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浴場第十二章 邪魔前生

  黑暗,吞噬一切、淹沒一切的黑暗,與我的生命一同誕生。永無止境的恐懼日日夜夜陪伴著我,還有浴場中那些丑陋的、爭吵無休的孩子,終日揚著痛苦的嘴臉,令我感到厭煩。

  我日日夜夜在浴場徘徊。那個自稱我媽媽的女人叫我陳雪,有時會來跟我說話。

  今天媽媽沒有來,我很煩躁,所以主動去找她。

  在一個房間里,我第一次看到了那個女孩。媽媽抱著她叫她陳雪,溫柔地望著她,唱著歌哄她入睡。

  原來她就是另一個陳雪,媽媽每次找我說話,都會提到的陳雪。

  “陳雪,媽媽有事拜托你。我的另一個陳雪感冒了,我好擔心,我們一起為她祈禱好不好,希望她能早日康復?!?

  “陳雪她今天心情不好,沒有爸爸的孩子很容易遭到學校同學的排擠。你幫幫她吧,我不希望那些壞孩子和陳雪在一個學校,你知道怎么做的,對不對?”

  “陳雪今天參加了學校的短跑比賽,她準備得很辛苦,我希望她可以贏,要是得第一名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陳雪的小舅媽出了車禍,她目睹了當時的情況被嚇壞了。我不想這件事在她心理上造成陰影,所以把今天下午的時間從她的記憶中抹去好嗎?”

  我在黑暗的角落偷偷注視著熟睡的陳雪,她的皮膚紅潤,微微地張著嘴唇,睡覺的樣子甜美可愛。她跟我長得很像,可是我沒有她那么好看的臉色。我的皮膚透明蒼白,總是向外滲出粘膩的液體和隱隱的惡臭,媽媽說那是因為我真正的身體浸泡在福爾馬林溶液里的緣故,我不是很明白。

  我低頭看了看,站過的地方又變得濕漉漉的了,這會讓媽媽發現我來過。

  媽媽一直不讓我進入陳雪的房間,我抹去地上的液體,悄悄地離開了。

  從那天之后,我開始偷偷地跟隨在陳雪左右,遠遠地窺視她。在她洗澡的時候偷偷撫摸她的頭發,趁她睡著的時候觸觸她的臉頰。

  有一次我弄哭了她,我緊緊掐住她的脖子,看著她難受。我討厭看她笑,想看她跟我一樣,蒼白的臉,陰郁的表情,孤獨徘徊的身影??墒菋寢尠l現了,她很生氣,第一次對我大喊大叫,將我趕走。

  那天我開始明白什么是妒忌,什么是欲望。

  媽媽又來找我了,臉色很難看,聲音冷冷的。她對我說,陳雪,你不能傷害另一個陳雪,因為你就是她,她就是你,你們共同存在于這個世界。你看看浴場里別的孩子,他們不能見陽光,終日痛苦呻吟,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知道為什么你跟他們不一樣嗎?因為你是至陰的死胎,并且另一個你還活在這個世界上,所以你可以陰陽互通。你不是一般的養鬼,你是世界上絕無僅有、力量最強大的養鬼。

  做力量最強大的養鬼又怎么樣,我還是必須終日與浴場里討厭的小孩子們呆在一起,聽他們永無止盡的哀號。除了媽媽,無法與別的人說話,沒有人看得見我,而媽媽的心里也只關心另一個陳雪。我的存在只是為了讓另一個陳雪活著,讓她過幸福,我只是她的傀儡。

  可是我也想活著!我也想像陳雪那樣健康地呼吸著窗外的空氣,吃香噴噴的米飯,嘰嘰喳喳地說話,跟媽媽手牽著手玩耍,時不時地撒嬌耍賴以得到想要的冰淇淋和糖果。

  為什么她可以我卻不行?媽媽難道你從來不覺得這樣對我不公平嗎?

  我不會永遠做陳雪的傀儡,我是可以不做任何人的傀儡的,因為我是死胎的養鬼,陰陽互通的力量只要再配合周遭環境有足夠的陰氣,就可以讓我成為邪魔。只要成了邪魔,再也沒有人能左右我,我等待著命運能給我一個小小的機會。

  沒想到機會來得那么容易,媽媽竟然要我殺死外婆。我想到了一個一石二鳥的好方法。

  我的計謀簡直無懈可擊。一把大火完成了媽媽的詛咒,同時也獲得了我所需要的陰氣。那晚漫天火光,到處都是逃竄的人群,凄厲刺耳的慘叫聲不斷——每燒死一個人,我的力量便強大一分。

  我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是邪魔之影。開始只是籠罩著海翔大飯店,然后不斷擴張,火勢延伸到清水鎮的森林,更多的人落在了我的手上。我不斷地助長火勢,“束縛之氣”的誕生就是我的領域擴張的最好證據。

  我贏了!邪魔的時代終于來臨了!

  媽媽已無法再控制我,她只能求我:“停止吧,不要再繼續殺人了,已經有七百多條人命死在你的手上,你知道那意味著多深的罪孽嗎?”

  “媽媽,強者生存,這不是你教我的道理嗎?”

  “我什么時候教你這種血淋淋的道理了?”媽媽大聲喊道。

  “就在我出生的時候?!蔽依淅涞匦?,“我是一個被你利用的死胎,不能選擇生存,連死亡都不能選擇,因為我是弱者就要被迫做比亡靈都不如、連安息都是奢望的養鬼!你有沒有問過我的想法?”

  媽媽蒼白著臉,怔怔地望著我,大概這是她第一次意識到我也曾經是個人吧。即使只是在她肚子里短暫的幾個月,但我依然擁有過生命,不是任人宰割的畜生。

  “你……有什么打算?”媽媽似乎冷靜了下來。

  “當然是要用更多的生命和鮮血鞏固自己的力量,讓自己處于不敗的地位,永遠不再做弱者了!”

  “這真的就是你要的嗎?”

  “什么意思?”

  媽媽慘淡地笑了:“我畢竟是你的媽媽,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真正想要的是‘活著’,對不對?”

  我跟著笑起來:“是,我想活著,可是早在你肚子里的時候我就已經失去了生命,我的尸體在福爾馬林溶液里也已經浸泡了十年,還奢望什么活著?不過我既然不能活,大家也不要想好好活著,所有的人都得為我陪葬!”

  媽媽搖頭嘆息,說道:“我有辦法給你生命,結束這場殺戮吧,你會得到你想要的?!?

  “你有辦法給我生命?你想騙我!”

  “我沒有騙你,因為你……你還有另一個身體,一個完整無缺、健康的身體?!?

  “你……是說……”

  我震住了,為什么我沒有想到?不錯!我是可以活著的,因為還有另外一個陳雪。我們以吞噬和被吞噬的狀態存在,誰有足夠的力量誰就是宿主,而另外一個就是名為“養鬼”的傀儡。

  媽媽可以控制我的時候,我是傀儡??墒乾F在不一樣了,我是邪魔,是駕馭者,另外一個陳雪才是傀儡。

  “原來是這樣,她就是我,我就是她,這是一場捉迷藏的游戲,贏的那個人就可以取代輸的人!”

  我狂笑不止,我終于找到了可以擁有生命的方法了!

  媽媽悲哀地望著我:“現在我帶你去陳雪的房間。媽媽對不起你,這也是我惟一可以為你做的,就讓我在一邊看著你復活,好不好?”

  媽媽把我帶到了陳雪的床邊,她正在熟睡,安靜而純真。她輕輕揚著唇角,絲毫沒有感覺到悲慘的命運即將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我笑了,這就是弱者的宿命。

  “去吧?!眿寢屓崧晫ξ艺f,“好好地享受你渴望已久的生命吧,希望你能夠因此而獲得幸福?!?

  “生命”正擺在我的眼前,那是我剛來到這個世界便被無情剝奪的東西,是我最想得到卻一直以來只能遠遠望著的東西,是我不惜一切也要抓在手里的東西。

  我毫不猶豫地融入了陳雪的身體。她太弱小了,我不費吹灰之力便把她可憐的魂魄擠出了體外。

  可是突然間,我發現不對勁,媽媽的臉在我的眼前搖晃,我怎么都無法集中精神,剛剛獲得的身體虛弱得像要死掉。這到底是什么感覺?難道這是媽媽的陷阱?她想要陷害我?

  我張不開眼睛,無法說話,只是隱隱感覺到媽媽走到了我的身邊,把我抱在懷里喃喃低語:“你放心,媽媽沒有騙你,你很快就可以獲得生命。只是邪魔的力量太可怕,不能讓它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剛剛我喂陳雪吃下了安眠藥,所以你進入她的身體才會暫時失去力量。接下來我要把你的力量和記憶封印在陳雪的體內,讓它們靈眠。你會保存陳雪腦海中十年的記憶,忘了曾生為養鬼的一切事情。你會真正地成為陳雪,延續她的生命,成為一個平凡的女孩。相信媽媽,這對你來說是最好的,媽媽已經托小舅舅立即把你送出清水鎮。陳雪,離開浴場,永遠不要再回來?!?

  整個晚上,媽媽一直在我耳邊重復地說著:“陳雪,離開浴場,永遠不要再回來?!?

  我在媽媽的懷里沉沉地睡去。

淘宝快3开奖时间