想回過頭去,楊暢一把扯住了我:“你忘了孟公的話了?不能回頭!”

  “可是有人問路,怎么辦?”

  楊暢為難起來,只好尷尬地咳了兩聲:“不好意思,這位兄弟,我和我女朋友脖子出了點問題,回不了頭,哈哈!你找蘭嫂飯館對吧?別找了,她那家店這一個星期都不開張?!?

  “我一定要找到她,我已經找了她很多年了,你們告訴我她在哪里?!?

  男人的聲音仿佛近在耳側,我突然覺得寒氣逼人,渾身不舒服。

  “你是蘭嫂的親人嗎,還是朋友?”楊暢依然頭也不回地問。

  我知道楊暢在試探那個人。蘭嫂曾經說過她已經沒有親人了,跟清水鎮的居民也都不怎么來往,平常不怎么講話,所以才跟我們特別談得來。除了孟公之外,她應該也不怎么會找她很多年的朋友。

  那男人卻沒有直接回答我們的問題,只是語無倫次地說:“我一定要找到她。我迷路了,迷路了好多年了。我想回家?!?

  楊暢突然扯了扯我,指了指墻壁。

  通過街邊人家的燈光,我看到自己和楊暢的影子在墻壁上被拉得長長的,可是我們的身后并沒有那個男人的影子。

  我整個人都僵硬了。

  楊暢死撐著又問了一句:“請問你是蘭嫂的什么人?”

  男人冷冷的聲音一字一字地傳來:“我是她的丈夫?!?

  “哇啊啊啊啊啊??!”

  我和楊暢放聲大叫,飛快地奔跑起來。

  蘭嫂的丈夫早在十五年前的大火中被燒死了??!我們擺明了是撞鬼嘛!

  可是不管我們怎么跑,那男人的聲音還是緊緊跟在我們身后,一遍又一遍地問:“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們能告訴我嗎?……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們能告訴我嗎?”

  我們早嚇得魂飛魄散,尖叫聲震天動地。奇怪的是那些站在平房門口的人,竟然沒有一個回頭看我們一眼。

  我感到疑惑,不由得向那些人望去,卻正看到他們下垂的雙手。他們每一個人的手都黑得像炭一般——不,根本就是被燒焦的黑炭。

  “呀啊啊啊啊啊??!楊暢,楊暢,那些站在家家戶戶門口的,都是十五年前大火燒死的亡靈??!”

  “哇??!你不要嚇我了!”

  “是真的,你看他們的手!”

  “看手?……啊啊??!”

  猛然間,我停住了腳步,呆呆站住了。

  身體突然有一種被什么東西穿過的感覺,我生生地打了個冷戰,身后男人的聲音消失了。

  “你干嘛停下來?現在有鬼追我們,還不快跑?”楊暢急急地沖我說。

  “我們不用再跑了,那鬼不會再追我們了?!?

  “你怎么知道?”

  我怔怔地望著前方,緩緩伸出手指向前指去:“你看,我們已經把蘭嫂的丈夫帶回家了?!?

  此刻,我們正站在蘭嫂飯館的門前。

  “怎么可能!我們出了神公堂后明明是往西面浴場走的,怎么會來到東區?還到了蘭嫂飯館門口呢?”

  “楊暢,你說蘭嫂會不會有危險?”

  我和楊暢面面相覷,然后慌忙沖上去砸門。

  好一會兒沒有動靜,正當我們想破門而入時,門那邊傳來了蘭嫂怯怯的聲音:“誰?”

  “蘭嫂,快開門,是我和陳雪!”楊暢焦急地喊。

  門打開了,蘭嫂蒼白著臉出現在我們面前,懷里還抱著枕頭,一臉的恐懼表情,額角冒著冷汗:“這么晚了,你們怎么來了?”

  “我們……正巧經過這附近,就過來看看?!蔽译S便找了個借口,又忙試探著問,“蘭嫂,你臉色好差,出什么事了嗎?”

  蘭嫂欲言又止:“你們先進來吧,我們坐下再聊?!?

  飯館的四腳桌前,蘭嫂心神不定地為我們倒茶,一不小心把杯子里的水濺了一桌子。

  “對不起,看我笨手笨腳的?!碧m嫂趕緊找來抹布擦拭。

  我忙拉她坐下:“別忙了,我們坐坐就走。蘭嫂,剛剛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你看起來很驚慌?!?

  蘭嫂低下了頭:“也沒什么,只是剛才我……我夢到了死去的丈夫?!?

  我和楊暢飛快對視一眼,我又問:“是什么樣的夢,很可怕嗎?”

  蘭嫂幽幽地嘆了口氣,“我夢到他站在我的床頭對我說,老婆,我終于找到家了,以后我們又能在一起了。他剛說完這句話我就聽到了敲門聲,隨即驚醒過來。我張開眼睛,竟然看到一個人影趴在我的身上。我嚇壞了,身體卻一動都不能動。我曾經聽說過這種情形叫做‘鬼壓床’,但傳說中被鬼壓床的人不是都意識朦朧不清的嗎?當時我的腦子特別清醒,我甚至聽到那趴在我身上的黑影對我說話——老婆,我終于找到家了,以后我們又能在一起了。竟然是我死去丈夫的聲音,然后我死命地一掙扎,連人帶枕頭從床上滾了下來。我立即跌跌撞撞跑到門口,接下來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

  “對不起,蘭嫂?!睏顣陈牭竭@里,站起來內疚地向蘭嫂鞠了一躬。

  蘭嫂嚇了一跳:“你這是干什么?”

  我們慚愧地把今晚從神公堂出來后發生的詭異事件告訴了她。

  蘭嫂聽了以后沉默著很久。她并沒有怪我們,只是掉著眼淚說:“這個冤家,生前對我百般折磨,死了還不肯放過我……”

  我們安慰了她很久,一致覺得不能放蘭嫂一個人住在飯館,于是帶著她到了神公堂,讓她暫且先在那里住一晚。

  然后我跟楊暢又向蘇家浴場走去,一路上我們緊緊挨在一起。每家每戶門口,依然站著十五年前燒死的亡靈。

淘宝快3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